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非礼

  张一山走到安丽身边,轻轻拉着安丽的手,放到唇边。

  安丽本能的躲开道:“干嘛?你是喝多了。”

  张一山笑了:“好吧,就当我喝多了,非礼你怎么样?”他斜睨着眼看她,有一点玩世不恭,背靠在厅里的罗马柱上,手插在兜里,自然地垂下来那么一绺头发,一米八四的个子,潇洒不羁。

  安丽脸就红了。按理说她已经过了脸红心跳的年龄,可是这时她明明就是脸红了。

  安丽背过脸道,“到这来干嘛,就是来非礼我吗?”安丽这时候是长头发了,卷卷的,带点亚麻色,纯正的天然色泽。通常皮肤白的人头发就不那么黑,这一点不知道有没有谁去论证,但大多如此。

  张一山看着安丽,心想,“这个丫头可爱而且漂亮。”张一山不得不承认一开始的喜欢安丽就是因为安丽漂亮,后来这两年的工作接触,越来越发现安丽能力强、有韧性、不服输,这些都是张一山欣赏的。

  张一山走到沙发上坐下来。拍拍旁边的座位,“安丽,过来陪我坐会儿。”

  张一山充满深情地看着安丽。安丽内心涌起一股柔情。安丽能感受到张一山的真诚,也从没怀疑他的心意。安丽慢慢走过来,坐在张一山的对面。

  地上的座钟响了九下,帘外的星依稀仿佛,散着清冷的光芒。头顶的水晶灯华丽丽地垂着它的珠子,每一颗珠子里都是一小撮光明,幽幽的冷光,一种凄凄的美。

  张一山无奈地笑笑道,“怎么离我那么远,坐在对面,我们在谈判吗?”

  张一山翘起二郎腿,又显露出那种玩世不恭,“安丽,你不会是不敢坐到我身边吧,是不是怕我了?怕我吃掉你?”说着竟脱去深黄毛料西服外衣。只穿个圆领黑色极薄的羊绒衫,露出的肌肤,安丽竟觉得是性感的。

  安丽无故红了脸,自问:“我是不是不正常,花痴一般吗?看男人怎么总是这样由内而外的。”想到由内而外这个词,自己也笑了。

  张一山看安丽先是红了脸,又是笑。不解其意,“笑什么?这个屋子温度好,你要不要也把外衣脱掉?”安丽穿的是和张一山同色的长大衣,里面也是一件黑色羊绒衣,不过是V领的,不期然的竟撞了衫。乍暖还寒时候,天虽不是大块的冷,但还是有丝丝凉意。而这个房间的温度却是温暖得刚刚好。

  安丽顺从地脱下大衣,张一山一步就坐到安丽身边,手搭在安丽后面的沙发靠背上,脸离她好近,安丽头向后躲,身体也向后,就这样一下子竟倒在了沙发上,张一山将脸凑得更近,安丽能听到他急促的呼吸。“张总,别这样。”

  安丽一使劲,一下把张一山推倒在沙发另一侧,起身整理自己的头发,“你再这样我就走了。你这是骚扰你知道吗?”安丽弹了弹衣服上的毛毛,“我是不忍心看到你一个人喝醉在外面,送你回家。你要来这里我便陪你到了这里,可是你不能这样,我虽然离过婚可是也不是随便就能怎么样的。”安丽很委屈觉得张一山不尊重自己。

  张一山坐起来,“对不起安丽,我喝多了,不是有意要冒犯你的,相信我。”张一山走到留声机前。

  张一山在国外的时候就喜欢这种老式的留声机,特意带了回来,还有一些老唱片。张一山挑出一张唱片,留声机里流泄而出《蓝色多瑙河》,“安丽,陪我跳支舞吧。”

  华尔滋的旋律飘扬而出,让人忍不住踮起脚尖,随着乐曲摆动。张一山走过来拉起安丽的手,张一山温暖英俊的脸庞让安丽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搭在张一山的肩上。安丽想,如果再早十年认识他,也许我会考虑和他交往的吧?而今一切都太迟了。

  张一山右手搂着安丽的腰,安丽随着张一山跟着乐曲转圈转圈。安丽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忘了自己是谁忘了明天还要上班,仿似一切都不存在,单纯地享受这种音乐这种舞蹈的快乐。

  这一瞬间让安丽想到小时候爸爸送她去学武术的情景。

  那时候《霍元甲》正在全国热播,爸喜欢电视剧,每天就骑着摩托车送她和弟弟去体育馆练武。安阳练得有模有样,而她却练得像跳舞。教练不只一次和父亲说,这个女孩子是个跳舞的好苗子,这练剑都练得跟醉剑一样。隔壁教室就是舞蹈班,可以送那去。但父亲那时候是老脑筋,就说跳舞的没有好人。现在想想,安丽觉得自己的人生选择都被当年爸的决定给耽误了。

  安丽的华尔兹是上大学学的。那个时候安丽和安琪都是学校舞蹈队,教练每周教三天,她们学得极其认真,加之安丽在舞蹈方面确实有天赋,天生腰腿柔软柔韧性好,华尔滋学得相当到位,没想到今天竟有机会展示。

  张一山盛赞:“你的舞跳得太好了,安丽。下个月香港有一个招标会,组办方还准备了酒会,你和我一起过去吧,像你这么好的舞伴也不好找呢。”

  安丽也不无自豪道:“是啊,上大学的时候我跳华尔滋还得过奖呢。”最后一个音符停下来的时候,张一山放开安丽,走到沙发边拿起自己的外衣,从里怀兜里掏出一个盒子。递给安丽,“这个送给你的。”

  安丽一看盒子又是卡地亚,就知道又是价格不菲。“我不要,你送这么贵重的东西我怎么能收呢?”安丽连看都没看就塞到张一山手里。

  张一山又放到安丽手上。“安丽,我知道这个东西你自己也能买得起,对于你自己也买得起的东西,即便是价格昂贵,你收下它也没有不妥,因为那不算贵重。你收下它就像别人收下一支笔或者一个本子一样普通,你明白吗?所以别再拒绝我了,我就是想送你点东西,表达一下这几年对你的情义,再说我们也是同事,上司送给能力强的员工礼物也很正常嘛,你给公司创造了那么多的产值呢?收下吧。”

  安丽有一点感动,他想得可真周全。连为自己收下礼物的理由都想好了。

  “张总,那我也不能收,毕竟是贵的东西,要不然下回你送我一支笔或者一个本吧。”安丽漫不经心似地说,“我买了我们公司的股票了,相信在你英明的带领下,我会赚更多的。所以这个贵重的礼物你就收回了吧。”安丽坚定地推辞。

  张一山走近安丽,“谢谢你今天陪了我一晚上。”张一山让安丽坐下。按了铃,很快一个英俊的服务生进来,谦恭地,“张总好,有何吩咐?”那个小伙子盯着安丽看,看得安丽实在难为情。安丽不明白为何他会盯着自己,难道这里经常来不同的女人?看着今天又换了一个?

非礼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