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章 嫁给我

  炎宗楼密室内,炎益痴痴地看着罗修,眼中尽是化不开的柔情。罗修则一脸平静地端坐于蒲团之上,闭目养神,心中想着脱身之策,手心里握着数十滴木溶水精,随时准备拼命。

  “罗修,我再问你一次,你愿意嫁我为妻么?我炎益保证今生只爱你一人。”炎益朝她走了过来。

  ……

  “你就这么厌恶我么?即使中了情蛊也不会钟情于我?”面上柔情去了大半,凄楚之色渐升。种下情蛊之人皆会深爱彼此,不愿分离,她为何还是如此冷漠?

  “我说不清楚对你的感觉。你轻薄我在先,我想杀了你。之后又救下我,对你心存感激。可以说清的是,你休想让我嫁给你。”罗修比方才冷静了许多。如今她神魂不全,情蛊的作用并不大,至多是不那么厌烦。

  “我为你付出真心,甚至生命,你却这样对我,究竟是为什么?”炎益面露绝望之色。

  罗修眼皮动了几下,似是有所触动,旋即又平静下来:“早与你说过,我修为虽低,却不想依附任何人。再多纠缠终是无益。”

  “不!不是这样的!”炎益朝她扑了过来。

  罗修见状倒射而出,避开了他,双手在胸前合十,召唤碧色巨蟒呼啸着迎了上去。“叮叮当当”几声脆响过后,炎益周身红芒闪动,毫发未伤的样子。罗修自知无用,将心一横,双手再次合于胸前,轻轻一分,掌间赫然出现了两团烈火。这两团烈火与普通凡火有别,呈现赤红之色,其间隐隐有金光闪动。

  “我现在便毁了这副身躯,免得被他人玷污。”说罢她抬起手掌,慢慢靠近脸颊,白皙的肌肤灼得通红。

  炎益惊慌起来,张口一吸,两团烈火竟被他直接吸入口中。几步来到罗修近前,不敢靠得太近,远远望着那毁去的半边面颊,心中疼痛不已。

  “好吧!成婚之前我不会勉强你。情蛊已经种下,你我便是不死不休。你留在此地好生考虑。我先走了。”炎益径直离开了密室,再未看她一眼。

  密室中仅剩罗修一人,她呆呆地坐在蒲团之上,内心翻腾不已。罗睺生死未卜,自己法力低微,如今又深陷囹圄,到底该何去何从?

  “情蛊是忠贞之毒,一般由女子施术。男子种蛊,对自己百害无利,看来炎益小子是真心爱你!”脑中传来了一个女子的轻笑之声。

  “火凤前辈!”她无法动用神识,轻轻唤了一声。

  “是我!我看你太傻了,才出言提醒。不过并不是为了帮你,而是为了帮自己。”女子之声再次响起:“炎益小子的坐骑便是青鸾。青鸾因我执意留在此地修炼,忍辱做了人类修士的坐骑。倘若你嫁给炎益,那我便可继续留在此地,与青鸾为伴。”

  她越听越糊涂:“前辈是火灵,青鸾是灵兽,道不相同,如何为伴?”

  “哼!丫头,同道之人,不一定愿意相伴。道不同者,也不一定无法陪伴。修仙岁月漫长寂寞,修仙之人又多尔虞我诈,难有真情!我与青鸾道虽不同,千年来却是真心相待,生死相随。炎益小子为了救你,亲手为自己种下情蛊,看来也是与青鸾一般痴心之人。凡人一生中能得真情,已属不易。于修仙者,更是稀世珍宝。我并不想干涉你的决定,只想告诉你一些事实,让你懂得应该抛弃什么,珍惜什么。”火凤一口气说了这许多话,忽然闭口不言了。

  漫天寂静席卷而来,她心中一阵茫然。无奈之下,只得在原地盘膝而坐,缓缓地闭上了双眼。

  “师父?!”那张消失的画像蓦然浮现。一想起师父,片片涟漪泛起,看来外出时间太长,竟然有些想念师父,想念随他一同修炼的时光。

  一念及此,心中一动。方才在炎宗楼主殿中,她被强吻气昏了头,恍惚间好像听到半年后会到宗门提亲,提亲之后才能成亲。那么只要在半年之中,保护好自己,师父知道定然会来解救。这段时间也不能荒废了,继续参悟火盾术吧!

  转眼间过了一个月,炎益还算信守承诺,并没有前来骚扰,她终于安下心来。可是该死的火盾术,口诀和心法异常晦涩难懂,修炼根本无从下手。

  正在烦闷之际,眼前一道火光闪动:“一月未见,脸上的伤好些了么?”罗修本不想搭理他,又一转念,火系法术他是行家里手,若能略微指点一二,修炼难题便可迎刃而解。单手一招,一道符箓凭空出现。轻声说了几句,符箓化为火光一闪消失了。

  不多时,炎益大步走进密室:“这是专治灵火灼伤的药膏,在伤处每日涂抹一些,过几日便好了。”

  “我方才说的不是脸伤,而是……”中了情蛊之后,她不再厌烦于他,又听了火凤之言,心中有些动容。

  “不就是火盾术么?这有何难?”炎益见她终于肯说话,以为她开始回心转意了。

  “火系法术以攻击性和破坏力见长,并不善于防御。火盾术是为数不多的防御术。其核心在于……”炎益娓娓讲述起来。

第六十章 嫁给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