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欠债

  李贺很镇定,从刚才发现安阳的试探起,就镇定自若。李贺笑笑,“昨天走回去的,安琪要走一会儿,所以耽误了点时间,安琪到家我就回去了,也许就没听到电话。”

  李贺看着安阳,“能看出来,昨天那个姑娘挺喜欢你,我看那个女孩子还不错,你可要好好把握。”

  “我不喜欢她那类型的!再说我心里有喜欢的人。”

  “啊?谁啊?”李贺眉毛挑得老高,“没听你提过。好小子,这事还瞒得这么好呢!”李贺很是为安阳感到开心。

  “队长,别开玩笑了,倒是你和我姐怎么回事?你如果还是忘不了我姐,姐夫,你就使点劲,我觉得我姐心里就是有你的,我还是希望你是我姐夫。

  昨天那个张一山,我不喜欢他,虽然能看出来他对我姐也好,但我就是不喜欢他。我看我姐对他也一般,淡淡的。”

  李贺低头无语,停了一会儿,“再说吧,我知道了,谢谢你的信任,安阳!”

  “对了,姐夫,我想查一个电话上的信息。”

  “谁的?急事吗?”李贺有点意外。

  “我爸打的一个电话,总觉得有点不对劲。”

  “噢,那就查吧。”李贺意味深长地说。

  一查之下,安阳可吓了一跳,原来爸爸在外欠了高利贷。

  安阳爸去南方第二年,上的最大一批橡胶货质量有瑕疵,几乎是血本无归。欠银行贷款还不上,这种情况安爸爸怕安阳妈妈着急上火就没和家里说,就借了高利贷。本想着翻了本再还上,顶多是少赚点,没料到这一次货没卖上价,受国外橡胶市场震荡的影响,所以欠的钱依旧没还上,再加上利息,正经好大一笔数目。

  除夕那天晚上,安爸爸接的电话就是催款的。对方声称再不还款会追到家里,甚至到安阳和安丽的单位去讨债。现在这帮人真是什么阴狠的招都能用上。

  安阳和姐夫商量怎么办?

  李贺说,“这种高利贷不合法,但是也没有明确的法律规定对这种欠款和追款进行规定,咱们直接去找放高利贷的也不合适。你回家问问爸爸一共欠多少,咱们再想办法协调,看看能不能省去些利息,毕竟这些人也不能全占住理。”又说,“这事还是先别告诉你姐,省得她也跟着着急。”

  安阳说知道。

  张一山对安丽还是一如继往地关怀备至,不过张一山现在也不敢轻举妄动,他知道安丽现在对自己还没有爱情。不可操之过急,这是他和自己说的。

  张一山的父母一直希望张一山能早点安定下来,过了年,三十四五岁的人了,还没成家,也不成个样子。介绍了不少门当户对的千金小姐,儿子都不同意。不是没感觉就说人家不旺夫。“妈,我一定要找一个旺我的女人,有一种女人她就旺夫,妈您知道吗?比如就像您这样的。”张一山越说越来劲。

  “别胡说八道的,咱家用不着别人旺,有我就够了。你就负责找一个对你好能照顾好你的女人,同时还能给咱们家延续香火,这么大的家业,没有孙子,咱们留给谁呢?所以你不仅要找一个女朋友,还要找一个能生的女朋友才行。”

  “妈呀,你可真行,这传宗接代的话您都敢说?都什么时代了,您这封建残余思想可要不得了,出去可不能这么说话,让人家笑话。”张一山乐了,“也有个好处,妈妈,就是谁也不敢嫁女儿给您儿子了,怕被荼毒哈。”

  “呸,别瞎说!嫁到我们家她高兴还来不及呢?”

  张一山的母亲,乔氏。原名乔舒春,当年和张一山父亲因人介绍成婚。两人家庭成分都不好,在那个唯成分论的年代,两个人惺惺相惜。到底是家族基因强大,一有了机会--遇到了改革开放的好时候,两个人创建了偌大一份家业。

  乔舒春绝对有经商头脑,全力支持丈夫的事业,那几年老张非常顺利,两人积累了第一桶金以后,中国市场有了股票,两口子真是买哪个,哪个股票就涨,短短两年时间完成了资本积累。

  安丽爸爸被债主讨债,电话终于打到了安丽手机上。

  接电话那天,安丽正在公司,而且在张一山办公室研究下一阶段的销售方向。电话进来,安丽没有防备,一个陌生的号码,安丽正在和领导汇报工作就按掉了电话。没想到电话又响起,张一山说接吧,谁这么执著?说的时候那样子笑。安丽很不高兴,就接了电话。“喂?哪位?”态度并不友好。

  “安丽吗?我是你爸爸的朋友啊!”

  “爸爸的朋友,爸爸的朋友你打我电话干什么,你直接找我爸就得了,我现在工作呢,正在忙。”说完就要挂电话。

  那边急切地喊,“等等,等等。”

  安丽停下来,没动。对方又接着说,“先不要挂,我话还没说完,你爸爸安路山现在不接我们电话,没办法我只好找你!”

  “为什么不接你们电话?你们是谁?怎么称呼,我怎么没听我爸提起过?”

  “安小姐,是这样的。你父亲做生意亏了本,向我们借了钱,到期一直没还,利息也没还上,又找不到人,我们只好把电话打到你这来。如果这周还不还,我们就到贵府上去,到时候安太太恐怕也就知道了,着急上火的我们也不好意思。”

  “你们到底是谁?”安丽大喊。

  对方挂断了电话,只留下嘟嘟的忙音。

  安丽愣在那,一片焦急。

  张一山赶紧从座位上站起来,绕过桌子,扶住安丽。“怎么了安丽,什么事?”张一山扶安丽坐下来,亲自去给安丽煮杯咖啡,安丽就那么愣着坐那。头脑一片空白。

  张一山现在是公司执行总裁,张玉林征求儿子意见把办公室给儿子重新装修一番,别具风格。

  张玉林在公司的时候,办公室给人最大的视觉冲击便是阔大。装修简单,极具体实用性。无论是沙发茶几还是卧室的床及衣帽柜,都是简单的线条,舒适的定制。没什么个性。

  张一山接任总裁以后,按照自己的风格改装了一下。

  改造后给人的视觉感受是年轻而生机勃勃。

  原来这屋里对着门的是台阶加大板台,从进门到办公桌有十米的距离,台阶一侧是一个沙发区,圆形格局。现在一进门便是一个很大的盆景设计,一人多高树景,旁边有流水和屏风,转过去似回廊一般,连着总裁办公室。台阶后的窗子变大了,视野更宽可以眺望更远。原来的沙发区改造成了专煮咖啡和烘焙西点的区域。张一山在国外的时候最喜欢自己烤东西,往往是色味俱佳。另一侧在一排书架后单独辟出一块会客区,这样在里面说话外面完全听不到,非常私密的空间。里头连着卧室,除了床和衣柜之类的,张一山还设计了一个小型书吧。他喜欢的书基本都弄全了。说是小型书吧,比一般规模的书店还是大不少的。

欠债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