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寒水

  岐山深处与山脚不同,越往里走植被越迷。被白骨耽误,江月愔还是没有赶在天黑之前找到遂星的洞穴。更倒霉的就是,零星的雨点砸在她的脸上,还不待她找到避雨的地方,倾盆大雨哗的一声落下来,地上立马腾起一团蒸汽。

  “呸!等我追到小神仙,看我不拆了你用你的骨头炖汤!”她碎碎念道。

  雨越下越大,江月愔寻了一个处山洞避雨。她点起一张火折子照亮,山洞似乎很深,一眼看不到尽头。

  江月愔小心翼翼的贴着墙向前挪。

  走了很久,周围只剩滴滴答答滴水的声音,她敏锐的捕捉到了一阵细微且不合时宜的喘息声。火折子照着眼前厚重的石板,江月愔贴在缝隙处仔细听了一会,又嗅了一下。

  里面真的有人,还是活着的。

  用手敲了敲木板,又趴在上面听了一阵。里面传出来一阵悉悉索索和类似铁链的声音,她试图推了推。石板与这个山洞看起来是一体的,她灭了手里的折子,手间聚气。这石板真怪,透着石板能听到里面的声音,可她试了两次,才仅仅打开一个小洞。

  里面暗无天日,似乎还有点冷。

  从洞口里爬出一只蜘蛛。通体紫黑发亮,所过之处还有白色的粘液。

  江月愔嫌弃的一挥手,小虫在她的手下化成一道烟。

  “喂!能听到吗?”她试探的喊了一声。

  里面人似乎吓了一跳,发出叮叮的锁链碰撞声。江月愔听见了回音心里一阵紧张,女人的直觉有时候就是这么准。

  白光一闪,她化成狐狸身,从小洞里挤进去。兽类的眼睛在暗处依旧很好用,她打量了一下四周,墙壁上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虫子,江月愔认的,这是百毒刑。

  江湖上有一个门派,他们善用蛊虫,非常难缠,没有人喜欢跟他们扯上关系。这门派世代生活在山谷中,很少参与世俗争斗。百毒刑十分残忍,首先要挑断受刑者的手筋脚筋,让其动弹不得,然后在他的每个关节处豁一个口子放进一口大缸里。缸里满是毒虫,没有眼睛但嗜血如命,它们只会闻着血味从关节处爬进人的身体里,一点点把他吃空。

  是谁得罪万灵谷。

  她看着满墙满地的虫子,抖了抖身上的毛,小心翼翼的穿过一堆乱石。洞里有个大水坑,乌黑的水深不见底,唯独江月愔两个绿油油的眼珠子映在上面。她沿着水台走了一圈,水台四角都有一根象腿粗的半圆石柱,石柱被一根连着洞顶的铁钉深深的钉在地里。石柱两脚都拴着一根铁链,铁链有手腕粗,两根铁链在水面汇成一根,没入水底。

  咔…咔咔…

  江月愔转满了一周,空旷的洞里传来一阵机械发动的声音。她吓得耳朵向后一撇,机灵的跳到一边。

  哒…哒哒…哒哒…

  水底好像有东西,原本平静的水面冒起一大团水泡。墙上的虫子躁动起来,一股脑的冲到水池边。江月愔看着密密麻麻的虫子毛都炸起来了。她换成人身,身上起了一圈淡紫色的气场,拿着没头没脑的虫子碰到她的一瞬间就灰飞烟灭。

  一只铁笼子渐渐从水底升起来,那些虫子呲哇乱叫,很是兴奋。江月愔伸长脖子看去,这一看可好,笼子里是一个人,他跪在铁笼里,四肢被铁链拴着。身上插着一把利剑,呆笼子全部升起,那人身上已经爬满了虫子。这些虫子从他的四肢钻进去,又从嘴里,耳鼻里爬出来。江月愔一阵恶寒,感觉自己也浑身痒痒的。

  笼中人疼痛难忍,疯狂的挣扎使得铁链叮叮作响,他看起来力气很大,铁链扯动着石柱,整个山洞都在抖,沙哑的怒吼好像要掀了这座山顶。

  “柳乾!你这个卑鄙无耻的小人!杀了我!杀了我!”

  他的声带也被伤了,江月愔足下轻点,落到笼边。

  被这般如此还能折腾,这到底是谁,为何从来没听说过。她手心催出一团紫光,笼中人感受到了灵气,愣了一下。身体里的虫子不再动弹,他咳出一口血。

  “什么人…”他问到。

  “额…我…我叫江月愔…不知先生是哪位大神,是否需要帮助?”

  没了虫子钻心的痛痒,他舒服了许多,身上泄力,跪坐在腿上。从后背插进去的利剑随着他一举一动渗出洇泅血水。

  “哼,与你无关。”他闭上眼,不再理江月愔。江月愔也不吵,反正外面也在下雨,索性就坐在笼外灭虫玩。

  “再不走,就随我到水底淹死。”

  啊?

  话音未落,机械声又一次响起。江月愔腿麻,还没来得及站起来笼子就开始下沉,水冰凉刺骨,她活着这么久,也在冬天睡过雪地,却从未试过这么冷的,碰一下像刀子一样。

  “嚯,什么水这么凉。”她翻身跳回水台边。那些虫子看起来也很是怕这个水,没来得及撤走的到了水里迅速结冰沉了下去。

  

第十一章 寒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