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后来阿陶还知道,饕餮的内丹对妖魔而言乃是至宝,妖魔食之可增万年修行,因此为妖、魔两族所觊觎。

  把她送到珍馐林的真正原因并非是因为她能吃,而是因为浮山土钝,可抑制万物修行,掩去她身上饕餮气息,加之有食神相护,可保她周全。

  如今浮山开化,食神魂去,她在珍馐林已然不安全了,龙王夫妇这次来就是来接她回东海的。

  阿陶当晚就带着重名鸟和那颗薰草籽跑了,她要去邽山找魂归水,虽说回到东海龙王可以派别人帮她找魂归水,但关于盛宴的事,她半点险都冒不起,她只信她自己。

  阿陶离开浮山后腾云一路向西,路上遇见了各式各样的妖魔邪魅,重明常常夜不能寐地帮她赶走企图夺她内丹的小妖。好在近来她突然开窍,曾经仅仅死记硬背的仙诀,现在已经可以领悟运用了,法力也因此大大提升。

  近些天阿陶夜间睡得越来越沉,她总梦见盛宴。

  她梦见那颗薰草籽在她手心生根发芽,根茎汲取着她的血液,然后就是一片茫茫的雾,盛宴自雾中走来,拉着她四处奔逃,告诉她,不要再走下去了。

  “不,我不要。”阿陶惊醒,醒来更乏了。

  重明拍打着翅膀,围着她不安地鸣叫。其实她也有所察觉,四周的妖气越来越重了。

  算算行程,傍晚便可至邽山顶取魂归水了,阿陶担心在这个节骨眼上横生枝节,正欲腾云而起,却一阵眩晕,随后倒了下去。

  她身体越变越小,回到了三千年前,那时的她初到珍馐林。她将以前的路又走了一遍,算准日子,在老地方等着将要遇见的夫诸,然后毫不留情地斩杀。这一次,她要杜绝不幸的源头。

  她成功的杀了夫诸。没有洪水,没有疫疾,没有那些苦苦哀求的灾民,她仍是那个能吃的阿陶,她有护着她的师傅和盛宴,岁月悠长,安然静好。

  阿陶是被一阵嘶鸣震醒的,真开眼就看见断了一翼的重明拼尽全力将一只重伤的妖兽扑下濛河,留下一地斑斑血迹。

  邽山险恶,其因有二,一是梦魇,二是穷奇。

  梦魇和穷奇是盘踞邽山的两只恶兽,假借看守魂归水的名义胡作非为,作恶邽山。

  阿陶近日倦乏,并非因为奔劳,而是为梦魇所困。

  阿陶修为不浅,梦魇不能一次将她困住,只能夜夜引她入梦,汲其精气。梦魇入梦难寻,重明见阿陶越睡越沉,虽然觉得不对劲,却也束手无策。

  这次梦魇成功将阿陶困住梦里,在贪婪的驱使下居然直接向阿陶袭来,重明发现了,直直向那梦魇冲去,恶战几回后,以同归于尽的方式,替阿陶除去一患,将她从虚幻的美梦中唤醒。

  经历了这么多事,阿陶难受,却哭不出了。

  那只丑鸟,天天被她欺负还为她受死,真傻。可是,它要是现在回来,丑一点,傻一点也没关系。

  阿陶在濛河边坐了一天一夜,看着那深不见底的濛水,总觉得等下会有一只长得像鸡的笨鸟飞上来。

  夜色四合,重明终是没能飞回来。四周的嗜血妖气渐浓,阿陶化悲为力,施诀腾云直奔邽山顶。

  阿陶停在魂归水所在的山洞前,周遭是翻涌的血雾,血蒙蒙的红,带着丝丝的腥臭。她知道,取魂归水最大的阻碍——穷奇来了。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