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约

  在这样的情况下,有一辆车子一直跟在她身后,她竟浑然不觉。

  终于走到平地上,安丽舒一口气,脱下鞋子看鞋跟已经蹭掉了皮,有一点心疼,为了这工作刚买的鞋呀!又无奈重新穿上鞋子。正好绿灯亮起,安丽正要过马路,一辆三轮车竟直闯红灯而来,眼看撞到安丽,一个人使劲往回拽了安丽,安丽吓得脸都白了,还好有惊无险。

  “谢谢你!”安丽一抬头,原来是李贺。甚是惊喜,“怎么会是你呢?你干嘛出来?”

  李贺笑了,露出洁白整齐的牙齿,“当然是为了接你,我猜想你是不愿意坐车的,上班的地方也不太远,可能会走回来,所以就出来迎你。果然找到了你,看来我还是挺了解你的。”说着亲了一下安丽的额头。

  这一切都让开车跟着的张一山尽收眼底。说不上什么感受,赶上绿灯,一脚油门疾驰而去。

  开到前面靠边停了下来。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响了好几声,那边接了起来,张一山立刻说:“怎么才接电话?”

  “呵,少爷,我这已经够快了,这不也是刚下班嘛!”接电话的是任一。

  任一和张一山是发小。

  任一本是南方人,从长相上也能看出南方的底子。刘德华的个子,皮肤白,额头大,小眼睛,典型的江南人,奶油小生模样。小学一年级,随父母来到北方。转学到新学校新班级,张一山便是那时候的同学,小学初中一直同班。两个人家离得近,前后院住着,所以一直是从小玩到大的朋友。前几年张一山出国,任一自己创业去了外地,分开几年,最近同学聚会,班长联络上了山南水北的各路人马,虽是多年未见,一见面便续上了前面落下的几年,死党即是如此。

  “怎么样,我现在想喝酒,咱们去哪儿?”张一山郁闷地说。

  “这个点去哪儿,酒吧也没这么早,不就是喝酒吗,哪都行,你现在离哪儿近?”

  两人约好了地点。

  任一先到,不开车还是能快点。张一山给司机打电话,把车开了回去。

  两人见面彼此擂了一拳,任一接着说:“有什么不顺心的事了?我可没见你有这时候,这么个点就要喝酒,还是咱俩多年不见,你性情大变了?我记得原来你是不怎么碰酒的。”

  两个人碰杯,一口干了杯中酒。

  “也没啥。”

  “看你这样子就是为情所困了。”作一非常自信地表达。

  张一山皱了一下眉头,“你说的好像是对的。我发现了一个女孩,她符合我全部审美标准。我还没来得及表白,可是她好像已经有了男朋友。”

  “呵,你确定是她男朋友了?”两人举杯。

  “是,确定。他扶她过马路,态度亲昵。”

  “不是她丈夫?”

  “不会。简历上写的是未婚。”

  “既然如此,你就还有机会,你确定你的感情就向她坦白,你有追求她的权利,都什么年代了,你还在意这些吗?”任一鼓励他,“不过你才回来不久,怎么就认识这个女孩了?”

  “唉,也没多久最近的事,不提了。你怎么样,结婚了吗?”

  “还没有,最近也是陷入两难境地,女朋友的父母一直不同意我们的婚事,也相处了好几年,感情现在仿佛是越来越淡。对婚姻来说有七年之痒,其实相恋何尝不是如此呢?”任一举起杯。

  “女朋友还是我们上学时候那个娜娜?”

  “不是,后来认识的,有机会给你介绍认识一下,不过别和她提以前的事,你出国以后娜娜也去了香港,开始还有联系,后来一直就没联系,安琪不知道有这个人。”

  “安琪?你现在的女朋友叫安琪?”

  “是啊,你认识?”

  “噢,不认识。”张一山不打算再继续这个话题,换个口气:“那你爱现在这个女孩吗?你那时候对娜娜的爱可是全校都知道的,且是初恋。”张一山提到这事心中还是很有话说,“那时候多少人喜欢娜娜,可是偏偏娜娜就喜欢你。如果娜娜不去香港,现在应该和你结婚了吧?”

  “是啊!这都是阴差阳错的。”

  “找时间让你和安琪见个面。”

  安丽和李贺到家的时候,饭菜都已经准备停当。今年家里请了个帮忙的阿姨,做得一手好川菜。

  桌上全是安丽爱吃的。

  看着满桌菜肴飘香,安丽很感激林姨。

  林姨是最近家里请的保姆,四川人。面相慈善,为人随和做事勤快,虽然没见过安丽几次,但已经听得主人说安丽爱吃辣,所以这次的菜完全符合安丽的口味。

  席间,安爸爸说最近打算去南方投资橡胶,请来林姨主要也是给安丽妈妈做个伴,安阳工作也忙,安丽也不能天天回来,安丽妈妈一个人在家会感到无聊,请林姨来也是有个照应。

  安丽父母最早是开矿起家的。那时候改革开放刚开始,安丽爸爸属于能闯荡,有魄力的那种男人,短短几年便置下了颇丰的家业。不过有得必有失,安丽清晰地记得小时候自己和弟弟天天中午吃不着热饭,每天兜里揣着父母给的钱买面包汽水。即使冬天也是如此。安丽中午放学买完面包汽水到同学家里去吃,看着同学家满桌热菜热饭羡慕得不行,即使只是糊糊粥、窝头和肥肉片大白菜。(安丽不吃肥肉)安丽看着那些蒸腾的热气直流口水。

  长大后,父母生意做得更顺利走入轨道,陪伴她和弟弟的时间渐渐长了,但悲惨的是他们已经不需要父母的陪伴和照顾了。好在姐弟两人都很顺利地度过了学生时代,没叛逆没辍学,让安爸安妈甚感欣慰。

  安阳先说:“爸,为什么还折腾呢?现在家里不是很好吗?我和姐姐也工作了,不用你们再那么拼了,好好养老多好,该退休了。”

  安丽也说,“就是啊爸,你别去了,五六十岁的人了,该到退休的年纪了,要不然就让弟弟辞职和你去干,不要当什么警察了。你一人去,妈也不放心。”安丽说完看看母亲。

  关于这件事,夫妻两个是商量好的了。父亲说:“南方的橡胶生意正是好时候,改革开放二十年,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汽车即将普及,各行各业将大量需要橡胶,现在干还能抓住投资的尾巴,再晚就真晚了。我现在多下点工夫,将来可以给我的孙子外孙子多留下点家业。”“安丽没出国,一直是遗憾的,将来让孩子们出国读书。我这个做外公的也是尽心尽力了。”

  “爸,您说的太远了,这才哪到哪儿啊,孩子还没影呢?”安丽嘟着嘴,“我们都不希望您太辛苦,您还是在家好好陪妈妈吧。”

  大家先吃饭,一会儿菜都凉了,安丽妈妈招呼大家吃饭。

  李贺和安阳陪着爸爸喝了点酒。

  安爸说,“我和你妈打算给你们买套房子,结婚了还租人家的房子干啥呢?钱都给了人家,我们的钱留着也是给你们,不如现在就给你们买套房,顺便再添个车,将来有了孩子也方便。存折啊,一会儿你妈给你,你们拿着别推辞,爸妈给的。”

  李贺没吱声,看了一眼安丽。安丽知道他那意思,“这钱我们不要,爸,您和我妈就别费心了。”

  “姐夫,就拿着吧,爸妈的一片心意。你和我姐租房在外面住,爸妈心里还牵挂,一个月的工资钱还得交房租也不值当。以后你们有钱再还给爸妈就得了。”安阳热切地补充。

  安妈妈说这事就别勉强了,钱呢,安丽拿着,买不买你们自己再定。

  饭毕,安丽和李贺往家走。

相约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