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岁月

  “姐,你梦到姐夫了吗?”安阳关切地。

  安丽沉默着,“没有,我刚才梦到自己走到了一处沙漠,找不到来时的路,就害怕了。”安丽停了一下,看看安阳,“可能在害怕的时候就叫了李贺。”

  “姐,我看你还是忘不了姐夫。”安阳一脸严肃地说,“姐,你知道吗,姐夫这回是被调去缉毒了。”上级领导指名要姐夫去,估计是看好姐夫的功夫了得。“你可知道缉毒是非常危险的?估计姐夫没有告诉他妈妈。是不是他也没有告诉你啊?”

  安丽非常震惊。李贺并没说自己出差去了哪儿,只说要出差,时间还不会太短。只说让自己有空去看看他的母亲,原来李贺竟然是去缉毒了。看来刚才的噩梦不是没有原因的了。安丽看了看表,五点钟。

  安丽对弟弟说,“安阳,姐没事,你再去睡会儿,你的伤还得好好注意才是。

  安阳出去以后,安丽立刻起床,她要在李贺还没飞走以前,告诉李贺自己非常的牵挂他,让他照顾好自己,此行注意安全。

  安丽在六点的时候出门,飞一般地开车到机场,她并不知道李贺是哪班飞机,之前打电话一直不通,到机场七点一刻,再打电话,终于通了。“李贺,你在哪儿?”

  听到安丽带着哭腔的电话,李贺内心一阵难过,李贺知道自己让安丽担心了。“安丽,我已经过了安检。”李贺也难过地,艰难地说。“不过,你别担心,我会很快回来的,你放心。”李贺热烈地说,“等我回来,等我回来我去找你,好吗?”

  “好的好的。”安丽已经哭了,她太担心李贺的安危。她怎么也没想到李贺是去干缉毒的工作了。“李贺,你要去的是哪儿?”

  “我也不清楚,现在去北京报道。然后,我也不清楚。不过,等有了消息,我会告诉你,你不用担心,照顾好你自己,有空的时候帮我去看看我妈。”说到这,李贺有点哽咽。

  这次工作临时抽调,是上级的安排,李贺知道这也是领导的信任。他本是一个对自己要求完备的人,对工作又是努力上进,领导的安排定是深思熟虑的。李贺接到任务后,没有一句抱怨的话。如果说有不放心,那便是自己的母亲。又不敢告诉母亲实情怕母亲担心,现在母亲只有他一个儿子,他不能再让母亲在晚年里担惊受怕的过日子。

  “安丽,我爱你。”

  “李贺,我也爱你。”说完这句话,安丽的心一下子就轻松了。一直以来,她不就是欠自己一个承诺吗?这下自己终于忠诚于内心了。

  李贺由哽咽转成了兴奋,“安丽,你说什么,你说的是真的吗?不会是哄我吧?”

  “是真的,李贺。虽然离婚这么久,我还是不能够忘记你,并且请你相信,我始终还是那个安丽,不曾改变,我从没有别的男人。”

  李贺就要热泪盈眶了。

  “安丽,我可以放心地上飞机了。”隔着电话,李贺第一次在电话里亲了安丽一下。

  安丽隔着玻璃窗看着飞机起飞,内心五味杂陈。走了一圈,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安琪工作开启得很顺利,一切步入正轨。顶头上司对安琪不错,有安琪的能力,也有安琪父亲的缘故,总之一切安好,顺风顺水。

  这一天下班的时间,安琪接到江恺斌的电话。“喂,安琪吗?”

  安琪蛮意外,“是我,今天怎么有空给我电话?你不是去外地了?”

  “早上刚回来,一个月没见到你了,我很想你。”顿了一顿道,“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吗?”

  安琪沉默了一会儿。虽然安琪和安丽说打算好好和江恺斌相处,如果合适就结婚,但是说归说,做起来真不容易,和一个自己不喜欢的人生活在一起真不是一般地艰难。安琪每次和江团长约会都有一种上刑的感觉。每次都期盼着快点结束吧,宁可回家看电视也不愿意和他在一起。所以通常江恺斌约她两次她能去一次。这回江团长带兵去演习了一个多月,确实是应该见一面,否则怎么还能算是相处呢?想到这,便说道,“嗯,也好吧,晚上正好没什么事。去哪儿你一会儿发个短信过来,我一会儿直接过去。”

  “不用,我现在就在你单位门口,我等你出来,不急,你慢慢收拾。”江恺斌很兴奋,安琪能感觉出来。

  安丽每次和江恺斌见面,都觉得他的声音神态和他的身份完全脱节。一般来说团长应该都是粗犷豪放,大大咧咧的。可是他却文质彬彬,总是温言软语。令安琪总有错觉,这真的是江团长吗?再一想,也是,本来他也是大学毕业文职出身,这种性格也是可以理解的。

  老远的,江恺斌就看到安琪出来了。

  安琪穿件白色的半长大衣,娃娃领,系个较大的围巾,头发松松地扎了一个马尾,浅紫色条绒窄腿裤子塞到白色平底高筒靴子里,安琪个子高,平底鞋更衬得她修长和洒脱。

  江恺斌迎过去,他很想拥抱一下安琪。一则很久不见,确实想念;二则两人已经确定了恋爱关系,抱一下自己的女朋友有什么不可以呢?三则他也想让安琪同事看到,安琪已经名花有主了。私心公心都合在一起,所以他一见到安琪便伸出手去,没料到安琪根本不想和他拥抱,甚至还怕别人看到一般,加紧了脚步走过去,直奔江恺斌的车。无奈,江恺斌只能快步跟上。

  “安琪,你走那么快干嘛。”江恺斌有一点点不悦。自己这么久不回来,回来第一天就想见安琪,安琪还是这种态度,实在太有欠情义。只有一种解释,就是安琪一点也不喜欢自己,根本就不爱自己,也不想嫁给自己。想到这,江恺斌有点难过沮丧。

  他很爱安琪,从前几年第一次见到安琪的时候开始,就喜欢她。虽然安琪生过孩子,但他根本不在乎。安琪真漂亮!他觉得凭安琪现在的条件,在她们司法系统随便找一个条件不错的小伙子,也是有一堆人愿意的,而且他觉得现在安琪单位可能就已经有追求她的男生了。

岁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