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四年前,冬日清晨,大雪

  地面都是一片雪白,昨晚又是一夜大雪,这雪已经连续下了几日了,丝毫没有要停的征兆,阿七跟往日一样在竹林里练功,冬天竹林看起来还是绿油油的,竹叶上面只有少量的积雪,竹林轻轻摇曳,发出有节奏的鸣响。他在这里待了半月有余了,旁边有一个小竹屋,冬日里住起来自然是一点都不暖和,大雪不停他下山时遇到野兽受了伤,在这里修养。

  阿七在门中排名老七,还未记事的时候就被送进门中,自然也是无名无姓,阿七这个名字是他的师父给他的。阿七的性情自然是好的,从小就古灵精怪的很讨师傅的欢心,一共就十多个弟子,山野中明明百无聊赖但是在阿七的带领下十几个师兄弟相处的非常融洽,虽说是老七但是就是喜欢扮演成大哥的样子,时常练功之余就是带着阿十三跟阿十六偷偷溜下山去,有一次三人还去了山下的丽春院,三天都没有回山门中,被师兄逮回去可没少吃苦,虽说是被师兄逮了回去,但是师兄也是向师傅对他们好一番求情,毕竟是同门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义,虽说阿七性子皮,但是情义是一分一毫都不少的,这样的日子度过了十六年。在他眼中师傅就如同他的父亲一样,山门中也是他的家,他的记忆是从那里开始的。

  十六岁时他就一个人出了山门,他的师傅告诉他“没有人会一直待在这里,你要去遇见你该遇见的人”

  阿七准备回竹屋,想了想伤也好的差不多,得随一随师傅的心愿去有人的地方待待,虽说一直住在山门中,但是偷跑下来也不是一回两回了,轻车熟路。

  回竹屋的路上,冬日的清晨格外的冷,就算阿七常年习武现在都是觉得寒风刺到了骨头里,加快了脚步。就在快要到竹屋的地方,阿七明显看到一个人倒在竹林中间,一动也不动,走过去查看,果然一个小女孩赤红色衣裙想不看见都难,身边什么都没有,旁边都是平整落下的雪地,像一张什么都没有的白纸一样,连小女孩的身体都被雪盖住了许多,很明显已经倒在那里一夜了,也不知是谁将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女该丢在这里,阿七原本以为小女孩已经死了,摸了摸她的手,一丝温度都没有,身体更是冰凉的可怕,探了探脉搏,立马抱起女孩向竹屋的方向跑,她已经要熬不住了。

  阿七将小女孩跑回竹屋,放到床上,先是给小女孩盖上所有的被子,阿七知道这个小竹屋中冬日根本避不了寒冷,架起了火堆给小女孩取暖,小女孩高烧不断,迟迟没有醒来,头顶还冒着一颗颗黄豆一样的汗珠,皱着眉头很是难熬。

  阿七见整整一天小姑娘都就没有醒来,有些着急了,要是死在竹林之中没遇见也罢了,可是既然让阿七遇到的时候还留有一丝生气自然是要救的,阿七连夜上了集市请了医者,医者看了小女孩的情况也问了问阿七症状:“小姑娘受了一夜的寒,身上本来还有些皮外伤,高烧不断,身上被雪浸湿的衣服还穿着,怎么能好,这样你先把湿了的衣服给她换下来,我开个药浴的方子你给她泡上两个时辰,再服用这个药,明天早晨应该便能醒来。”说着递给了阿七一副药,阿七之点头说好:“多谢”医者继续说道“这次过来匆忙只有一副药,你明天还得过来医馆里取剩下的药材。”阿七点头答应到,心想只要这个小姑娘能活下来便好,这也算是造了七级浮屠了。

  医者走了,阿七看着躺在病床上的小女孩皱着眉恐怕不好过,他自然知道男女授受不亲的道理,但是比起性命而言孰轻孰重。

  阿七把小女孩放到刚刚医者交代好的药浴中,眼睛上用了一块白色的纱布遮着,守在旁边,医者说要泡两个时辰水不能凉,阿七就一直守着,生怕水凉了前功尽弃。

  两个时辰过去,阿七给小女孩换了自己干净的衣服,当然略大,衣能蔽体足矣。

  阿七在旁边的桌子上将就一晚,第二天小女孩一直睡到了晌午才醒来,阿七已经一大早去了镇上的医馆拿回了小女孩的药材。

  小女孩醒来,见自己身在一个陌生的屋子里,并没有人,头疼欲裂,身子也是极为不舒服,身上衣着怪异,晃了晃头只觉得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听到屋外好像有动静便起身去看。

  竹屋外,一个身着白衣的少年正在院子里练剑,几日的大雪偏偏今日也停了,正午时分还有一点小太阳伴着凉凉的风,就像是画里面的人一般,小姑娘看入了迷,也不出声,竹叶一片一片的掉落下来,仿佛时间静止一样。阿七练的差不多准备回屋看看小女孩的情况,一回头便见到小女孩站在门口正在看着自己,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见到小女孩醒了阿七很是欢喜,走到小女孩跟前:“你醒了,还有哪里不舒服吗”小女孩摇摇头“哥哥,你长的真好看。”阿七没想到小女孩突然冒出了这样一句,一时间不知如何回答。小女孩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阿七。

  阿七把小女孩带回竹屋里,虽然这竹屋挡不了什么寒,但是也比让一个昏迷了两天两夜的小姑娘待在外面好,阿七给屋子里的火堆加了柴火给小女孩取暖,小女孩刚刚醒来身子当然不好咳嗽了两声。阿七知道小女孩现在身体不好受像是在安慰的说着:“你之前在雪地里待了很久,受了凉,很是恼火,好在现在你醒了,我熬了药你等会便喝了,修养两三天就会痊愈了。”小女孩没有答话,也不知道她的思绪飘到了哪里。

  阿七见她不答话又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家住哪里,为什么会倒在雪地里?”

  小女孩听到阿七这样问做出了一副很疑惑的表情,想了许久“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怎么可能,你都这么大了都没有名字吗,那你为什么会倒在竹林的雪地里呢?”

  “每个人都要有名字吗?我不知道,是你把我捡回来了吗?我什么都不记得,我只记得在这间屋子醒来然后看见你。”

  阿七见到小女孩这样回答,再加上昨天看到小女孩身上的伤就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并且以前的事情更是忘的一干二净,阿七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你有名字吗?”小女孩瞪着大眼睛看着眼前的人。

  阿七看着小姑娘瞪大眼睛看着自己突然笑了:“我当然有名字了,我叫阿七。”

  “阿七?”小女孩像是想再跟阿七确定一遍一样,阿七笑着点点头。

  “那我可以也叫阿七吗?”小女孩一副试探有还有点害怕的语气加表情看的阿七只能无奈的笑了

  “你喜欢这个名字?”阿七问,小女孩点点头不讲话

  小女孩像是期待这阿七答应一直盯着阿七看等着他回答,哪知阿七一句话都没有讲,便走出了竹屋,小姑娘以为阿七不同意生气了,有点失落坐在床边发呆,哪知没过一会阿七就又回来了,手里还拿着一碗什么什么东西,小姑娘看着阿七进来却不知道该如何再与阿七讲话了,低着头。

  “小阿七,快过来吃药了。”

  阿七把药放在桌上,小女孩听到阿七这样叫就知道自然是答应了她,先是抬起头欢喜的看着阿七,然后蹦蹦跳跳的下床,坐在桌子旁边的小凳子上,一口气直接把碗里的药喝了个干净,阿七看着惊讶的很“不苦吗?”小女孩憋着气回答

  “不苦”

  阿七本以为像小阿七这样大的孩子,吃药都是很恼火的,见到她这样也心中也复杂的很,心里想这样小的一个小丫头怎么会受了伤还倒在雪地里,若不是遇到阿七恐怕现在世上早已经没有她这号人了,也不知道她到底是经历了怎样害怕的事情,才让一个小姑娘十岁出头就这样的性情。

  阿七拿出捡到小女孩时小女孩穿的红色衣裙,已经是清洗了一遍用火烤干了,给到小阿七手里示意让她换上,小阿七接过衣服放在床边,就开始解自己身上穿的衣衫

  “等,,,,,,,等等,我先出去。”小阿七是完全若无旁人的准备换衣裳,虽说之前小阿七昏迷时阿七帮小阿七换衣穿衣就有两三次,但是现在毕竟小阿七已经醒了,情况自然是不一样了。

  阿七关上屋子的门待在屋外,小阿七刚开始有点不解,毕竟她的记忆完全都没有,对这世间的一切都是完全不明白的,但好像也觉得这样才是本该有的样子。

  第二日阿七带着小女孩不对应该是小阿七去了山下的小镇上,想着能打听到是谁家丢了一个十岁出头的小姑娘,也能为小阿七找到家人,小阿七一路跟在阿七身后,生怕一不小心就跟丢了,看着人来人往的人,眼睛里面发着呆,阿七也是问过小阿七的,是否还记得自己的家人,家住在那里,家里还有什么人?小阿七是一问三不知,可见什么都不记得了。这样找起来也很是恼火,一连过了好几天一点消息都没有,反倒是阿七带着一个小女孩寻找家人的事传遍了整个镇子。

  “阿七,你要把我送到哪里去?”

  这是小阿七这几天来第一次这样问阿七,到了午时他们现在正在一个饭馆里面填饱肚子。

  “阿七,你这样一连几天都没有回家,你的家里人父母肯定会很着急的。”阿七用心的回答小阿七的话

  “若是他们真的在乎我,就不会把我丢在雪地里不管我,你如果不将我捡回家的话我现在早就死了。”阿七看着一个才这样大的小女该心中这样想,不由的也不知道是什么感受,自己心中也难受起来,但是阿七觉得小阿七这样讲也不是没有道理。万一是小阿七的家人故意将她丢了,或者他的家人也遭了难,再或者他的家里人对她根本不好,小阿七好不容易才逃了出来。阿七之间见到小阿七身上的伤,有这些猜想也不奇怪。但是这一切都是未知数,实事怎样他现在还不知道。

  阿七还陷在自己的思绪中,这时他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着很常见的下人服饰的一个年轻男子,阿七看他并不招人喜欢,也不知是为什么就是天生没好感,此时此刻他现在正在拉着小阿七

  “小姐,你跑到哪里去了,让家里的阿娘好找啊,现在终于找到你了,快跟我回家去。”说着就一副要带小阿七走的样子,年轻男子倒是看起来真的一副寻了小阿七好久的模样,但是他也是完全无视了把坐在旁边的阿七,好像是没看到一样。

  “你是何人,这小姑娘你说是你家的就是你家的了?”阿七自然是不能让什么人都来把小阿七寻走了

  “我家夫人急了好久,寻了好多日”男子转过身来回答阿七的话

  “我在这镇上寻了几日你们家里人都不曾来寻,怎么今日突然冒出来。”阿七说道,阿七跟小阿七在这个镇子上待了少说也有三四日了,都没有找到小阿七的家人,现在突然冒出来阿七肯定是得询问一番,再加上之前看到小阿七身上受的伤也不知找到家人是好是坏。

  “这样,你跟我一同去我们家中见我们家夫人。”男子见阿七丝毫不相信他所说的话。

  这男子长的本来就不讨阿七的喜欢,就这样吧小阿七交给这个男子阿七肯定是不愿意的,三人一路同行,准备去男子所说的家中看看,毕竟眼见为实。

  到了一个宅子门外,这个宅子并不大,也不像是什么特别富裕的人家,进去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到了里屋只见到一个妇人,看起来妇人年纪并不大,一见到小阿七像是眼睛放了光,马上抱住小阿七是又哭又欢喜,好一副母女情深的模样,嘴里还一直说着终于寻见你了,你要是不见了,为娘还怎么活啊,一边说着一遍看看小阿七的身子询问有没有受伤,到哪里去了。

  小阿七看着眼前的人只觉得和之前跟阿七在街上见到的来来往往的人没有什么区别,定眼的看着眼前的人,她记得阿七告诉过她家人是这个世界上跟自己最亲的人,生养之恩一生都报答不了,他们所做的是都是为了自己的孩子,是这个世上对自己最好的人,阿七见状询问小阿七

  “小阿七,你记得她吗?”

  小阿七看着阿七没有回答,看到阿七这样问妇人急了:“怎么星儿连为娘你都不记得了吗?”

  小阿七也不做回答,阿七只能解释道:“夫人,是这样的,我捡到阿七,,,,不对星儿的时候她受了伤,前事都是一概不知了。”

  夫人一听懊悔不已,向阿七说着丢失小阿七的情况,说是带着小阿七的时候遇到抢劫的人将小阿七丢到了不知道那个地方,更是把身上的钱财都抢光了,寻了他口中的星儿好几日都没有音讯,身子也是一病不起。阿七听到她这样讲一切也都说的通。

  “少侠,小户人家无以为报你救下星儿,就留下吃顿便饭吧。”妇人说道

  “不必了,寻到阿七的家人便好,夫人好生养病,莫要再把自家女儿弄丢了,下次不知还有没有命活了。”

  听到这妇人也不再讲话了

  “我就小不打扰了。”阿七说完准备离开。

  “阿七,你要走了吗?”小阿七看着阿七问道

  阿七摸了摸小阿七的头说道:“小阿七,你现在已经找到自己的家人了,我必须也要离开了。”

  小阿七不知道该如何讲,对于她来讲阿七是救她性命之人,也是现在对于她来说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唯一可以信赖的人,眼前这个说是自己阿娘的人,对于小阿七来讲就是一个陌生的不能再陌生的人,她对这个世界一无所知,对自己的前程之事更是一无所知,小阿七知道的只是阿七练剑时候的背影,还有与她相伴这几日的阿七,阿七是对于小阿七来说这个陌生的世界上唯一的依靠,然而这些此时此刻她都不知道该如何跟阿七讲,或者说她自己心里也还不明白,阿七要走她没有任何理由让他留下来,小阿七一个字都没有讲,只是听话的点点头,让阿七放心。

  看着阿七离开的背影,小阿七的眼睛里面发着呆,她不知道自己此时此刻的情绪到底是什么,阿七离开的在这一刻在小阿七心里过了好久,一直停在这里。

  同时,妇人在阿七离开之后也完全换了一副嘴脸,完全看不出她是之前哭着抱着小阿七自称是阿娘的人。

  第二日,阿七起了个大早出了门,就听到有人在议论:也不知是哪家的小姑娘就这样被卖了,就是啊还这么小不过十岁的样子。诸如此类的话,阿七觉得不对就上前去问到底怎么回事,哪知议论的人一眼就认出了阿七

  “你不就是上次带着那个小姑娘寻人的吗?”

  “你们说的是跟我一起的小姑娘吗?到底是怎么回事?”阿七有些着急

  “昨日那个小姑娘就被人给卖了,你还不知道?”

  阿七一听着急的很,本以为小阿七找到家人会慢慢好起来,哪知才过了一天不对是一天都没有过就被卖了

  “被卖到哪里去了”阿七继续询问

  “胭楼。”旁边的人回答

  “那是什么地方?”

  “妓楼”

  这两个字像是在阿七脑袋里炸开了一样,一时间阿七有点懵了,想起小阿七刚见到他的样子,小阿七她还那么小,不善言语,也不知道去了那里会受怎样的委屈,阿七有些自责,现在想起昨天那家人想来就是知道阿七带着一个小姑娘寻人的消息被他们知道了,故意诱骗的,阿七自责自己居然那么随意的就将小阿七送入了那家人那里,小阿七明明什么都不记得,自己甚至都没有问过小阿七一句,阿七一刻都等不了他现在就要把小阿七带回来。

  路人给他指了路,阿七是跑着过去的,他知道自己晚去一分小阿七就多受一分的苦。

  阿七来到这个叫胭楼的门口,楼有三层可以看见全是穿着花花绿绿的女子,阿七上次来这种地方还是之前在山门中的时候跟十三和十六迷了路被人嘲笑说男子没入过青楼就不算是男子三人去的,没想到有生之年还能再来到这种地方。

  阿七刚到门口就有人上来招呼他,阿七到时不管不顾的很一股脑往里冲,随便抓住一个姑娘

  “我问你,昨日被卖进来的一个十多岁的小姑娘现在在哪里?”

  被阿七抓住询问的女子被阿七这样问有点慌乱只回答自己什么都不知道,青楼里面的老鸨见到有人来砸场子,这里又不是什么正经的地方,要是没有几个会点功夫的才是奇怪,不一会阿七就被一群人给围住了,青楼里其他的姑娘都吓的不轻。

  “就你一个人,还敢来砸老娘的场子?!全都给我上!”说话的当然是当家的老鸨,此时正站在二楼看着阿七气冲冲的,话音刚落一群人就开始对阿七动手了,哪只就这几个人三两下全部就被阿七撂倒了

  “我今日不想闹什么事,我只要昨天被卖进来的那个姑娘。”阿七定眼望着楼上的老鸨,此时她也被吓的不轻,毕竟身在这里也是经历过一些风雨的,自然看得出来阿七不是什么好惹的角色,立马为阿七指了路。

  阿七来到后院,这里没有什么人,一个不起眼的小柴房出现在阿七面前,门口挂着一把大锁,阿七看了面前的老鸨一眼,老鸨立马上前将门打开了,进入阿七视线的小阿七全身都被绳子绑着倒在地上,头发都是湿的,可见是被人泼了水,现在是冬日,看着小阿七冷的在地上发抖半昏迷半醒的很是心疼,不禁皱了眉,旁边的老鸨见此状像是在解释道:“这个丫头,本来不用受苦,既然都没卖了进来,却丝毫不听话。”阿七不想与她多说什么,解开绳子抱起小阿七扬长而去。

  小阿七迷迷糊糊的醒来,看着眼前正抱着自己的阿七,好看的脸上似乎一点也不好看了

  “阿七”叫了一声阿七的名字便又昏睡过去了。

  接近傍晚小阿七醒了,看到自己身在竹屋,阿七在外面的厨房忙活着

  “阿七,你在做什么?”小阿七已经跑到了阿七的跟前

  “给你熬药啊,你为什么总是能受伤呢?”阿七摸了摸小阿七的头

  小阿七心里很是欢喜,她本以为再也见不到阿七了:“阿七以后还要把小阿七送到别人家去吗?”

  阿七见到小阿七这样讲,心里也不好受,如今不管把小阿七放到哪里阿七都是放心不下的

  “你以后便跟我在一处可好?”

  这是阿七第一次见到小阿七笑。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