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 孔雀

  江月愔不见了。

  顾眠珩回到廊阁看到屋子里空空荡荡一个人都没有,试了一下床上的温度,还有余温。

  “华誉!你可看到刚刚那位姑娘?”

  华誉摇头,他刚刚并不在这里,从岐山带回来的那位红衣女子此刻被关在地牢里,他担心再生事端就亲自去看了一眼。

  顾眠珩感觉心里压着一团火,这种被人戏弄的感觉让他很不爽,他一拳砸在桌子上。

  “师兄…”华誉犹豫着开口道。

  “不必吞吞吐吐,有何事直说。”顾眠珩道,他感觉自己的蛊毒又要发作了。

  “从岐山带回来的人,我跟炎陵去审过了,有用的东西一点都没说…”

  “那没用的都说了什么?”

  “这个,她说是来寻这个的。”说罢华誉递给顾眠珩一张纸,上面画着一只猛兽,面似虎,身似牛,头顶一对雄鹿般的角,身上长满了鳞片。

  “长的与麒麟相似,不仔细看还真能看错…我听师父提起过,这世上有一种灵兽,是麒麟的亲戚,只是麒麟性情温顺,从不伤人,但是它却大不相同。”

  华誉点点头。

  “难道,真的有这种东西…”顾眠珩心想。

  江月愔从门外步履艰难的扶着墙走进来,华誉赶紧扶了她一把。

  “你去哪了…刚醒怎么可以下地吹风?就不怕伤口有裂开了吗?”顾眠珩见她脸色惨白,站都站不稳心里一阵自责,早先的气也消了大半。

  “人有三急…我…我喊了很久都没人理我…亏的孙姐姐医术精湛,倒不是那么疼…”

  顾眠珩小心翼翼的把她搀到自己的床上,给她掖了掖被子。

  “这几天就在这好好养伤吧,收留你的家人在何处?我派人去知会一声,免得他们担心。”

  “谢谢…嘶…有点疼…可是我在这里住着,你去哪?”

  “姑娘不必担心,我们的房间还有空位。”华誉道。

  江月愔胸口缠着厚厚的绷带,行动很不方便,她笨拙的抬起手,扯住顾眠珩的袖子。

  “可不可以不要走…你这里太安静了…我…害怕。”

  气氛似乎在往奇怪的方向发展,顾眠珩耳垂微微泛红,华誉觉得自己现在很是多余还是不要在这呆着了,辣眼睛。

  “男女…有别…姑娘早些休息,前厅的灯我都点起来了,云峰山每夜都有弟子巡逻,姑娘不必害怕。”

  三日后,夜深,廊阁里只留蜡烛爆芯的声音。顾眠珩好像躲着她似的,从那天晚上分开就再也没有出现过。江月愔打开窗户静等了一会,一个黑影闪了进来。

  少年落地悄无声息,一张精致的脸藏在黑兜帽下。

  “什么鬼地方,竟然迷了我两天!你看我毛乱了没。”他抖了抖身后的孔雀毛,抱怨到。

  江月愔赔笑,十分殷勤的给他拍拍身上的脏东西。

  “哪有哪有,还是很漂亮啊!这不是突发情况吗!我也不是故意的…”

  少年轻蔑的哼了一声。少年名叫沈奕,是只公孔雀,最大的兴趣就是招蜂引蝶。七百年前一个失误成了江月愔的朋友,从此出门在外又当爹又当妈,四处替她擦屁股,能用来展现魅力的机会越来越少了而且现在小妖精们的口味越来越独特,他这样小白脸的款一天不比一天吃香。这令他非常不甘心,于是顺理成章的把这一切怪到江月愔头上。在房间里巡视了一圈,末了,坐在书桌前,伸出一条腿。江月愔秒懂,赶紧上前给他揉腿。

  “我付这么大的代价,浪费了四根尾羽!你看看,我这都快秃了。你的事最好让我也觉得很重要,否则…我杀了你祭天。”他挥了挥拳头。

  江月愔白了他一眼,现在八月了,谁不知道是孔雀褪毛的季节,每年这个时候都要怨别人,真臭屁!

  不过她从小就知道吃人的嘴短,拿人的手短。

  “重要重要,怎么能让沈兄白跑一趟呀。”她凑到沈奕耳边嘀咕一阵。

  “什么?你疯了?”

  江月愔赶紧捂住她的嘴巴,食指抵在唇边。

  “嘘嘘嘘…小点声啊!沈兄你就帮我这一次吧!我保证!明年,明年一定帮你想办法重回武林之巅!什么老虎狮子大铁牛的,他们哪是沈美人的对手!”

  沈奕瞪着眼睛看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第二天孙曦言给江月愔换药的时间格外长,顾眠珩这一阵忙的神龙不见蛇尾,抓来的红衣女子在地牢里咬舌自尽,离魂事件就变得毫无头绪。好不容易得空来看看她却被告知江月愔伤口突然恶化,谁都不能见。

  沈奕穿着江月愔的衣服,生无可恋的躺在床上,心里默默规划了江月愔的一万种死法。他比江月愔年长几岁,今年刚好是一千两百岁。自认为过了一千岁就算“老人”了,虽然依旧是少年模样,但某些心理作怪而且还是天生高傲的孔雀,他十分要面子。现在这幅模样,要是让那些迷恋他的小女妖们知道,脸往哪搁?

第九章 孔雀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