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入职

  “如果就这样子不能改变,我还真得考虑一下我还要不要过了。唉,才刚刚一周的时间啊,往后可怎么办?最好的办法就是买两个房子,楼上楼下的,或者一梯两户,我们和婆婆挨着。可是现在一个房子还是没影的事呢?我妈给我拿钱买房子,李贺不要,非要自己买,就他那点工资,累死得了!”

  “你现在这个公司楼盘怎么样,不行就在买你们自己的地产得了,肥水不流外人田嘛!有领导照应还能多点优惠,如果能在地皮价的基础上少加点不就都解决了?”

  “那也买不起,我和李贺现在是白手起家。我妈的钱他一分也不用,我就算是自己买了房子让他搬到我那去住,不租房子他都不干。脑子和别人不一样。”安丽直摇头,“这要是换一个人,估计早就乐呵呵等现成的了。”

  “你不觉得这也是李贺可爱的地方吗?活得自尊自重,自食其力有责任感,和那些啃老族比,你这是找到宝了,快好好藏起来吧。”

  “你喜欢就让给你!如果我有孩子了,连孩子一并留给你,有你当后妈我还放心。”谈到这个话题安丽就笑得不行,居然安琪觉得李贺好!真是第一次从她嘴里夸他。

  “别介,要真有孩子,你把孩子也带走,我就要李贺。”哈。。安琪大笑,安丽也笑得倒在了桌子上。

  两个人仿佛回到了大学时代,一起谈论将来都找一个什么样的人。

  还记得安丽那时候明确说自己将来绝对不找农村人,绝对不找外地人,绝对不找单亲妈妈自己把儿子拉扯大的,绝对不和老婆婆在一起过。结果这四样全让她贪上了,一个没跑。

  安琪说,“你有没有觉得很多时候话绝对不可以说得太满,你看你当年的标准,一个不差,全被你说中了。就像我,我说以后一定找一个爱我比我爱他更多的人,结果你看我现在就是摸不准任一对我到底是什么样的感情,总是琢磨不透他。李贺的责任感和能力你应该放心,而且他对你又是一心一意,更重要的你是他纯粹意义上的第一个女朋友,也是第一个女人吧?这多重要呢?他没有回忆没有比较没有后悔,他只有你,他只会往前看。你的家庭是他坚实的后盾,他因为爱你在乎你,所以才不向你家里伸手求援,相信吧,他在事业上绝对会给你撑起一片天空,让你有足面子。”

  电话响,安琪接电话。

  “任一。。我和安丽在一起呢,咖啡啊,咱俩都怕长肉嘛,不吃饭。噢噢,好的,我知道了,问一下。”安琪捂着手机问安丽,“任一说很久不见你了,他和同学在一起,一起去吃饭,问你有时间没?”

  “安丽想着出来了一下午,再不回家好像也不太好。”就说,“不去了,我还得去我妈家呢,就是不去我妈家,我婆婆在家也不好出来一天到晚上不回去呀,你都说了是新嫁妇。”

  安琪就回绝了任一,说自己这边也要回家温习功课,准备公务员考试。

  放下电话,安丽问安琪报的是哪个部门的公务员。

  安琪说是法院的。

  “要做大法官了嘛!”

  “哪有那么夸张!从办公室做到法官这条路也够长呢!再说前提是我得考上啊!”

  “安叔叔不能帮上忙吗?不至于那么费劲吧,再说你那么聪明,肯定没问题的。”

  “我爸说笔试这关怎么都得在前几名,别的都是后话,不过你说如果我笔试过了,就咱们这气质面试能不通关吗?”说着,安琪自信地可爱地甩了甩长发。

  那是了,“上得厅堂下得厨房上得了班赚得了钱斗得过三姐打得过流氓。”

  说这些话的时候,她们还在大学。那时候年轻,所以小三对她们而言,就是三姐,她们自然比小三们年轻。那时候她们常常一起在图书馆里看书,先看china daily,后看专业书,专业书看累了,就看小说。读到小说中的倍受宠爱的女生,她俩都无比羡慕,同时也和书中的女主人公比,比的结果就是她俩认为自己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那个人。而今又谈到这个话题,自然是无比熟悉。往事就在这屋中飘荡的音乐声中氤氲开来,弥漫在浓浓地咖啡香气中。

  分手的时候,夜幕已经降临。

  十二月份的时候,安琪顺利通过公务员考试,且是第一的成绩参加面试,面试成绩亦很好,过完新年就上班。

  卫来打来电话约安琪和安丽,庆祝安琪顺利入职开启法官生涯。

  安琪大笑,“哪里是法官,就是个办公室文员好吗?”安琪一手拿电话,一手掏钥匙,肩上的包直往下掉,“不过我会努力的,嘿嘿,争取早上当上法官好吧!”

  圣诞节前夕,三个人又见面了,一见面,大家争着招呼“Merry Christmas!”三个人喜气洋洋的。街上四处回响Jingle Bells,改革开放以后的二十多年祖国面貌是日新月异,处处流露着西方文明的欢快愉悦。三个人这回选的是自助餐,割烹清水日本料理。

  三个人都喜欢清爽的环境,也都喜欢日料。

  这是卫来常来的地方。

  进得门来,经理熟悉地带领各位来到二楼的包间。日店就这点好,隐蔽私密,没有中餐厅那么吵嚷喧闹。而且吃什么东西不需要自己去取,完全有人关照。安丽和安琪记得金钱豹刚开业的时候,两个人也去凑热闹,结果整个大厅就像大食堂一般。应该说是豪华的大食堂!想要去取一份哈根达斯冰淇淋要排好长的队。看那个场景,两个人完全失去了吃它的欲望。就像人们喜欢奢侈品,往往不只是喜欢它本身,还有它承载的深沉而不显为人知的历史,数百年积淀的厚重文化赋予了奢侈品深刻的内涵,安静稳重的殿堂陈列,甚至包装的丰腴饱满,细节之处彰显着的贵族气质。这些都是享受,而不只是奢侈品本身。

  割烹清水就是这样一个地方。不仅食物考究,味道不俗,且环境雅致宁静,侍应生亲切温暖,服务贴心到位。有一个故事这样讲的:一个从抗日战争中走出来的农民团长,解放后娶了城里的资本家小姐。在那个婚姻讲究成分的年代,他宁可放弃前程也坚定地娶了他喜欢的女子。后来,小姐家的保姆过来帮忙,团长下班回家后,他发现饭居然是做好的,屋子也收拾得干净整齐。团长忘情地说了一句:唉,还是资产阶级生活好。资本家小姐就乐了特意逗他说:“有人伺候的日子好吧?”……

入职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