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酒吧

  “你记性还挺好呢?”安丽一点不意外,对自己的事安琪上心,这程度一如她对安琪上心的程度一样。“是张一山,我们公司的年轻总裁,负责这边的工作,也是这家公司的少老板。比我们大七岁,还没结婚。不过我和他没什么关系噢,就是有这么一个人,对我是还不错,也就仅此而已,我是刻意和他保持距离的。我不想找自己上司的,流言也会淹死我,我只想证明自己的实力能力,和他有了关系,如果升职到底是因为我能力强还是因为他?所以我和他就是同事而已!”

  “噢。”安琪和卫来一起噢,互相看了一眼。

  安丽说,“这里的酒吧不错,吃完饭我们去那再喝一杯去,难得相见,一醉方休嘛!”安琪和卫来击掌附和,“太好了!”

  三人来到圣玛丽安酒吧。

  安琪已经不记得有多久没到这样霓虹闪烁灯火灿烂夜色暧昧的地方了。

  推开门一进去,巨大的音乐声向他们袭来,他们一下子就被这种喧闹的氛围感染了,不自觉地随着音乐舞动脚步,跳着就进来了。

  安琪感到这次来深城真是太高兴了,见到了好友,又可以这样放纵自己,和好朋友一起即便是颓废都是美好值得的。又一年要过去了,青春还有多少呢?自己也都奔三去了。瞬间竟有一丝丝的难过,安琪感叹时光易逝岁月无情。天若有情天亦老,可是老天哪里会老呢?太阳每天照常的东升西落,亘古不变。变化的只有自己啊,一刹那间竟想到了李贺。

  酒吧里这个点说话是靠吼的。安丽说十点以后会是旧歌回放,到时候都是他们上大学时候的歌曲。果然,十点钟到来的时候,舞台上来了一位中长发怀抱吉它的男生,从他们这个角度看,这个人好像罗大佑噢。瞬时,《光阴的故事》音乐响起。。。。熟悉的乐曲,熟悉的歌词,熟悉的曾经。安琪一下子热泪盈眶。好在灯光不定,游荡在酒吧的每个角落,没人注意安琪。安丽和卫来都沉寂在各自的世界中。

  只见一个人朝这边走来,安丽马上看到了张一山。张一山笑着走向这边,他后面跟着是是谁,安琪也看到了,居然是任一。

  任一看到安琪的那一秒明显愣了一下,他当然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安琪。

  任一此次来是和张一山合作小区入库门的。自从和张一山重新取得联系以后,两人多年的情义摆在那,任一请求和张一山合作,张一山自然不好回绝,不过一直和任一强调质量和售后的问题。事实证明,任一公司的规模和品质总体还可,但在售后维修服务那块是进度慢,总被投诉。这都是后话。

  安琪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和任一见面。

  任一对安琪的感情很是复杂,有爱也有习惯,而更多的好像还是习惯,在一起好几年的相互温暖,在他创业开始阶段的陪伴,任一自己也不知道安琪对自己来说是怎么样的存在。任一恰恰看到了安琪脸上浅浅的泪痕,有一点心痛,有一点不忍,有想要冲过去抱着她的冲动。但是看到的安琪却是一脸平静。怎么也看不出曾经存在那份爱那份牵挂和不舍。任一竟然想安琪变得太快,他不觉得是自己伤害了善良的安琪。这是安琪和任一分开将近两年的第一次见面,而张一山并不知道这就是安琪。

  张一山说:“好巧啊安丽,没想到你和朋友也来这儿了,这么多人,不如咱们到楼上吧,楼上的房间更安静,也可以看到底下的表演听到下面的歌曲。”

  几个人在侍应生的引领下来到楼上。

  一看就是张一山常来的地方,侍应生和张一山都很熟识。

  到得楼上,一山说,“给大家介绍一下,这位是我同学,从小一起长到大的任一,他自己做门,”又开玩笑说,“以后有需要做门就找他。”他又拍拍安丽,“介绍一下你朋友。”

  “噢,”安丽指着安琪,“安琪,我大学同学也是闺蜜,那位是我们大学的校友也是最好的朋友,卫来。今天他们特意从家里过来看我。”

  卫来赶紧说,“我也正好今天出差到这儿,就拉了安琪来,安丽和安琪好长时间没见了。”卫来在大学的时候好像是见过任一,那时候任一也经常到大学里去找安琪,不过是这些年淡忘了模样,也没敢贸然问。

  安琪和张一山打个招呼,面无表情地和任一说,“任先生您好,见到您很高兴,听安丽说起您,多谢您在工作上对安丽的关照。”

  张一山并不知道这就个安琪就是以前任一提过的那个女朋友。还很高兴地说:“安小姐很漂亮啊,并且和我们安丽的名字也很像,不知道的还以为你们是姐妹呢呢?一样的漂亮嘛!”张一山由衷赞美。

  安琪在这样的情况下,只想离开,于是说,我有点不舒服,想先回酒店了,可能是刚才酒喝得有点急了。其实安琪一向是擅长饮酒的。一瓶白酒不在话下,但她实在不想在此和任一面对面。不等安丽回答,只和张一山点个头,拿起包就走出了门。卫来赶紧追出来,心里已经明白了七七八八,什么也没说,看了一眼任一,恨恨地。安丽也赶快站起来说,不好意思,我也得走了,这朋友们是奔着我来的。以后有机会我们再聚,说着拎起包出来。

  留下张一山和任一。

  张一山一头雾水。任一也没吱声。服务生正送了红酒过来,酒在醒酒器中现出深红的颜色,给人透明醇厚的视觉感受。

  任一倒了一大杯给自己,一口气喝了。

  张一山问,“你怎么了,干嘛自己一人喝?”又给任一倒了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举起酒杯,“来吧,喝一个,说说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放下酒杯,任一慢慢说,“刚才那个安琪,就是我和你说的陪我一起创业的那个女孩子。”

  “啊?”张一山眼睛瞪得老大,“就刚才那个安琪?你为了娜娜抛弃了的那个安琪吗?”张一山似乎明白过来了,“陪你创业,跟了你五年的安琪。”

  张一山又给两人倒了一杯,自己一口气喝了。自言自语:“真没想到!”

  “我也不知道当时自己是怎么想的,现在也一样,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不知道自己要什么。当时娜娜带着孩子来找我,你知道吗?那孩子跟我长得蛮像,甚至不用娜娜说我就认定那是我儿子,那一瞬间我想到的全是和娜娜的曾经,曾经的那些美好,那些刻骨铭心的日子。可是今天我看到了安琪,我怎么发现我内心竟然是痛的呢?”

  一山看着痛苦的任一。拍拍他的肩膀,车到山前必有路,先别这么难过,往前走,路自然就直了,你也会找到自己的方向,不必现在这样自责悔恨。来,咱俩再喝一杯,我陪你。

  安琪出来以后,安丽和卫来也就赶到了。安琪说自己没事,不用安丽担心。卫来说自己会和安琪一起回酒店,今天也见到安丽了,很开心,明天办完事,后来直接就回去。等安丽回去再聚。

  安丽本来还想再打听一下李贺的情况,没想到中途遇到任一,扫了安琪的兴致,此刻也不好再和安琪聊别的,就拥抱了安琪道别。

  安丽说:“安琪,明天卫来办事,你也没什么事,要不然明早我来找你我们去逛街吧?K11的东西还不错呢!”

  “明早再定吧,到时候再联络。”安琪只想一个人静静。。。

酒吧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