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伤心

  李贺穿着便服。张一山记得李贺是刑警,刑警应该不用穿警服。李贺有一米八三的个头,身材挺拔均匀。一张脸有棱有角,眼睛不大,却充满了坚毅和果敢。整个人非常精神。

  张一山感慨:李贺是有魅力的。也不怪安丽对李贺还是充满依赖,毕竟是第一个丈夫,一段婚姻形式是结束了,但终究是时间和空间的错位造成的。就安丽本身和李贺本身来说,两个人都没有厌弃彼此,离婚也没有实质的原因,这些都是他张一山现在走不进安丽内心的障碍。

  张一山叹口气,“安丽,你就别再谢我了,再这么谢下去,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唉,你就这么拿我当外人吗?”

  李贺没说什么,走了出去。吴芷静说,“哥,我想留下来陪安阳。”又转过头对安丽说,“姐,让我陪着安阳吧,我一定会照顾好安阳的,你放心吧。行吗?”

  安丽哪肯放心,这件事爸爸妈妈还不知道。李贺的意见是先不要告诉爸爸妈妈,怕老人家担心,也都是一把年轻的人了,知道儿子受重伤一定会受不了,特别是安丽妈妈心脏不好,再吓个好歹来,更糟糕了。

  安丽说自己留下来,不用别人。

  李贺也说:“我照顾安阳,安丽你回去吧,不然爸爸妈妈会担心。等过几天安阳情况再好点,没什么事了,再通知爸妈过来看儿子。回头我再打电话给老人家,就说安阳临时出任务,过几天回去。爸妈应该不会怀疑。”

  安丽还是不放心。张一山也让安丽回去,“安丽回家吧,不能都倒下了。如果李贺有事,我可以留在这帮忙,不会没人照看安阳的。放心吧!”

  吴芷静非常不情愿离开。但是没办法,没人同意她留下照顾安阳。想想也是,自己一个姑娘,和一个只见过两面的男子独处一室,照顾他确实是不方便。想到这就站起来说,“好吧,明天我再来。”

  说话间,霍教授进来了。和张一山握了握手,并问候了张一山的父亲。

  张一山叫霍教授“伯伯”,霍教授早就认识张一山的父亲,张玉林这些年发达以后,更是每年都去拜会张一山的救命恩人。原来张一山小时候生过一次病,当时情况很危险,在别的医院都看过,就是不退烧,再这么烧下去,孩子就完了。当时还是医师的这个霍医生接待了这个病人,如果再误诊张一山可能一辈子就是个傻子了,根本不可能有后来的出国,回国的子承父业。万幸的是,霍教授准确地诊断张一山当时所患的是大脑炎,对症治疗,病很快就好了。所以这些年,张玉林一直非常感激霍教授。

  霍教授看了脑部片子,看了看安阳的情况,最后说,“这个小伙子应该没事,过一阵就会醒过来。头部的瘀血得看他恢复的情况,现在看瘀血还没有压迫视神经,如果能够自己吸收,就不用再做手术,如果不能吸收,就要做再手术的准备,如果真那样,会有一定风险。但是目前看,应该问题不大,都乐观一点。”霍教授一派儒者风范,确实令人信服。安丽心还是悬着,毕竟没有直接说安阳一点问题没有了。

  送走了霍教授,张一山说:“芷静,你先回家吧,安阳醒了我告诉你。”又转头对安丽说,“你也先回去吧,走晚了我们还担心。”我和李贺都在这,你们就放心吧。

  李贺赶紧说,“不用,张总,您回去吧,安阳是我同事,又是我弟弟,我照顾得了。不用麻烦您了。”

  “今天正好我有空,陪你一起照顾安阳,要不然安丽也不放心。”

  安丽看他俩的架势,自己得说句话了。

  “张总,你还是送我和芷静回家吧,让李贺留下,有需要的话再给您打电话。”吴芷静一直看着这两人争执。心想,如果有一天也有两个这么优秀的男人为我争就好了,我的青春就没有蹉跎。想到这长长地叹了一口气,惹来大家侧目。

  芷静说:“看啥呀,我羡慕安丽姐呢?咱们还走不走了?”

  张一山也在看安丽,安丽拿着包转身出去。又回过头递给李贺一张卡,“这卡里有钱,你自己去取还你垫付的医药费,密码没变。”安丽这时候没考虑张一山在旁边,更没考虑张一山听到这些话是什么感受。安丽公然忘了张一山来这是为了她安丽,张一山找霍教授都是为了她安丽,张一山打算要留下也是为了她安丽。可是安丽却都没考虑,安丽只是想不能让李贺拿钱。却不曾想,那句密码没变,深深地伤了张一山。“都离婚那么久了,居然还用着原来的密码,自己在做什么呢?”张一山痛苦地想。李贺当然不要安丽的卡。“不用你拿钱,我这有,不过就是垫付。等以后再算,还有保险公司呢。”推辞不过,安丽便收起了卡,随着张一山离开。

  张一山带着安丽和吴芷静离开,一路上大家都没有说话。张一山的沉默让安丽想到自己刚才给李贺拿卡还钱的情形,想到了那句密码没变,也许张一山对此介怀了所以一路上一句话没说吧。唉,不管怎么说,自己总还是应该感激张一山,他确实为自己做了不少。

  安丽到家的时候,安丽妈妈正从楼上看到安丽从车上下来,又看到了开车的年轻人。安丽进到屋内,爸爸正在客厅等候安丽。老爷子知道了钱已经被还上,正要问安丽怎么回事。看到安丽进来,安丽爸爸叫住了安丽。“小丽,爸问你个事。今天我接着一个电话,我也没弄明白,大意是说钱已经还完了。说是你朋友还上的,还说我养了一个好女儿。怎么回事啊?我这心总不安静,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

  “噢,爸,我也是昨天才知道的。是我们公司的张总,他知道了我们家的遭遇,私自出面解决这件事的,当时也没和我说,钱是张总垫上的。我还想和您说呢,最近张罗着把我们家的房子和商铺都卖了,赶紧把钱还给人家,别再一直欠着他了。以后您也不要再去奔波了,就在家安享晚年,我和安阳现在工作都挺好的,也不用你们操心,你和妈就安心养老吧,如何?”安丽其实是内心疲惫极了,一直担心安阳,还不敢和父母说实话,真真是受煎熬。

伤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