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冲开了厕所,也冲凉了心

  “这就是我女儿要生活四年的地方。”

  “这就是未来四年我要生活的地方。”

  到了火车站,顾宁跟离老汉说去把买的手机退了,不要了,因为顾宁听室友说那种手机每个月必须要消费一定额度,并且自己已经有了一部新智能手机,而父亲的手机还是诺基亚的老人机。来到卖手机地方,刚开始那些学生不给退,但是离老汉跟那些学生说:“我这回家都没有车费了,你给退了吧,谢谢你啦,你看我们也不容易。”那些学生见离老汉都这样说了,极不情愿的拿出退货单据让顾宁填写。

  退完手机,顾宁陪着离老汉买了返程的车票,火车凌晨1点出发。离老汉对顾宁说让她先回学校,他自己在火车站等一下就好了。

  父女俩一起来到公交车站,顾宁对离老汉说:“伯,你去吃饭吧。现在还早着,才三点多,中午都没有吃饭,那我就回学校去再收拾一下。以后还真是要变成可怜娃了,一个人谁都不认识。”

  离老汉听完,没有回答,只是立马扭过了头。顾宁知道为什么父亲那么快就扭过了头,他的眼睛红了。离老汉是一个异常倔的人,听母亲说离老汉年轻的时候得过肺结核,看着自己咳得血,继续烧火做饭。这么多年,顾宁从来没见过他红过眼。

  “哎,一个人的生活从此开始了”,顾宁看着窗外心里默默的想着。

  回到学校的离顾宁坐在自己的桌子旁,默默地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写下了“I Can!”下午顾宁跟其中一个室友小丽一起出去买了一些生活用品,算是开启了大学生活的篇章。坐床上休息的啥时候,顾宁发现父亲的毛巾还在床上。那时是下午七点左右,顾宁想都没想就出门去火车站找离老汉。因为怕离老汉会说天已经晚了,不让自己出来,所以顾宁去火车站之前并没有给离老汉打电话,到了火车站顾宁找遍了售票厅以及可以坐下休息的地方,都没有找到离老汉,正准备给离老汉打电话,顾宁看到一个熟悉的背影躺在售票厅的地上睡觉,周围来来往往的人并没有打扰到那个睡觉的人,顾宁看了看手中的毛巾,远远地看了一会儿离老汉,自己又一个人默默地回宿舍了。离顾宁心里暗暗鼓劲,不管怎样,都要让自己变的突出,一定要让父母开心。

  顾宁已有的四个舍友中,有两个人来自同一个地方:上海,她们俩从刚来的那天起就干啥事都是一起的;另外两个人中,有一个人是复读生,说话做事比较老练,喜欢一个人独来独往;还有一个是跟顾宁一样,来自农村家庭,只不过,她是山东,顾宁是河南,顾宁跟山东姑娘比较谈得来,所以她们俩经常一起。

  宿舍在开始军训的前一天还是有一个人没来报到,“估计不来了,复读了吧。”一个室友说道。顾宁看着那张空着的床铺陷入了沉思。离老汉回家之后跟顾宁的四叔大概说了顾宁学校的情况,四叔这两天一直在跟顾宁分析回去复读的好处,但是倔脾气的离顾宁表示自己坚决不会回去复读的,但其实在顾宁内心的深处,也有一丝回去复读的想法,毕竟这里跟自己理想中的大学相差太多,可是。。。。。。

  “其实复读很累的,压力也很大,我是复读的,我知道,并且复读之后也不一定就会考的比上一年好,我这个成绩跟上一年比,基本没有上涨,这还算是比较好的,有些复读的同学,没有上涨也就算了,还下降了。”那个复读室友的话打断了顾宁的沉思。

  “就这样吧。”顾宁告诉自己。

  明天就开始军训了,咱们早点睡吧。

  “明天一定要好好表现自己,加油,顾宁,你可以的。”

  第二天天还没有亮,顾宁就被宿舍楼邻村的狗叫声从睡梦中叫醒,摁了一下手机,只有五点多一点;又过了一会儿,一阵阵鸡叫声又从隔壁的村庄传来,顾宁索性不睡了,躺着打开手机翻了翻网页新闻。每年开学季的新闻无非就是各个高校的军训掠影,戏剧学院的帅哥美女往往能占到头条新闻;还有就是高考的喜忧,有人欢喜有人愁;再就是高校抢学霸。自己的好像并不是这个开学季的一个角色,甚至连群演都算不上。

  大概等到快七点的时候,顾宁听到室友们都陆陆续续的醒来了,就起身开始洗漱。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军训场上好好表现自己,加油。”

  由于学校场地有限,顾宁的院系的军训场并不是新闻中的橡胶地,而是水泥地。烈日下的水泥地好像会发光似的,亮的人眼睛发花,脚底发烫,头皮发麻。每次顾宁觉得自己可能坚持不下去的时候,就想想此时此刻正在玉米地里掰玉米的父母,告诉自己要咬牙坚持,要出人头地。

  可是顾宁对自己的鼓励,并没有让她逃过一些残酷的现实。队列分组练习的时候,教官要选小队组长,顾宁自告奋勇,但是并没有得到认可,教官选择了顾宁的复读室友。在训练的过程中,顾宁被教官批评了几次,心里很是不爽,又不能顶撞,

  “明明自己跟其他人的没有区别,有毛病吧,老针对我。”

  第一天就这样在这种不愉快的心情中结束,晚上回到宿舍的顾宁发现宿厕所堵了,也没人管,谁弄堵的也没人吭声。顾宁只好自己找了一些硬质纸卷出了一个纸棒,试图捅开。结果可想而知,再硬的纸,遇到水都是软绵绵的,不得已只能报修。师傅来了之后,告诉他们这两天厕所堵的情况比较常见,因为大家都是刚到这个城市,可能水土不服,大便干再加上所处的楼层比较高,水压跟不上,所以就会堵。维修大叔还亲自示范了该怎样冲开堵上的厕所:装上半桶水,高高举起,对准通便口,冲下去,轰隆一声,通了。维修师傅特意交代下次再遇到类似的情况,一次不行就来两次,还是不行就第三次,直到冲开为止。那一桶桶的水把厕所冲开了,同时也把顾宁的心给冲凉了。

冲开了厕所,也冲凉了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