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婆婆

  李贺告诉安丽:“我要出差,北京有一个跨境的案子,局里要抽调一些人过去,短则月余,也可能得数月,今天局长找我了,让我考虑一下。你说我去不去呢?”

  安丽沉默着。半晌说,“你妈妈过几天不是过来吗?你不在家,我自己和婆婆在家吗?”安丽停下,“你不在家里的话,就先别让妈妈过来了好吗?”

  “嗯,我考虑一下。”

  “你们局长也是,我们刚结婚就让咱们牛郎织女的,实在残忍。”

  “所以局长让我考虑嘛,并没有直接定下来。我这不是征求你的意见吗?我考虑,一则局长信任我;二则陈队长家里上有老下有小也走不开,全靠他照应;三则去了回来对我今后进步也有好处。我一个农村出来的,不勤奋一些怎么能让你过上幸福的生活呢?”

  “我明白,”安丽说,“这个事你自己定,我都没有意见,只是出门在外要注意安全,特别是这种案子,肯定有一定危险的。”

  那边任一和张一山分开也各自归家。

  任一刚到家就接到安琪电话。安琪报怨任一不打电话没有消息。任一解释和刚从国外回来的同学吃饭了,回来晚,没顾上打电话。

  安琪说,“我打算考公务员了,和你飘荡了这些年,连一份合适的工作也没有,仿佛没有立足的点,我也二十五了,得赶紧稳定下来,虽然很爱你,可是也不能完全没有自己,你的公司自己再上点心吧,忙不过来就再找个人帮你,以后我不去你公司了,安经理炒你鱿鱼啦!”安琪说完呵呵笑起来。

  任一这些年开了一个公司,专职做门,安琪给公司命名:PIONEER门业。翻译过来就是:先锋门业。这一年多,公司渐渐走上正轨,安琪在公司担任经理,负责报销凭证签字之类的工作,没什么事,多是走个过场,大事都是任一定。二年前任一特意去美国,打算代理个马丁快速门,安琪陪他去的,安琪英语一直没扔掉,基本对话都没问题。奈何,那个时候本城刚刚开始盖楼,车库门还不被认可,回来发展得也不好,加之资金不足,代理也没做成。那时候安琪想让爸爸给任一安排个工作。结果安琪爸爸一口回绝了。后来妈妈和她说,“任一没有学历,不好安排,而且你爸根本不同意你们两个在一起。”

  放下电话,安琪回到房间温书。为着来年的公务员考试。

  李贺决定服从领导安排,去协助办案,家里就只剩下安丽。李贺忙的时候顾不上往家里打电话。

  安丽白天也忙,因为切实为顾客着想,所以安丽的销售额总是最高的。

  安丽和李贺的矛盾还是在李贺母亲来了以后的。

  两个月后,李贺回到家里。

  已经快入冬了,李贺到家的时候安丽准备好了晚饭。红酒小酌,小别胜新婚,两个人恩爱甜蜜地度过了这样一个难得朗月的夜晚。

  李贺搂着安丽,告诉她下周妈要过来和他们一起住。老家的房子打算处理掉,也不值多少钱,留着也没大用。安丽听着,也没多说,爱乌及屋,虽然安丽不愿意和老人生活在一起,特别还是农村的婆婆。生活习惯,思维方式,饮食口味全都不同。但能怎么办呢,那是李贺的妈妈,安丽有时候想,老人给了我一个这样优秀的儿子就将就吧。不过转身又想,优秀吗?我也优秀呀,我爸妈怎么就没想和我一起住呢?安丽想,即使是和自己的爸妈生活在一起,那也一定是开心愉快的,一定和婆婆不一样。

  单说李贺还是无可挑剔的,优点一大堆。

  不过当初选定了李贺结婚,最主要是因李贺大度,爱情占多大份量也没仔细考量,可是既然走到了结婚这一步,感情肯定是有的。

  李贺宽容、勤劳、对安丽一心一意,可以包容安丽所有的不足。安丽自小被宠坏了,在家说一不二,还净说上句,脾气可没有李贺好,弟弟安阳从来不和姐姐争,更使得安丽飞扬跋扈,那时候安丽妈妈总说,“就你这性格谁敢娶你。”

  安丽是不赞同这种评价的,上学的时候追求自己的人也不在少数。脾气不好也是分对谁,谁还没有脾气?不惹我,我温驯乖巧,自然了,惹了我谁都没有好日子过。

  李贺的好脾气体现在方方面面。

  休息的日子洗衣做饭收拾屋子拖地板,甚至安丽说渴了,李贺马上倒水,安丽困了李贺抱她上床,安丽过得仿佛是个女王。在那样的日子里,李贺还是很有幽默感的,常说:“这都是奴才乐意为主子效劳的。”安丽开心极了想,“唉,有这样的老公,即便是贫穷,也罢了。”

  安丽不知道婆婆来了以后这样的日子会不会还有。

  说说日子就到了,婆婆坐着火车来了,老太太从农村跋涉到城里,从生活了六十年的地方来到陌生的城市,适应是必须的了。

  李贺那天从队里开车去火车站接妈妈,老太太甚是骄傲。(当时公车管理没现在这么严格。)

  一路上,老太太都被城市的繁华喧嚣吸引,东张西望,颇有刘姥姥进大观园的欣喜。李贺内心很安慰,终于把妈妈接来了。他却没想到,从此矛盾便也开始了!

  晚上安丽一进屋便道“妈,您来了。一路上累坏了吧?”事前李贺已经告知安丽今天老太太来。安丽戏谑:“知道了,我会好好表现滴。慈禧太后到了嘛。”

  没想到,老太太从里屋出来,正赶上安丽已经进得屋内,显然,老太太是在床上躺着了,并且也没有脱掉外衣。

  那个立体的情景出现了,安丽仿佛看到了老太太一路从农村坐大客到火车站,在火车站的座位上候车,再和一帮大包小裹地拎着脏兮兮的编织袋的农民拥挤着上车,浑身的汗味烟味混合在一起,坐在谁都坐的座位上,得有多脏。

  偏偏衣服还不脱。

  安丽脸上稍有不悦。“妈,您怎么没把外衣脱掉呢,一路上风尘多大呀,快脱了一会儿我帮您洗洗。”

  老太太略显尴尬:“没事,不脏,早上刚换上的新衣服,今天才穿。”

  老太太以为刚穿上的衣服能脏到哪儿?这儿媳妇事太多。也是面露不悦。

  李贺赶快过来,“妈,快脱了吧,安丽是说您这样休息,也休息不好,脱了衣服睡觉舒服,不紧绷啊。已经给您准备了在屋里穿的衣服,您先去洗个澡,换上家居服,准备吃饭。”

  安丽先到厨房。买的菜都是半成品,很快就做好了!

  老太太虽然不太高兴,毕竟是第一天到这,还是要留些余地。也就听话地换了衣服。

  现在问题又来了。租的这个房子是一室一厅,只有卧室有一张双人床。厅里只有沙发,够一个人睡。但是李贺认为妈妈今天才到这,卧室的床应该让妈妈睡,安丽睡沙发,而他自己打地铺在地上睡。

  MY GOD!干嘛要这样,就让婆婆一人睡沙发不行吗?已经快入冬了,现在正是室内最寒凉的时候,还没有暖气,在地上睡,不是等着着凉生病吗?安丽坚决不同意。奈何李贺是个犟种,根本做不通他的工作。

  按说这个事,应该是老太太先认识到。

  老太太应该主动说,我一人住沙发。你们两个还在里屋,等明儿个再弄个临时的床就行了。可是老太太偏偏没有。李贺怎么安排,她就心安理得地睡了。

婆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