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疑问

  除夕之夜,安丽一家人热热闹闹地包饺子。

  外面的鞭炮声不绝于耳,弟弟安阳还像小时候一样,热衷于此。浓烈的火药味弥散在空气中,不知道为何,安丽特别喜欢这种味道。这种火药气息与别的不同,带一点硝烟味安丽感到带着新年的气息也带着那么点颓废的美,散漫地冲激着嗅觉,让人难忘。于是这个时候她会想起小时候她带弟弟提着灯笼放鞭炮的情景。天特别高远,没有月亮,星星就更加明亮,浩瀚的星海放射出夺目的光辉,有一点清冷旷远。

  每到这时安丽都感到生命好伟大,个体好渺小。隐隐的生出一种伤感。

  到底是学文学的,弟弟每到这个时候就打趣姐姐。

  煮了饺子,大家团团圆圆地吃饺子。

  安阳发现父亲在发短信,便留了个心眼,趁父亲不注意,拿了父亲手机看短信内容,没想到父亲是给一个陌生人发的短信。安阳把这个事告诉了姐姐,安丽很气愤,当时就要去找父亲,让安阳拦住。

  “你找爸想说什么?咱们还没弄明白到底怎么回事,这么着急干什么?我先去调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你等我消息。”安阳很冷静。

  大年初一,李贺带着礼物来看安丽的父母。

  这两年虽然离了婚,但是李贺依然是接照老规矩在初一时候去看望老人。安丽爸妈非常高兴。安阳很热情,招呼姐夫坐,拿新年的糖果给姐夫。安丽起得稍微晚了点,收拾完出来看李贺。李贺并没有穿自己给他买的鞋子,不禁问,“李贺,你穿这么薄的鞋不冷吗?你得爱护自己的脚,它很重要。”

  安丽给李贺买鞋,是因为一直以来李贺从来不爱惜自己,冬天很冷的时候他也总是穿着单薄的鞋,安丽如果不关照他,他就会那么过一冬天,衣服裤子也是,安丽不给他买羽绒服棉裤他就会穿着薄衣服过冬。以至于刚认识那年的冬天李贺就冻得发烧了。是的,没听错,就是因为冷,冻得发烧。脱了警服穿个薄棉服,骑自行车回家,出汗后又吹了风冻得发烧,也是那次安丽第一次到李贺租的房子去,第一次住在那。

  安丽在那照顾生病的李贺。李贺强壮的体格,看得安丽一阵阵不安,内心澎湃。如果说世间谈论男人的性感,那么李贺应该是性感的。安丽想这样一个男人如果抱着自己一定是很有感觉的。也是在那次之后,安丽和李贺有了第一次!

  李贺很爱惜安丽,毕竟是生命中的第一个女人。第一次正经八百谈的恋爱,真正的属于了自己的女人。安丽感到,李贺那阵子对自己简直就是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掉了,就差打个板供起来。

  安丽自然也很珍惜李贺,毕竟是第一次全部无保留的把自己交出去。安丽记得第一次在一起,两个人都很激动。李贺吻着安丽,动作笨拙,安丽很想问李贺,接吻也是第一吗?结果没等安丽问,李贺自己说我第一次吻女孩,安丽。安丽的心都要醉了,一阵阵悸动,心脏一阵阵收紧。安丽还能说什么,这么纯洁的一个男生啊,安丽觉得这也是自己的福气,没有女人走进过他心里,他应该是最在乎自己的。

  往事一幕幕地划过心房。

  安丽希望李贺能照顾好自己,天冷的时候知道加衣,天热的时候知道避暑,结婚的那两年每次看李贺都感觉李贺在上演苦肉计。其实李贺就是那样一个人,什么都无所谓,并不是为着让安丽心疼。

  李贺说:“我知道。”

  安丽无语,安丽爸爸妈妈留李贺在家吃饭。李贺坚持自己还有事,就起身告辞离开,安丽和安阳都出来送。李贺刚出门,就看到张一山正从路虎车上下来,手里提了不少东西。

  李贺不认识张一山。安阳也不知道张一山是谁。

  张一山看到安丽出来非常高兴,立刻提着东西过来,“安丽,我来给叔叔阿姨拜个年,从来没来过你家,不请自到还希望你能谅解。”

  李贺停下来,看着张一山。张一山也看着李贺,猛然想起来他就是那次接安丽下班的人,不过很快就恢复如常,像从没见过一样,“你这有客人啊?”

  安丽一时不知道该怎么说,只说:“李贺,你慢走,注意身体。”

  李贺走后,安阳看着张一山。眼里全是敌意,“姐,这人谁啊?”

  安丽没办法,只得介绍,“安阳,这是姐单位的领导,我们公司的张总,负责深城的事物。”又指着安阳给张一山介绍,“安阳,我弟弟。”转过脸对安阳说,“你先进去吧,我和张总说几句话。”安阳看了看他俩,低头进去了。

  “你怎么找到这的?张总,我和您说了,我和您就是上下级的关系,而且永远也不可能有别的关系。”安丽很焦急,“您说您今天来我家,让我家人看到算怎么回事呢?”安丽跺脚,“您快回去吧,让邻居看到也不好,这是我爸单位宿舍所在地,您开这么一个车到这来大家会怎么想?”

  张一山还要说什么,安丽下了逐客令,并且回身关上了大门。

  安丽家还真是一个幽僻的所在。临街但是却有一段长长的踊道。黑漆大门两个大铜环,很有旧社会的遗风,和北京四合院倒是蛮像的。不过是一幢二层独楼。在一片家属区院边上,不起眼又很与众不同。

  无奈,张一山驾车离开。

  李贺看到张一山以后,心里一阵嘀咕,这人是谁呢?和安丽关系仿佛不一般,到底不一般到什么程度,从何时开始的?甚至李贺在想安丽和自己的婚姻解体是不是也和这人有关系?李贺千回百转地琢磨,冷风一阵阵吹来,李贺住的地方离安丽家并不远,所以李贺是走过来的,这一路走回去竟觉得寒意袭来,不由戴上了羽绒服上的帽子。这一个走在路上的青年人,普通平凡,可谁又能想到这也是一个处长?身上没有任何标签,可见身份地位这些名利的东西都是生不带来死不带去的。只有当下才是真实可以把握的。这些当然不是李贺此时想的,他想的全是乱七八糟的东西,想来想去,对这件事最了解的人应该就是安琪。想到这,李贺播通了安琪的电话。

疑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