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离婚

  安丽和李贺在相隔两地半年多的时候离婚了。离婚的时候有个小插曲。

  李贺单位有一女同事名唤何叶,警校毕业应聘来到市局,分到了李贺的刑警队干内勤。何叶长得漂亮,声音动听,为人又谦和有礼貌,没多久大家都挺喜欢她。可是相处一段时间下来,同事们发现她多多少少好像哪里有点不太正常。你经常会发现她的眼神不对劲,直钩钩的瞅着什么,神思游离的样子。有人说,当年招她来的领导是打算给自己单位的单身小伙子准备的,没想到这就发现了问题。于是在这种情况下,大家就都不怎么和她深谈。甚至刻意回避她,一时间何叶感觉到很孤独和寂寞。

  李贺在队里是副队长,加之李贺为人本就厚道,当别人都不和何叶交往的时候,李贺身为领导,对荷叶就格外关照一些。何叶家在外地,住在单位宿舍。本地没什么亲戚,每到周末何叶无事就来加班,即便没有工作可做何叶也在办公室久留。正巧李贺那天值班,看到何叶就告诉何叶不必周末过来,有专门值班的人。同时说,何叶一个人应该尽快适应这座城市,尽快融入其中,趁休息好好走走这座城,或者会会同学朋友,女孩子应该过得更精彩些。这本来都是正常的,可是在何叶看来这就不是普通意义上的好,何叶想偏了。

  何叶经常上队长屋里来,一开始大家也没注意这事。后来,同志们发现了蹊跷,何叶怎么总单独来找队长呢?李贺自己也觉得何叶有问题,于是何叶来,就有人告诉队长,李贺就马上出去,刻意地躲着她。

  在几次找队长都找不到的时候,何叶生气了。有一天下午大家都在的时候,何叶大声说:“李队长,你为什么总躲着我,你该不会以为我喜欢你吧?你太自作多情了。”说完一摔门走了。

  大家面面相觑,突然全体爆笑,李贺分外尴尬。欧弟拍着队长的肩,“李队长,我喜欢你。”安阳也乐得够呛。

  这件事很快就在各处传开,甚至在分局都已经传遍了。有一回,分局人事处的人到他们队里,办完事后,特意跑进来问,“谁是李贺?”一时间李贺成了全局名人。

  通常这样的事都是当事人最后一个知道,安丽也是如此。

  那次安丽深城飞回来,说好李贺来接她。但李贺临时有事,弟弟安阳也出差在外地,李贺就让同事袭清颜去接安丽。安丽认识清颜,清颜丈夫欧弟也是李贺同事,夫妻在一个单位,两人结婚的时候,李贺带安丽一起去参加的婚礼。那时候李贺和安丽认识不久,加之弟弟安阳也是一个局的,都是同事熟人所以就带着安丽。

  清颜也是很久不见安丽,所以一见面就很亲切地问:“安丽,你怎么跑那么远去了?对李队长你可真放心啊!”又说“不过,何叶的事都是何叶一厢情愿,和李队长一点关系没有的,这我们都知道。”安丽很意外道:“何叶是谁啊?”清颜一愣,显然安丽不清楚这事,她以为安丽一定知道呢,因为安阳和他们都在一个单位嘛。

  “噢,也没什么。”清颜不好意思了。

  既然不说,安丽也没多问。

  晚上,安丽问李贺怎么回事。

  李贺解释了一下,安丽笑得不正常。李贺有点愤怒,“你要编排我,也得找个正常的人来说我,不能这么欺负人。”

  本来这件事安丽也没放在心上。不过从这件事上看,李贺还是挺有女人缘的。

  当安丽决定和李贺离婚的时候,安丽想李贺会找到属于他的幸福的。

  决定离婚到办离婚手续前后不到一个月。

  安丽和安琪卫来提到自己结束的这段婚姻关系时说:“离婚没有谁对谁错,只是时间和空间发生了变化,于是就走到了这一步。对彼此都是一种放手,也许当初我的离开就为今天的分离埋下了伏笔,这也是注定的。我不安于现状的性格,决定了我和李贺的婚姻走向,也许当初的结婚就是一种错误。曾经我特别不理解杨澜的离婚,总认为既然已经走进了婚姻就应该是一生一世,怎么可以离婚?而今我终于明白一个人一生中不可能只经历一段情感,离别是另一种重生,给彼此另一个寻找的机会。也许转个圈回到原地,那时候就懂得了珍惜。”

  安琪能理解,在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当然也不见得今后遇到的就一定是对的,一定是能相伴一生的人。不过,她们还那么年轻,为什么不能让人生多一种可能呢?非得在一条路上走到头吗?传统婚姻对安丽而言是一种束缚。安丽的勇敢,安琪很佩服。

  卫来对于安丽的离婚没发表意见。

  后来安琪问卫来,“安丽离婚了,你高兴吗?我觉得一直以来你是喜欢安丽的,这回你是不是有了机会呢?要好好把握。”

  卫来笑笑。对卫来而言,当年大学里受到暴力伤害的女孩子他是想尽力保护的,他特别希望她能过得幸福,但是这是不是就是爱情呢?一直以来,他对安琪和安丽的感情一样,希望她们快乐,希望她们顺利,希望她们一切安好。

  卫来对安丽和安琪的好,用安丽的话说就是可以忽略性别的好,闺蜜一般。

  李贺和安丽离婚后,安阳私下里还是如往常一般叫他姐夫。警队知道李贺离婚的消息都非常震惊。一则李队长结婚时间不长,没听说夫妻两个人有什么矛盾,平时队长谈到家事还是蛮幸福的。二则李队长为人端正、事业心强、能力超群拔俗、那是很有前途滴。三则李队长结婚大家都见过安丽,两人是非常登对的。也知道安丽在政府工作,是安阳的姐姐。四则李队长非常会过日子,这一点警队全服。警队里流传一个笑话,大家说符合李队长。大意是这样的:说找对象不能找警察,说为什么呢?回答是,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警员们扫黄打黑常跟那些人打交道,即便你是莲花,但是老鸨会指使手下大妹二妹三妹……这个时候有的人就没有了定力,男的再大方点,女人就会死心踏地的跟着你。但有一类人他就不会湿鞋,因为他不穿鞋,他更不会给别人钱,别人给他钱他还得在太阳下照一照是不是假的。大家说,这人就是李队长。李贺就是这样一个人,有原则有底线守纪律让人放心。在大家看来,两人是毫无征兆地离了婚。得知李贺离婚的消息,大家唏嘘不已。各种声音都有,有人为李贺不平,有人为李贺惋惜。更多的是热切为李贺张罗着介绍对象的。像李贺这样的人哪里找呢?李贺一下子就变得抢手起来。

  李贺的春天要到了吗?给李贺介绍对象的人排起了队,李贺全部推掉不为所动,李贺没和任何人提过原因。

离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