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礼物

  安丽还记得第一次正式见张一山的情景。

  那是安丽刚要调职去深城的时候。

  张一山是深城房地产项目总经理,人事都是张总决定。虽然年轻,但张一山毕竟是国外名校毕业,还是很有眼光和魄力的,张玉林很放心地把深城事务交给儿子打理。安丽要去深城,自然是要经过面试。面试那天,安丽很紧张。大凡有事要期盼,总会寄予希望,越是盼望越是害怕,所谓无欲则刚就是这个道理,有了愿望,总是担心这担心那,就怕哪里出了差错。安丽的心理素质本来是非常好的。大学时候就在学校广播站当家主持;同时在电台作兼职;工作又进了政府机关,整天和领导打交道,早就练得百毒不侵无所畏惧了。可这次调动工作,安丽太害怕不能成功,所以百般地想好好表现。在进总经理办公室前想好了无数个问题的答案,设置了无数的场景,甚至对着镜子练了好长时间的微笑表情。没想到,一进到办公室看到的竟然是那次买房子的那个人,那一刻安丽嘴张得老大。

  张一山笑了。

  张一山还是很英俊的。三十多岁的他,安丽想,用什么词来形容他呢?“型男。”

  是的,张一山身材挺拔,比李贺还高一点,一看就是常常运动的身材;五官标准,浓眉大眼,络腮胡子,很有男人味,一笑居然还有两个大大的酒窝。这是安丽今天细看张一山得出的结论。

  没想到,张一山什么也没问她。直接笑说,“你确定要去深城工作?背景离乡,不一定什么时候才会回来?也许一直给你留在那头也说不定。”就是这时候张一山的笑,安丽看到了他的酒窝。

  这也太意外了,白准备了那么多的自我介绍了,这就成了?“嗯,确定了,我希望自己能到深城去,希望自己能做有挑战的工作,年轻嘛我希望能给自己点压力,也给自己个机会锻炼。”对自己的这个回答安丽还是挺满意的。本来她只需要回答愿意去就可以了,没想到一口气说了那么多。

  张一山笑意更浓。“好啊,希望你到深城能表现更好。”然后拿起了安丽的简历,“上面写你还没结婚?”

  安丽有一点心虚,安丽直视张一山,“这和工作有关系吗?”

  “当然有关系,如果结婚了,就得考虑你是不是合适过去,因为你还有丈夫。这应该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张一山沉稳坚定地表达。“没结婚就可以确定了,调你去深城。”整理一下手头的资料,“你回家准备吧,下周深城报道。具体事宜余经理会通知你,希望准时报道!先出去吧。”

  这就完了?安丽一脸迷茫,太顺利了吧?安丽出来的时候,还不能确定。

  这可是上市公司,全国几大名牌房地产公司之一啊,太顺利了,顺利得竟有点难以至信。

  第二次和张总打交道,是到深城之后。

  到深城没多久,张总带安丽出席活动。安丽是作为销售部的经理到深城任职的。张一山告诉安丽这次去让安丽见见世面,还可以介绍有经验的前辈教教安丽,让安丽更快适应经理的职位,更快进入角色适应这个位置。

  那次活动在深城凯宾酒店举行,所到之人都是各界名流。张一山早早就告诉安丽要穿正式的礼服。安丽从没参加这种活动,所以早早就跑到百货大楼去找像样的礼服。奈何怎么都找不到太合适的,最后花了两千多买了一条比较像礼服的裙子。下午三点钟,张一山来电话问安丽是不是准备好了,车子已经到了楼下。安丽到深城住的是公司统一安排一世界公寓。

  六十多平的一室一厅,房间还是宽敞明亮的,设备一应俱全,安丽到这两个礼拜感到一切都非常舒适。就是温度比家乡高出太多,经常感觉到闷热潮湿。

  安丽接到张一山电话就赶紧换衣服下楼。没想到张一山一看到安丽笑得差点背过气。“你这穿的是什么?这哪是礼服啊?首饰呢?鞋呢?”安丽气坏了,自己花了好几千大洋狠下心买的衣服他居然这么说。安丽的脸都变色了,一扭头,走了。张一山赶紧下车,狠迈了一大步,一下子拉住安丽,“干嘛呀,生气了?别生气,我不是特意的。啊?别生气,我道歉。”张一山有点着急的样子。“别生气啊安丽,你等一下,我取点东西。”

  张一山回到车里。拿出来一个大盒子,还有一个纸袋。“你拿着上楼快去换上,我在这等你。”

  “这是什么?我不要。”安丽不高兴。

  “你出席活动,应该是公司准备服装,你客气什么,事前就应该给你送来,怪我今天事多忙得没时间选,就送晚了。去吧,换上我看看,应该合适,我们也得赶快走了,要不晚了就不好了!时间快到了。”

  安丽想这也是公司的事,迟到不好,不去不好,穿得不得体也不合适。转身就回去换衣服。打开盒子安丽的第一感觉是:这也太漂亮了!安现这个时候对牌子的了解还仅限于新世界百货里的静安鸿翔、周仕衣林、ESPRIT等等。但是那些牌子她都看了,没有礼服。这是什么牌子呢?安丽翻过来看看,Armani!

  第一次见,安丽就记住了。礼服下面有个首饰盒,这是安丽第一次认识卡地亚。首饰太精美了。女人对这些东西应该都是天生就有占有欲的,爱不释手。

  又打开纸袋子,是一双太漂亮的鞋子了!银色镶钻的,安丽一看跟的高度快十厘米了吧,如何把鞋做成这样,怎么穿呢?一看盒子,依然是Armani。安丽猜测这价格应该都不菲。

  反正就是穿一次,估计领导还是要收回的。安丽心安理得地消受了。

  下得楼来,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张一山拉上安丽,安丽以为这回应该就直接去酒店了。没想到车子拐个弯,到一个高大的建筑物门口停下来。安丽抬头看,没看清招牌,楼太高,牌子太高。

  张一山拉着安丽到一楼。一个经理模样的人走过来招呼,“张总来了。”安丽看看张一山,心想连这儿都这么熟悉呢!

  张一山说:“给她弄弄头发,一会儿有酒会。”

  “明白,张总您稍等。”

  安丽刚想说什么,张一山转过头没看她。在这种时候再冲突肯定是不好的。安丽就以既来之刚安之的心态坐了下来。

  一个时辰以后,经理把安丽带过来。

  “漂亮!”这一山很满意。

  车子一路开到凯宾酒店。

  到得门前,自有服务生将车子泊好。张一山和安丽往大堂里走,酒会在七楼。二人乘电梯往上去。路过一个走廊快要转弯时候,安丽看到一个很熟悉的侧影,张一山拉着她就走过去了。安丽没能再多看,不过狐疑了一下。

礼物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