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章

  纵使是神仙,也是血肉铸造的,盛宴终是不忍。

  他施了个诀,将珍馐林的一处薰草连根拔起,捆成一扎,命重明带去林外送给灾民。

  重明衔着薰草出现在天边时,灾民们喜极而泣,宛若枯木逢春,连日的阴霾也淡去许多,对着珍馐林频频叩首:“谢上神赐药,谢上神赐药!”

  食神隐在云层里看着珍馐林里外发生的一切,摇头长叹了口气:“天地不仁啊!”

  珍馐林的清静没持续多久,那些离去的灾民又回到了林前,带着怒意汹汹质问:“上神若不想出手相救,又何苦作弄我们,徒予我们希望。”

  “是啊,是啊......”周围的人纷纷点头附和,场面混乱嘈杂。

  盛宴和阿陶在林里看着林外的一切,相视茫然。

  为了消除疑惑,盛宴现身林外,对着为首的一个老者问道:“尔等何出此言。”

  那老者见林里的仙人真的出现了,不复方才的汹汹之势,怒气也敛了不少,见盛宴不明就里的模样,便将事由细细道来。

  原来,疫疾发生伊始,灾民们就立即上山采摘薰草煎药了,但不知为何,患疾的人病情始终不见好转,疫疾依旧泛滥着。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时,恰巧一个颇有些修为的老道士游历至此,见到这番惨状,掐指算了七天七夜才算出这浮山的薰草有其形却无其华,而这薰草之华就在浮山顶部的珍馐林,于是大家络绎前来珍馐林求药。

  九天前,一只神鸟自珍馐林而出,衔着薰草分发给灾民,灾民们都以为有救了,欢喜地带着薰草回去,却不想,这薰草依旧没有药效,所以才会有今日之事发生。

  听那老者说完,盛宴低头想了一会儿,问:“那道士可有说那薰草之华具体是什么东西?”

  那老者摇摇头:“道长不曾说过。”

  “那这道士现在何处?”盛宴接着问道。

  老者眼眶微微泛红:“不久前,道长已因泄露天机,修为散尽,魂归于土了。”

  这就难办了,盛宴想了想,看来这事只有去找师傅了。他交代那老者让灾民们先回去,这事他自会帮着解决。

  找到食神,盛宴还没开口说什么,就被食神冷冷制止:“阿宴,我知道你要说什么,只是天意不可违,福兮、祸兮,皆是命定。”

  盛宴不可置信愣在原地,他不明白,食神虽然一向逍遥自在,不问世事,但也绝非如此冷漠无情,失望弥漫胸腔,他冷嘲道:“原来上神也信命,可我却不信呢!”

  食神大怒:“你若要逆天而行,只会牵扯出更多的事,害人害己。”

  阿陶赶来时,盛宴正巧负气离去,食神气呼呼地站着,那是阿陶第一次看到食神正儿八经的对盛宴生气,胡子吹得一顿一顿的。担心食神盛怒之下戒了厨艺,阿陶轻轻挨着食神坐下,默默陪着他。

  一老一少两个神仙就这么静静坐着,良久,食神给阿陶讲了个故事,关于浮山和一个神灵的故事。

第四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