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病倒

  安琪和卫来坐上出租车,车子一路疾驰至酒店。安琪自己回到房内,内心久久不能平静。想到自己女儿安静初还不知道自己爸爸是谁,内心不由得抽紧。

  和任一分手以后,她刻意不去想他,不想那些过往,不想女儿的父亲是谁这样的问题,让内心偷得片刻的宁静。可是今天,他却活生生地站在自己面前,看他的表情也是情不能自已。人生啊,怎样才算是结果?

  迷迷糊糊的睡着了,梦里仿佛有安丽有李贺,还有女儿。

  卫来敲门的时候,安琪迷迷糊糊地去开门。

  卫来伸手摸了摸安琪的头。“啊,安琪,你发烧了!”卫来马上给服务台打电话送药。

  安琪说:“我没事,不过是嗓子疼,估计是扁桃体起来了。我是有这毛病,扁桃体容易发炎,昨晚可能是喝了酒着了风寒冻着了,一会儿吃完药睡一觉就没事了。”安琪因为发烧目光飘忽:“你去忙你的吧。”说完一头倒在床上,“我再睡一会儿。”

  “那怎么能行呢?”卫来很焦急,“我把你带出来,你病倒了,我还走,这哪行呢?”这个时候安丽电话进来,“喂,卫来。我打安琪电话她没接呢?你和她在一起吗?”

  “噢,在呢,安琪发烧了。我们还在酒店!”

  “啊!怎么了?严重吗?我这就过去。”说完就挂了电话,不等卫来答复。

  安丽从单位出来的时候,张一山的路虎刚到楼下,摇下车窗问安丽去哪儿?安丽急急地说:“去看安琪,安琪病了,如果严重还得去医院。”

  “快上车吧,我送你去。”

  安丽说,“不用,我自己开车去就行了,不麻烦你。”说着,就朝自己车的方向走去。张一山急忙下来拉住安丽,“你怎么这么客气呢?昨天我也见过安琪,也算是朋友了,我去看朋友有什么不妥的呢?再说,你明知道我对你的心意,你就不能不这么拒绝我吗?”

  安丽看一眼张一山。安丽离婚的事张一山不知道,甚至张一山都不知道她曾结过婚。对张一山,这种谎言可怎么圆呢?所以安丽一直排斥张一山这也是一个原因。

  张一山对安丽说,“我还有事要和你说呢?那个任一,我的发小,为什么和安琪分手,你知道吗?”

  安丽特别吃惊,“不知道!你知道?”

  “是啊,我知道,你想听吗?走吧,上车我陪你去,顺便告诉你原因。”

  张一山讲诉了任一和安琪分手的过程,又给安丽讲了当年任一和那娜的爱情。曾经的初恋,也是什么都比不了的。

  安丽很不满:“对安琪来说,任一还是她的初恋呢?她的爱情都是和任一联系在一起的,何况安琪现在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刚说到这,安丽马上住了口,意识到自己可能失言了,毕竟不知道安琪对这个事是什么态度?不知道安琪是否想把这件事告诉任一。

  “你刚刚说什么?”张一山一下子刹住了车子,后面的车差点追了尾。后面的司机从奔驰车下来,非常愤怒:“你有病啊,你怎么开车呢?撞死拉倒咋地?”张一山赶紧道歉,能看出来后面的司机是气坏了。张一山和安丽一直作揖,“对不起,对不起。。。”

  安丽说,“拜托你别再问了好吗?”安丽低下头,“有些事还是不知道的好。你也别难为我了,好吧?快开车吧,安琪还不知道怎么样了呢?”

  安丽和张一山到的时候,安琪已经吃了药,出了不少汗睡着了,卫来在床前。

  不知道的人,一定以为卫来是安琪的男朋友。

  张一山也是这么认为的。

  安丽问卫来,“用不用上医院啊?这在外地,会不会是水土不符,再严重了可不好,快过年了呢!”

  张一山道:“应该没事,安琪年轻,应该就是感冒。”

  安丽让卫来去办事,她在这看着安琪,还有张一山在,安琪没事。

  卫来顺利地完成了这边的工作,本来定的是第二天的飞机,因为安琪病着,就只好改签。这天傍晚的时候,安琪烧退了,几个人到下面的茶餐厅吃点东西。点了些清淡的食物,应和安琪的口味和身体。

  到安琪全好了,她和卫来回到家里。

  安琪全心全意准备公务员考试。

  春节转眼到来。

  安丽回来那天,安阳去机场接姐姐。

  安丽也好久没见到爸妈了,这次爸爸也从南方回来。明显地爸爸比以前活得更年轻的样子。妈感叹:“人不能没有事情干,还是要工作着,只有工作的时候人才是年轻和有魅力的,看看你们的爸就知道了,我看你爸爸比前两年走的时候还要意气风发呢?”安丽和安阳互看一眼,也深有同感。

  安爸爸似乎也是很得意,也很高兴。

  一家人难得坐在一起吃个饭,都很开心。安丽妈妈还是最关心儿女的婚姻大事。问安丽在外地的种种情况,安丽说一切安好,“妈,你就放心吧,等我找到合适的另一半,一定带回来给你看。”

  安丽妈妈很叹气,“要我说李贺就挺好,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放着那么好的人不要,留给别人。听安阳说给李贺介绍对象的都要排出二里地了,年轻有为,很快又要升队长了吧?就是家底薄点,小伙子有本事,还愁以后吗?安丽呀,你就是没眼光。”

  安丽觉得每次妈妈唠叨的时候都是重复一件事,而这件事的中心观点就是要让安丽后悔。其实安丽也不是没想过当初如果两个人还在一起会是怎么样的,不过一切都已经过去了,真真是物是人非,不可强求,缘分这东西,还真是个迷呢。安丽也想到,李贺是抢手的,想到这的时候也不勉心中波涛翻滚,有那么点不是滋味。仿佛自己的东西被别人抢了去以后的那种失落和不甘。

  “妈,您就别提这事了好吧?我和李贺已经结束了,提它干嘛呢?说到底还是志不同道不合,没有共同理想,追求不一样。夏虫不可语冰,和他没什么可谈的。”

  “我听你弟弟说,李贺前阵子受伤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你回来以后应该去看看他,毕竟也是夫妻一场嘛!再帮妈妈带个好。”安丽妈妈拢了一下头发,利落中溢满慈爱。

病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