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让胭脂染了灰

冰为知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楔子 向左向右

  安静的午后,一室阳光的日子里。

  安丽说人生短暂,不过是到世间行走一番,一念之差向左向右,向左走进婚姻,于是夫妻一场母子一场情份一场,笑过流泪经过劫难而后凤凰涅槃;向右走出婚姻,各自纷飞,婚姻里没有孩子算是捡个便宜,有了孩子又多个牵绊记挂,分开得就不能够彻底决绝,只因有了共同缔造的生命,无可奈何。遵从内心选择自由地生活,不为名利,爱没了便悄然离去,别让胭脂染了灰。

  一、相见

  接到安琪电话的时候,安丽刚做完流产手术半个月。流产的原因是安丽不知道自己怀了孕,以为是感冒了,接连吃药,结果发现竟然是有喜。安丽很矛盾,两个人刚刚结婚,经济基础单薄,根本不适合要孩子,就是安丽常说的,不能让孩子生出来就和自己遭罪,可是计划是计划,总有意外和不测。结婚第二周安丽就把头发按照那个电视剧《创世纪》里的女主角发型给剪短又烫了。极短的样子,不过也是极美的样子。平时都是直发而中规中举,于是剪过烫过之后给人的感觉是俏皮又甜美,有罗马假日里赫本公主的风情,所以在那样一个夜晚,就这样悲惨地“箭中靶心”。当看到孕棒上的两条线时,安丽差点晕倒。她看着桌子上的感冒药,看着满柜子的漂亮裙子,再看看镜子里自己近乎完美的身材。泪就要流了下来。安丽自己安慰自己,“吃了药也不适合要孩子的吧?”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安丽下决心去医院。这个事,丈夫李贺没说什么,他知道他同不同意安丽都不会改变主意,安丽决定的事就会按照自己的想法做,主意太正。而且李贺太爱安丽了,这种时候,他的爱就体现在这种绝对服从上。

  接到安琪的电话,安丽高兴极了。

  两个人是大学同学前后座,都姓安,所有人都以为她们是亲姐妹。缘分就是这么个神奇的东西,这么稀疏的姓氏也能让两个人出现在一个班,并且名字是如此相似,琪丽,美玉之极,娇丽之姿。两个人从上大学就形影不离,无话不谈,开玩笑的时候说,男朋友是不是也可以共用?

  安琪说:“你怎么样了?身体还好吗?晚上能不能出来给你补一补?”

  安丽说:“正好我想去找你呢?李贺出门了,我一个人在家无聊,太想你了。”

  “那你快来吧,我在家等你。”

  安丽到的时候,安琪正在接电话。放下电话,安琪说,晚上卫来说请咱们吃饭,顺聊别后时光。

  “卫来?”这个人安丽还记得。“你和他还有联系吗?”安丽问。

  “是啊,最近刚联系上,只是每一次联系他都会问到你。”安琪坏笑的样子。

  “你和他说我的事了?”安丽一脸难为情。

  “说你什么事?”安琪假装无辜。

  安丽瞪她。

  安琪扑哧笑了“没有啦,怎么可能呢?我也不好意思说这个呀!”

  这个卫来,安丽印象还是很深刻的。

  这让她想起在大学期间自己为了出国和毕业工作,在业余时间学习口语。那天他特意坐在她身边,下课时递给她一个纸条,上面写:若不是刻骨铭心,不处也罢。给她纸条的时候,他很激动说:“我,我,我都看到了,他打你,一个男生怎么能那么打女孩子?太可怕了,你离开他吧。”安丽感到他似乎要哭了,带着哭腔说。一瞬间甚是感动,仿佛鼻子也发酸。不禁想到白天在学校,刘宇飞动手的情景。卫来说:“他太过分了,他拽着你的头往墙上撞的时候我真想冲过去。。。你离开他,别再理他了。”

  安丽都不记得白天在学校究竟是为了什么刘宇飞动手。

  安丽记得当时自己大哭,给爸爸打电话,弟弟开车来接她,回家后爸爸问安丽为什么哭,安丽不吱声,爸问弟弟,“你没问问那小子你姐为什么哭?”弟说没有。

  爸很气愤,“我说我去接,你非要去,你倒是问问那小子,你姐为什么哭?”

  那一刻,安丽真切地感受到父亲的爱。之前一直以为他只喜欢弟弟。

  后来安丽还是把被打这件事告诉妈妈了。

  安丽记得那个人又打电话来的时候,妈说:“安丽长这么大,我们平时都不舍得碰她一根手指,你怎么能动手?”语调虽平和但其中的不满还是清晰可见。刘宇飞只是低着头不吱声。

  往事一幕幕浮现,过往如泡泡般匆匆而过。。

  安丽笑说:“卫来啊,难得他还有这‘孝心’,还能想起本宫来。毕业这些年我可是和他没一点联系呢,他可还好?”

  安琪说“他‘孝心’可大呢,见面即提起,并常常唏嘘。那句话怎么说来的‘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因了我没结婚的缘故,他就找我话别后情绪,我简直成了他的精神垃圾筒了。虽没见几次,竟也知道他现在事业顺利,毕业五年已经是一个大区经理,最近自己又出来单干了,把业务员都带了出来,自己成立了公司,事业蒸蒸日上。可谓是钻石王老五,难得是对你还关怀备至。”

  安丽很意外,没想到大学的校友并且是比自己低一级的同学竟然还能记得自己,可见当时自己的遭遇让卫来多么同情。“安琪,你可不要这么说,人家卫来对我没别的意思,不过就是同情,你别乱点鸳鸯谱,何况我都嫁人了。不许瞎说啦!”安丽从没觉得卫来对自己有超过朋友的情感,女人的直觉一般还是挺准确的。“我觉得他有点娘呢,你没觉得吗?他在男生当中,是太干净了,没一点尘埃的样子,面皮白净,眼睛明亮,一张脸端端正正的,应该是英俊的,他没有女朋友吗?”

  “不知道,他没说过。晚上怎样啊,去不去吃饭?到时候你可以自己问问。”

  安丽想今晚也没事,家里没人,去也就去吧,反正是同学。“那就去吧,也见一见老朋友。”

  二零零零年,南国美食城。

  卫来开车来接安琪和安丽。

  三个人落座后,安丽和卫来没有一点久不见面尴尬和违和。虽然大学的时候也基本没说过话,但就是那样自然而然的,熟悉又陌生的亲切。

  也许这便是相识多年的积淀丰润盈厚,这种相识就是知道在那里有那么个人,不必言语不必问候不必交集,悄悄的便已是至交。

  一人一盅鱼翅、清炒四季豆、素虾仁、烧牛柳、一个凉菜、外加海鲜疙瘩汤。

  这是安丽第一次吃鱼翅。

  服务小姐将煮好的鱼翅盅盖打开的时候,安丽并不知道那便是鱼翅,闻着味道很好,吃了一小口,又吃一小口,“啊,啊,“安丽不断赞叹,“这粉条挺好吃啊,一会儿得再来一碗。”卫来和安琪要笑喷了,安琪说,“姐啊,这是粉条吗?”

  “不是吗?是什么?”安丽一脸迷茫。安丽家境虽好,不过一家人出来聚餐也没点过这个。海参倒是常常吃。

  安琪说,“姐,这一碗粉条好几百呢?”说完卫来和安琪哈哈大笑。

  卫来先说,“别听安琪的,喜欢吃就再要一碗,粉条管够!”

  服务小姐说,“这是这里最好的鱼翅,”微笑着,“请慢用。”说完站到了后面。

  卫来示意服务生出去。

  “噢,我说呢,这么好吃。”安琪恍然大悟一般。

  安琪说,“卫来特意给你补身体的,我说你最近身体不好,他说吃点好的补补。”

  以后相当一段长的时间,安琪想起来就拿粉条这事打趣安丽。

  卫来举杯说:“来吧,姐姐们,咱们喝一个。”卫来和安琪一边大,安丽比他们大一岁。“为了咱们难得的相聚干杯!”

  安丽很不安,她知道自己身体还在恢复中,不宜饮酒,又不好说,正焦急。

  安琪说,“安丽身体有恙,现在不宜饮酒的。”

  卫来就这点好,温暖而善解人意,“噢,没关系,waiter,那就要你们这特制的薏米杏仁露。”

  三个人举杯,一饮而尽。琪说,“一斛浊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吟着弘一法师的这句词安琪又说,“卫来,这餐以后你就温暖啦!别梦寒嘛。”

  安丽说:“怎么听起来那么伤感呢,见面是件高兴的事。”

  卫来笑了。安丽看卫来的笑,想到一个词:暖男。暖男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

  卫来说:“自然是高兴的,好几年不见,你们毕业后,我以为安丽出国了,谁想到是嫁人去了。我又挨了一年毕业,却没有你们的消息,若不是前几个月见着卢梭,还真找不着你们。安丽讲讲你的别后情况。”

  “啊?这么关心我。想听哪段”安丽笑。

  “有多少段啊,这话说的,可真是让人遐想。”卫来吐一大口气。

  “卫来估计是最想知道你嫁给了谁,怎么就嫁给李贺警官了?”安琪补充。

  “是警察呀!”卫来挺高兴似的。“不是原来的那个人就好。”

  安丽看了看卫来,一瞬间竟有莫名的感动。“噢,这个呀。往事如烟,淡淡的,不知从何开始说起?”

  “那你就说说嫁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人品怎样?安琪说你结婚的时候,她不在这边,一共没见几回面,不知道怎么就嫁给了他呢?”卫来有点迫切。

  餐后各自回家。

  安丽到家已经是半夜了。卫来先送安琪再送安丽,分别时,卫来说有空的时候再聚,还说有事可以给他打电话,同窗的情谊是最真挚的,不必见外。安丽谢过道别。到得楼上,还见到楼下车灯犹在,从窗上挥了手,车才离开。

  安丽洗了澡,回想刚才聊天的情景,是啊,自己怎么就嫁了他呢?

楔子 向左向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