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濑户长秀提着轻便的行囊走在车水马龙的街道上,手中紧紧的握着一张写有陈秋霖住址的纸条。这是从信件上记下来的,他早已牢牢记在心中。不知道他还住不住在这里,不知道他过的好不好,不知道他会不会已经忘记我了。濑户长秀心中一时间涌上许多心绪,有害怕有期待。

  他走在街上,望着过往的人群,他有地址,但不知怎么走,这个从未经事的小公子,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犹豫很久,踌躇着用略带颤抖的声音,向街边一个卖红薯看着面善的大娘询问陈府怎么走。大娘很是和蔼,看他长的好看,便仔细替他指路,还招呼着要给他些吃食。濑户长秀轻轻笑着婉拒,便匆匆向大娘指着的方向寻去。此时他只想快点,再快一点。

  写着陈府二字的府门出现在濑户长秀眼前。他停下脚步,仔细整理整理衣衫,慢步走去。门口的小厮拦住他,他正准备说明来意。这时,两个个曼妙标致的女子也走向府门。那走在前面的女子走到府门,一瞧见濑户长秀,脸色微变,便笑着开口:“公子可是秋霖的朋友?”

  “恩?正是,可是姑娘怎么知道。”濑户长秀儒雅回应。

  女子轻轻吟笑一声:“我在秋霖书房中见过你的画像。也听秋霖提起过你,说你可是他最好的挚友。”

  “是吗。”濑户长秀喃喃自语。

  “对了,你是异国来的,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只是这不巧,秋霖他去了峦城出差。可要好些天才回来,不如我替你找一家客栈先住下,等秋霖回来了,我再唤小厮来知会你。如何?”女子细细说道。

  “那真是麻烦姑娘了,还未知晓姑娘姓名。”长秀说道。

  “我家小姐可是城里有名制香世家的千金,林香袭。”女子还未开口,身后的小丫头便抢先开口。

  “别听欢儿胡扯,叫我香袭就好。”女子笑着说罢便领着濑户长秀向客栈走去。

  到了客栈,林香袭唤来掌柜的嘱咐着:“王掌柜,这是我和秋霖的朋友,这几日秋霖不在,不方便安排住下,你替我好好招呼我这朋友,要仔细了。”

  王掌柜听着便点头哈腰的叫小二过来,说道:“快领着贵客去上房,你这整天不干正事的东西。”小二听罢,便火急燎燎的接过濑户长秀手中的行囊开口:“爷,这边请。”说着用空着的手边为濑户长秀指路边提他在前面带路。濑户长秀轻轻谢过林香袭便跟着小二上了楼。

  林香袭看着濑户长秀上了楼,脸上一改温笑可人的面容,脸上一时冷了下来,眼中尽闪着寒光。她将王掌柜拉到一边,轻语说道:“我这朋友身体不好,我过会儿叫我府中小厮送来一些香料,你替我在他屋中点着。秋霖可能很久都不大回的来,在我这朋友面前怎么说,你应该明白吧,王掌柜。”王掌柜也是会察言观色的人,慢慢点头称明白。

  “如此,我这朋友就拜托王掌柜好好照顾了。”说着身后的欢儿便就向王掌柜手上塞了一个沉甸甸的荷包。王掌柜将荷包揣进衣兜里,开口:“林小姐放心,王某一定按小姐吩咐。”

  林香袭笑笑,又换上可人的面容,笑吟吟的走出客栈。

  回到林府。林香袭在府中习字,欢儿端着暖炉便走进来,把暖炉放下,就走到林香袭身边替她研磨。林香袭头也不抬的问:“东西送过去了吗?”

  “小姐,一回来就交代了,现下送东西的人都已经回来了。”欢儿回道。

  “恩,你待会儿去叫人给我盯着,随时有事就回来给我说。”林香袭用右手沾了沾墨。

  “是……只是小姐,欢儿不明白,为什么要弄的这么复杂。”欢儿犹豫半天问道。林香袭听闻手中的笔一点没停开口道:“他可不是什么普通的阿猫阿狗,暴毙异乡无人问津,他也算有些来头。我可不想惹祸上身,可是……”林香袭眼眸抬了抬,语气轻快道:“我这世祈香,味道好闻的很,只是闻多了人的身体就越来衰竭,最后衰竭而亡。他有先天的不足之症,身体本就不好,不出一月,他就病死。只怕发现的时候都已经硬了,到时候就说他是水土不服,是身体病情恶化,谁能想到是有人刻意为之?”

  说罢,林香袭将手中的毛笔重重摔在笔台上,阴郁开口:“一个男人还妄想和我抢男人,真是不知廉耻。若不是我早些发现他们书信,知晓他们之间的苟且之事,还不知会出什么乱子。我想着两人断了来往,一来二去,也就断了。秋霖哥哥还是安心待在我的身边。”

  说着转身坐在身后的太师椅上。语气更加阴狠:“既然这不知廉耻的日本男人敢找上门来,我就好心让他留下,叫他有来无回,彻底断了他俩的念想!”好看的眸子里静是如毒蛇般毒辣的寒光。

  四年前,陈秋霖已经回国安闲下来,他想这用不着再等一年再带濑户长秀去看梅花,他便打算过些天就去日本。可是这样想着第二天,陈家家中变故。一时间家破人亡,家中被城北的李家订了一批布料,数量很多,是笔大生意。布料在最后染晒的环节中,竟然刮起了一阵邪风,布料都刮在了一盘的炭炉里,一批布料烧了八成有余。眼看马上就是交货的日子,这笔生意,直接叫陈府掏了空。陈家当家的,陈秋霖的父亲直接病倒了。不久就病故了,陈秋霖的母亲也经不住丈夫离世的打击,也就跟着去了。一时间,陈秋霖挑起所有重担。很快就病倒了。

  林家和陈家是世交,林香袭打小就喜欢陈秋霖。这个时候,林家出面助陈家度过难关,林香袭又衣不解带的照顾着陈秋霖。也就是这些时日,林香袭替他打整府中上下事物时发现了陈秋霖的书房的一件柜子里,全是一身着日本浴袍清秀男子的画像,又发现两人来往的书信。知道了两人之间的不耻之事,便暗暗断了两人的信。

  后来,陈秋霖慢慢病好起来了,家中事务也在林家的帮助有所稳固。他病好后,向林家致谢,林家向他提及两家是世交,不必多礼,只叫他能够与林家结为亲家,娶了他们的女儿林香袭。陈秋霖知道自己不能拒绝,以陈家需要重新打点为由,就一直拖着婚期。

  从那以后,陈秋霖再也收不到濑户长秀的回信。即便是这样他也坚持写信。

  可时间越来越久,四年下来,他被陈家的商务搞得身心疲惫,对心爱之人的不理会也愈来愈寒心。

  他时常去东边一家医馆去喝酒,因为这家医馆的鲁神医――鲁豫,是他的自**好的朋友。回国后,心中烦闷的事都与他在交酌的时候吐露。鲁豫也知道自己这个发小竟喜欢上一个男子,他知道时虽然也有些吃惊,但稍后也就释怀,这世间的情爱谁有能说的准呢。

  看着这发小醉醺醺的倒在自己面前,他不免皱皱眉,既然两人相互已经吐露心声,为何那男子如今却单方断绝了与秋霖的来往。

  后来林家一直催促,陈秋霖无奈,自知无法再继续推脱,便定下了与林香袭成亲的日子。

  定下婚期后,他忙完一天的事务,照例来到鲁豫的医馆喝酒。他痴笑着举着酒杯向着鲁豫说道:“我要成亲了,来,阿豫,和我喝一杯。”

  鲁豫盯着他,不说话,眉头微皱,手上也没有与他碰杯的意思。陈秋霖见他这样,将酒杯放下问他:“怎么,你不祝福我吗?”

  “若你幸福,我便祝福。”鲁豫静静的看着陈秋霖。

  “恐怕,我是得不到你的祝福了。”陈秋霖说着,一口饮尽杯中的酒。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