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相亲

  李贺还是开着公车(那时候处长配车)到安丽公司门前,安丽上车的时候,张一山从楼上看个正着。有心打电话问安丽干嘛去了,又觉得不妥,自己晚上也空不出时间来,叹口气。直感觉自己的感情生活不够顺利。

  安丽上车看了一眼李贺,“好像瘦了?”

  李贺笑,两个大酒窝就那么肆无忌惮地显露着,安丽从没否认过李贺长得帅。安丽甚至想是不是警院的高材生都长得这么英俊?

  “难得安丽还能看出我胖瘦,可能是最近事情较多。”李贺看了看安丽,“坐好,开车了。”

  华灯初上的时候,城市的街景最美。

  安丽透过车窗看外面,灯火华丽丽的。路灯已经亮起,闪着璀璨的光,星未出,更觉灯火炫目;街铺林立与各色广告牌交相辉映,初来乍到的LED屏流淌而过各种明星,这一切让坐在车里的安丽感叹,青年大街还是挺美的。

  北方天气寒冷,初春时节,树还是秃的,不过安丽相信过不了多久,一夜春风化雨便会杨柳堆烟,红了樱桃绿了芭蕉莺歌燕舞,当然北方是没有芭蕉树的。不过那种美好安丽愿意想象。人说‘心本无生因境有’,心情愉悦,一切都是快乐的。

  李贺定的喜来登粤海明珠海鲜。两人上到十九层。

  李贺报了名号,侍应生过来领位,“李先生这边请。”李贺带着安丽向里走。

  落座后,安丽打趣道,“难得李处长到这来嘛,发财了?”

  “安丽,看来以前确实是怠慢了你,没请你吃过什么好吃的,委曲你了。”李贺诚挚地说。他这么一说,安丽赶忙就解释,“开玩笑开玩笑啦!你可别这么认真,弄得我都不敢和你说话了,不敢吃饭了。”

  李贺正色道,“今天请你吃饭,也是有事拜托,还希望你能够帮忙。”

  “那是自然,如果我能做到,一定全力以赴,这个你尽可以放心的。”

  李贺看着安丽美丽的大眼睛,一种柔情满溢眼中,安丽自然看在眼里。赶紧低下头,不敢直视李贺火热的目光。安丽真弄不明白,原来的李贺那么含蓄,什么都不肯表达,即使是给自己的情诗,也都是藏头诗,李贺好像没有主动说过,“我爱你!”

  “你要调去哪儿呢?”

  “这个,领导没有说,这一趟出差时间不会太短。我不在的日子,还希望你有空的时候替我去看看我妈,我不在家,她一个人一定很孤独。对这个城市她还是很陌生,来的这两年也不常出门,每次出门都是我带着她,她自己出去我还真不放心。”

  侍应生上菜,李贺就停下来,李贺给安丽倒了一大杯热饮。安丽吃惊极了,李贺居然要了“红烧鲍鱼”。

  安丽记得李贺带她最常在外面吃的就是麻辣烫,李贺不讲究环境,不讲究菜式。一来安丽喜欢辣的,二来李贺觉得和安丽在一起吃什么都应该是高兴的,他觉得安丽应该也是这样子想法。他没仔细想过,其实安琪是喜欢格调的,吃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环境。所以今天一到这来,安丽就极其意外。菜上齐备的时候,安丽举着饮料说,“大处长破费了呀,谢谢!”

  “客气了。”李贺举起酒杯,继续道,“我们没有搬家,还住在原来的地方,你应该能找到吧,钥匙没换。”说完这番话,李贺看着安丽,“怎么样,是不是太麻烦你了?”

  “不麻烦,李贺你这话就见外了,我们毕竟和妈在一起生活了一阵子,也好久没见她了,你不在的时候,我一定去看望她,代你照顾她,放心吧!”

  “这个城市我也没有别的亲人,只有你了。来,干杯!”

  原来总是到了要分开的日子才觉得人和事是那么可贵。

  这时候,只听隔壁一桌非常热闹。

  女的说,“你怎么点的这么清淡,全是素菜,有人告诉你我要当尼姑了吗?我听我爸说,你是留学回来的,又是公司总裁,公司生意不好?钱要不回来要破产了吗?昨天别人请我吃鲍鱼,今天你就请吃这个全素?”女孩儿头一晃一晃的一字一句地说。本来笑盈盈打扮得挺漂亮的公主范,这一下子就形象乱套了。可见穿得漂亮的时候切不可动气。

  又听男的说,“真是对不住,别人请我吃饭我一般也吃好的,就像昨天,我就吃了佛跳墙,海参捞饭。但是我请别人吃饭就不一样了,什么便宜点什么,能省就省,再说咱俩昨天都吃那么好了,今天得空空肚子,让肠胃休息休息,否则肠胃会怨恨咱们,会消化不良滴。”说完嘿嘿笑。

  何楚晴气得鼓鼓的,但何楚晴有不认输的劲儿。就是坐在那不动,张一山本想把她气跑。

  安丽听这声音怎么这么耳熟呢。回头一看,眼瞪溜圆,竟然是张一山。安丽奇怪,张一山平时从不这么粗鄙,今儿个是吃错什么药了?又看看那女的,也就明白了十有八九,掩不住偷笑。张一山当然没看到安丽和李贺在附近。李贺顺着安丽的眼光望去也看到了张一山,吃惊不小。

  原来张一山母亲约张一山吃饭是假,给张一山介绍女朋友是真。

  到得张一山到了饭店,张夫人才告诉儿子实情,“儿子,今天妈给你约的是西门电器总裁家的千金何楚晴。二十五岁,人长得漂亮。和你一样留学回来,学的是设计,自己开公司。也蛮能干的,妈觉得和你还挺般配。你都三十好几了,妈不帮你相亲,看来是不行了,这回你听妈的,好好招待人家姑娘,妈就不过去了。我用你的名字定好了位置,好好表现,给人家留个好印象。等你们相处得差不多了,你爸跟何董事长一家都商量好了,咱们就给你们定婚。”

  张一山心想,“这都是哪跟哪儿啊,净瞎操心。”

  张一山有心走掉,又担心爸妈那不好交待,就硬着头皮进来了。

  没想到约好的六点半,那女孩姗姗来迟,七点了才到,张一山等得一肚子火。于是当着女孩的面点了好几个名字好听却不实在的菜:香煎山药、醋酪菜心、烧汁橄榄菜、豆豉蒸鲍菇……这些菜要是在物质极大丰富的今天,应该是上上之选,但十几年前正是海鲜当道的时候,未免显得小气。

相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