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阿陶慢慢靠近山洞,眼角瞥见一个盘然大物从侧面扑了过来,她慌忙闪了个身。

  那是一个长得和牛极为相似的异兽,布满血丝的双眼正恶狠狠地盯着她,嘴角涎着令人作呕的透明液体。

  这就是穷奇,果然是个麻烦。阿陶想着,随即御剑向穷奇袭去,又是一场恶战。

  阿陶杀了穷奇,取得了魂归水,却也被穷奇重伤,极为虚弱。那些欲收渔翁之利的小妖见她重伤,纷纷潜在四周,伺机而动。

  阿陶一刻也不敢逗留,即刻腾云回浮山。

  那些小妖尾随她来到浮山,见她愈发虚弱,有按捺不住的直接向她扑来,都被她一剑斩杀了。

  阿陶将那颗薰草籽种在盛宴以前常躺着的草地上,浇上魂归水。

  她静坐在草地,守着那株薰草,想等他生根发芽,嗓子却一阵腥甜,猛然吐出一口鲜血。

  她看着那些向她围来的小妖,忽然笑了,都想要我的内丹是吗?那就要看看你们有没有这个能耐了。

  她用最后的力气拼死一搏,将围住她的小妖化为血泥。

  阿陶倒在了那颗种下的薰草籽旁,涣散的目光愈显清明,她对那微微隆起的小土堆痴痴笑着:“盛宴盛宴,其实我也很喜欢你呢。”

  她缓缓吐出内丹,移入那种下的薰草籽体内,原本还是小土堆的地里瞬间破开条裂缝,生出嫩嫩的绿芽。

  失了内丹的阿陶化出原形,她踉踉跄跄地走着,走走停停,她知道她会忘了重明,忘了食神,忘了盛宴。她会忘记很多很多事,只记得自己是只饕餮。

  没有内丹的饕餮只会是只没有灵识的猛兽,与一般的野兽无异。

  时光无感世间沧桑,依旧静静流淌,转眼间便是万年。

  盛宴重修灵魄回来时,一切都变了模样。

  师傅为了救他魂飞魄散,重明坠入濛河尸骨难寻,阿陶化为原形不知所踪。

  盛宴花费所有的时间精力去寻找阿陶,由天南至地北,从碧落到黄泉,他哪儿都找过了,就是找不到阿陶。

  老食神魂去后,食神之位久空,天帝下令盛宴接任食神之位。

  盛宴在去九重天受封的途中见一群凡人正用铁笼运着一只猛兽,那被禁锢的猛兽不断撞击着那用千年玄铁炼造的笼子,头破血流。

  押送的人不耐烦,拿起鞭子狠狠抽打着那野兽,啐了声:“畜生就是畜生。”

  吃痛的猛兽愈发暴躁,发狂的嘶吼着。

  盛宴的心猛地抽搐了一下,他腾云而下,挥手打开铁笼的门。

  周遭的时间停住了,他颤抖地走到那猛兽身前,明明在笑却带着哭腔:“我来迟了。”

  那发狂的猛兽可能是认得他,又或是听懂了他说什么,渐渐平静,走出笼子,圆溜溜的眼睛泛着水光,似委屈,似安慰,用脑袋蹭着盛宴的手心。

  恍惚间,盛宴似回到那个余晖半山的傍晚,那个粉嘟嘟的小姑娘将他从树上摇下,满眼委屈,对他说:“师兄,我饿了。”

第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