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生日

  家里面林姨已经准备好了一桌席。

  安丽已经告诉安琪今天安阳出院,请她一起来家里吃饭。安琪和江恺斌带着女儿静初来的。这也是张一山第一次见到静初,小姑娘的模样像极了一个人,这不禁让张一山想到有一次安丽欲言又止的情景,张一山心里画了个问号。

  大家就座后,安阳以水代酒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关怀。特别谢谢吴芷静的照顾,安阳拉着吴芷静的手,“我会好好和小静相处。”此刻安阳是平静的,看着安琪内心也不再有什么波澜。也许这便是年少时的一个梦,在青年时代梦想散了,梦醒了,一切回到原始的样子。年少的我们不懂爱情?

  安丽的父母敬张一山酒,谢谢张一山帮忙解了家里的窘境。

  安丽爸爸对张一山说,“张总啊,谢谢你的帮助,我已经在着手卖掉家里的房产地契,差不多的时候就把钱还给你。”

  张一山赶忙说,“叔叔,不急,不必急着卖。一来这点钱不算什么,我不急用。二来,我也希望叔叔能把事业再做下去,现在的橡胶生意正是好时候,这个我可以帮忙,相信钱会赚回来的,您也就不必变卖房产了。”

  安丽对张一山说,不希望父亲再继续做生意了,岁数大了,弟弟也不能接班,应该是让爸爸在家安享晚年了,把家里那个‘安HOTEL’卖了就够了。“张总,你就别再鼓动我爸了,他本来就是不死心,总觉得自己还年轻,实际上也六十多岁了,敬您一杯,钱会尽快还上的。”安丽一饮而尽。

  张一山笑了笑,他觉得安丽总是那么实在。有什么说什么,毫无心机。

  这一年很快又过去了。

  过完年,安琪告诉安丽:“通过考试,我又回到法院上班了。一直以来江恺斌对我很好,我打算和他相处看看,如果合适可以考虑结婚。一来我年纪也不小了,二来他对静初确实好,孩子总不能没有父亲。”

  安丽说,“你不打算把静初给姐姐吗?这样你也不必这样委曲了自己,总还是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才好。”安琪笑笑,“我喜欢的,人家不喜欢我。”

  “你是说任一吗?”安丽质疑。

  “别提他了,不是他。也不要再说这件事了,过去的就过去了,我们都重新开始自己的生活吧。倒是你啊怎么想的,究竟是选李贺还是张一山?我看他们两人对你都很不错,即便李贺和你离婚那么久,但是我看他心里除你也没有别人,你可好好珍惜你的心意。”

  “嗯,知道的。”安丽对安琪说的那句“我喜欢的人家不喜欢我”很感兴趣,就追着问那人是谁。

  安琪根本不往那条道上谈,无奈安丽只好不再提。

  张一山接到母亲电话:“儿子,今天你过生日,晚上到喜来登酒店给你过生日,早点出来,妈还请了客人,穿得隆重一些啊。”

  张一山本来要约安丽晚上一起吃饭给自己庆生,没想到母亲要给他过生日,只好把约安丽的想法放下。张一山从兜里掏出一个首饰盒,打开看看,里面是要送给安丽的一条钻石手链,上回到法国出差就看好的。张一山觉得这手链和安丽是那么相配,安丽戴上一定和她细腻的手腕相得益彰。

  张一山本打算和安丽吃完饭,晚些回家再陪母亲,儿的生日娘的苦日,张一山还是要孝顺一下母亲的。没想到母亲先约自己庆生,最近仿佛没什么必须决定,更没什么事实上的大事。张一山只得把约安丽的事放下,首饰顺手揣到了兜里。

  那边安丽接到李贺的电话。

  “安丽,今天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我可能要调职,离开一段时间。下次再聚不知道得什么时候了,可以吗?”

  “啊!”安丽怎么也没想到李贺要调走,“李贺,你要调去哪儿啊?”

  “见面再说,好吧。”李贺看了看表,“五点半我到你公司楼下,可以吗?”

  “好的。”

  接到李贺的电话,安丽总觉得很温暖,很踏实,那种幸福感再次升腾弥漫开来。又想起刚认识的那一年秋天。两个人在聊天的时候,安丽说自己喜欢吃西红柿。

  结果那天约会见面的时候,李贺手里提个袋子,安丽问,“这是什么东西,约会怎么还拎个塑料袋呢?”李贺说,“我给你带的西红柿,你不是爱吃西红柿吗?”那一刻安丽觉得李贺简直太可爱了,幸福感和令人感动的情愫包围了安丽。

  第二天又见面,李贺又拎了一个塑料袋,安丽说,“你怎么又带西红柿了?”李贺说,“没有,我这回带的是火柿子。这个柿子甜,我们老家有很多这种柿子,都是柿子,我觉得你能爱吃。”安丽无语了。想到这些往事安丽总是温暖又怀念。

  两人认识半年的时候,有一次李贺和安丽走在路上,可巧就被李贺同事看到了,那个人叫韩天,比李贺小一岁,韩天也认识安丽。韩天认识安丽的过程还非常的不寻常。

  大致是这样的:安丽从政府下班回家,在公车站等车。安丽穿了件带白色毛茸领的格子大衣,里面是件奶白色高领毛衣,下面配一条灰长西裤,高跟鞋,身材挺拔,安丽长发及肩。那天很冷,等车的时候风越发地大了,安丽就把大衣领子竖起来,这时候在车站旁边的一个小咖啡店里出来一个人,这人就是韩天,对安丽说,“美女,进来等车暖和。”安丽那时候刚毕业没多久,年轻得一塌糊涂的,所以什么人什么事对她而言都是新奇的,安丽就推门而进。两人相识,后来还相约去过几回酒吧。不过也就仅此而已。

  后来韩天把认识安丽的过程讲给李贺听,大意就是说这女人不咋地,不要再交往了。当然那时候韩天还不知道这安丽就是安阳的姐姐。

  李贺只说,“年轻人做什么都可以理解,我挺喜欢她的。我相信她是个好女孩,打算娶她,如果她愿意。”韩天默然,看着李贺,韩天当时觉得李贺和一般人不一样。宽容大度,有担当和忍耐力,这是后来安丽也意识到的。

  结婚前李贺把这件事告诉了安丽,安丽特别意外,“世界真这么小吗?”不过安丽也和李贺说,“你可要想清楚,你同事居然这么看我噢。”一切都没能阻止李贺娶安丽的脚步。认识一年就结了婚,行进得匆忙,是不是离婚也是匆忙的呢?都没考虑太成熟?

生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