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租房

  介绍一下安琪。

  安丽还记得刚入大学的时候,她走到教室门口发现有一个女生也站在那,她看一下那个女孩,立刻发现她怎么长得那么好看呢?宋玉在《登徒子好色赋》文里说增之一分嫌肥,减之一分则嫌瘦;施朱则太红,着粉则太白。安丽看这个女孩就是这样子。《孔雀东南飞》里面是怎么形容刘兰芝来的,指如削葱根,口如含朱丹;眼前的女孩即是如此,肤如凝脂,真如瓷人一般。她怎么比刘兰芝还美?

  人们常说两个漂亮女生在一起不太可能相处愉快,但安丽就是喜欢眼前漂亮的女孩。当得知两人都姓安的时候,友情一下子就包围了两个女孩子。从此大学校园里多了两个出双入对的女生。自习室、舞蹈队、选修课堂、排球室……大学时光真是幸福。

  安琪在大二的时候认识了任一,任一比她大七岁,社会人,自己做生意。安琪是不可救要地沦陷了,不可救要地爱上了他。大学里追求安琪的男生太多,一个加强连都不止,不知为何,安琪就是看不上那些毛头小伙子。到得认识任一,反倒是安琪主动找他。

  安琪的爸爸是省委外办主任,妈妈是高中历史老师,家里还有一个姐姐安心,比安琪大五岁,已经结婚定居美国。

  安琪和任一相恋七年,安琪父母始终不同意他们交往。这些年从没接受过任一,安琪为此离家出走搬去和任一同住,甚至放弃父亲事先给她安排好的工作。可即便如此,安琪父母也没有同意他们的婚事。安琪,一个爱情至上的女人,一个纯粹得不沾一丝尘埃的女人。

  对于安琪父母的态度,任一很理解。任一说:“安琪,不如我们就分手吧,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男朋友,我家和你家确实不同差距太大,你的存在带给我的只是压力,我们分手,对你对我都是解脱,我们别再这么执著,太痛苦了。”

  安丽知道那段日子安琪过得很艰辛。。。

  今天又谈到了婚事,安琪仿佛已经适应和习惯了。“结不结婚又有什么关系呢?反正我们是相爱的,而且他现在事业也在低谷,如果现在我和他分手,我成什么人了,仿佛只是在他发达的时候喜欢他,他现在落魄了就离他远远的,况且我现在离不开他。”安琪说:“我现在相信命运,也许上辈子是我负了他,这辈子要我来偿债。就像冯梦龙《喻世明言》里说的阮三郎前世负了扬州名妓,此生来还情债。”

  “呵~~你还真是宿命啊!我真心觉得你应该为自己重新考量一下了,你今年多大了?二十五了吧,还有几年芳华?你觉得你做得通你父母的工作吗?再这样耽误下去,可是真成齐天大剩了。”安丽又说:“我觉得任一也不是真想娶你,这些年了,他的努力肯定是不够,要不然怎么也能把老丈母娘拿下啊,不至于让你蹉跎成这样。一个不愿想尽办法娶你的男人就是不爱你,别的都是借口,我也奇怪你这些年的书都看哪儿去了?你待人真诚,付出所有,不求回报不计较多少,这都是优点,不过你也要分对谁呀,对爱人就是应该诸多挑剔,诸多要求,要不然怎么能看出来他心里是不是有你?一个在婚前都不肯尽力讨好你的男人,你还指望婚后他的全心全意?醒醒吧妹子。”

  安丽的话句句说在安琪的心上,安琪内心五味杂陈,想着这些年的经历付出,感慨万千。

  安琪说:“还有件事我没和你说呢。”

  “啊?什么事?”

  “昨天我家来了一位客人,据说是我爸以前部队战友的儿子,说是来看我爸妈的,但是我妈一直让我陪着说话,你说他们这是安的什么心?”

  “呵呵呵,当然是给你找一个门当户对的了。那人是做什么的?”

  “说是我们这空军某师的参谋长,正团级,也就三十岁。人长得还挺精神,不过我一点心思也没有,唉,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了。”

  安丽和安琪都唏嘘。

  和安琪分手后,安丽径直回了家。

  安丽结婚租的房子是那种旧小区,没有物业,楼体有二三十年了。当时安丽不同意,但是奈何犟不过李贺,两个人又已经决定结婚,如果因为房子的问题闹得生分伤了和气自然不是安丽希望看到的,而且安丽也最看不起那些明明相处得不错,就是在最后因为钱的问题上发生龃龉而分道扬镳的两口子,所以房子的事就随了李贺。

  安丽打开门,家里还是很温馨的。虽然都是旧家具,但是安丽自己换了新窗帘,那种她喜欢的高梁红色。虽没全部添置新家具,安丽还是坚持买了新床和新餐桌椅,并且在百货公司买了成套的那种四圈勾边带点偏绿暗花的桌布椅垫,在桌上放了一贫像极了真花的绢花,家就有了家的样子,毕竟是新婚燕尔。

  李贺在六点半左右回来的,安丽正在厨房。一进来,他便从后面环住安丽的腰。亲了亲她,:“有什么好吃的?”安丽亲了一下李贺,“做什么便吃什么嘛,让你去我爸妈家吃饭你又不肯。”

  “我不愿意总蹭饭,过几天我妈妈就过来了,到时候不还是得在家里做饭吗?”

  “啊?这么快就来了吗?她不是说不适应城里的生活吗?”

  “是,但是我妈一个人在老家,我总是不放心,妈听我的,所以下个礼拜就过来,媳妇,你不会不高兴吧?”

  安丽看了一眼李贺,没可奈何的样子,“唉,你高兴就行,只不过我们才刚刚结婚呢?”安丽有点沮丧,“本来以为是过两年才会过来的,之前婆婆不也是一个人在老家吗?为什么一结婚就要过来的?”眼看二人世界被打乱,安丽内心真是紧了一阵子。

  李贺已经脱了外衣,重新来到厨房,接过安丽手里的活。“先不说这些了,反正现在还没来,你别忧心。我妈是一个好相处的人,你不是也去过我家嘛,别怕。”

  安丽结婚前只和李贺回过一趟他农村老家。因为所有的生活习惯都不同,所以只去了那一次。就那一次的经历,真是让安丽刻骨铭心。

租房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