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苑集

弗洛嗝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民国二十三年。

  樱花寂落,虽已是春季,天气仍有些许微凉。陈秋霖不自觉拢了拢自己的领口,这已经是他来日本这异国求学的第三个年头。

  “秋霖君,来了?”一身着藕白色,暗纹如玉干浴衣的清秀男子坐在庭院走廊,靠着柱子,目视这院里的樱花。柔顺的短发,应是因为身体长时间不大好,似是深褐色,迎着清风微微飘浮。

  陈秋霖轻应一声,轻步走向男子,轻柔脱下自己的外套,附在男子身上,缓身坐下便开口:“天气还是有些凉,怎么不多穿一些。”语气关切又带些许责问。男子向他递上一旁装有热茶的茶杯,轻轻呤笑:“我以后定会注意。”

  接过茶杯,陈秋霖沉声片刻,便对男子说:“长秀,我要回国了。”闻言,唤作长秀的男子将茶杯送向嘴边的手一顿,缓缓放下,便问:“这么快,什么时候动身?”陈秋霖手紧握了握茶杯,低语道:“明天的船票,今天我是来和你道别的。”

  “父亲大人知道了?”濑户长秀轻问。

  “恩,昨天已经和教授说过了。”陈秋霖盯着手中的茶杯说道。他又抬眸看向濑户长秀,只见他神色黯然,本就白皙的脸庞,好像又苍白一些。他将手轻附在长秀冰凉的手上说道:“长秀,我答应过你的不会失言,两年内,我来带你去看中国的梅花!”濑户长秀闻言带着轻柔的笑容回应一声:“恩。”

  “嘀――”船笛的声音响起,陈秋霖将行李放好,变靠在窗前,盯着窗外的风景,心绪回忆着他与濑户长秀初遇时的光景。

  陈家世代经商,以卖布为营。没有几个读过什么书,只是识几个字就够了。到了陈秋霖这儿,他是秋季出生,正赶上二十四气节白露。“傍篱见南山,经旬阻秋霖。”便是他的名。应该是他母亲出自书香门第,便晕染这他从小爱读书,最喜欢诗词,三年前也得了机会去日本进修自己的学识。到了日本的东京大学,他有幸得到濑户仁介濑户教授的赏识。濑户教授一身也爱在文学里钻字眼,很欣赏陈秋霖的学识。陈秋霖便半月或一月去往濑户仁介的府上向他请教。

  直到有一次,陈秋霖到日本的第二个春季。他这天再次来到濑户府上,府上的小厮将他迎进府中便说:“老爷说,有事出门了,过些时候便回来,如果秋霖公子到了,便先迎进府中好生招待,等老爷回来。”说着就将陈秋霖引进内院。到了内院的书房,就见房门微开,小厮正想推门,一阵强风吹来,门被风吹开,陈秋霖只见书房中印着墨迹的白纸四处飞散,在白纸中一个穿着藕白色浴衣,披着同色红边外套的短发少年正一手握着毛笔,一手遮着房内后门卷来的强风。陈秋霖只觉心中一动。这少年便是濑户长秀。

  濑户长秀从出生就有不足之症,自幼身体就不大好,濑户仁介因妻子在生下长秀后便去世了,自己不愿再娶,便只有濑户长秀一个儿子。濑户长秀小时就为他找遍了日本的名医,可最后只换来一句最多活不过三十。濑户长秀就因为身体不好,几乎没有走出过府门,出去也离不了家中方圆两里。在濑户仁介的影响下,濑户长秀读遍了家中的诗词古书一遍又一遍的读,一个人向着庭园的樱花树,捧着书。直到在这一天,一阵风刮来了一个少年,那是他第一次见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少年,眉眼很好看,器宇轩昂,身姿挺拔,比他高出半个头,穿着黑色的中山装。

  他们交谈几句,就好像相识几年的好友,他们引对方为知己。只是几日,他们便默契的可以从对方一个神态就知道对方想什么。两个少年最爱坐在庭院边,谈天阔地。

  陈秋霖从半月或一月拜访濑户府变成一周在变成两三天一次拜访。濑户仁介看两个少年相见恨晚,一见如故,很是高兴,最令他欣喜的是濑户长秀的气色越来越好身体也好像比以前好些了。便让陈秋霖无事多来拜访。

  两个少年,整日猫在一起,与彼此有这说不完的话。一天院中的樱花花瓣随着风飘到陈秋霖的头发上,濑户长秀用修长的手指提他拈下,他轻轻一笑对陈秋霖开口:“樱花虽美,我却更喜欢中国的梅花,我从书上知晓梅花开在寒冬。坚韧,挺拔。”虽是笑着说的,但陈秋霖却在他眼中看到了落寞。他不知为何,手不自觉的附上长秀的手上,用坚定的语气说:“既然你喜欢,我便就带你看中国的梅花。”

  “真的?!”长秀脸上露出一丝欣喜,陈秋霖微笑回应一声:“恩。”当长秀注意陈秋霖附在手上的手时,白皙的脸上染上一抹红晕,眼神躲闪开来。陈秋霖见他这副模样,也意识到自己行为不妥,也红着脸收回了手。两个少年心中便就此对对方生出异样的情愫。只是当时两人还未曾世事,并不清楚自己的情感。

  陈秋霖回过神,黯然一笑。

  陈秋霖回国后的第一年,他与濑户长秀一直以书信来往,两人写着彼此生活中的琐事,讨教讨教近日自己读的书。两人最高兴的便是写信与读信。在这一年的书信中,在一个冬夜,陈秋霖竟向濑户长秀吐露心意,说明自己对他不一样的情愫。这封信,陈秋霖很早就写好了,可一直犹豫这不敢寄出。这一夜他将这封信压在日常与长秀通信的信封夹层中,如果他发现……

  信寄出,陈秋霖一直寝食难安。一段时间,都没有回信。他心想会不会吓到了濑户长秀,他……

  终于,回信来了。一长篇下来还是只是往常两人的交谈。陈秋霖眼中渐渐暗淡,但看见最后一句时,眼中一亮,只见写着:“秋霖君之意,我亦如此。”短短九个字,把陈秋霖高兴了好久。两个少年从此便触了有违伦理的禁忌。

  可是,有一天,信断了。

  长秀寄出的信突然没有回信了,连寄了十几封信,也再收不来一封回信,长秀心中越开越落寞,在寄一封出去时,想着或许这一封出去,就有回信了。每天一封,却一次一次失望。两年约定已过,陈秋霖没有来带自己去他的国土看梅花。“他食言了。”长秀心中想着。“他是不是出了什么事?”长秀又随即想。长秀心中很担心,努力学习着中文,每天一封信任不间断,哪怕一丝回应也没有。可是长秀仍忍不住在信中问:秋霖君,你还要带我去看梅花吗?

  离陈秋霖回国,已经过去五年了。长秀与陈秋霖失去来往已经过去四年。长秀打理这自己的行囊。他想着,或许秋霖君忘了,但没关系,他还记得,他可以自己去找他,提醒他一下。一个从未踏出安全保护下的小公子,独自踏上去往异国他乡的路,去完成他人向自己许下的承诺。

  

第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