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二章 盏白

  江月愔安安静静的盯着重新恢复平静的水面,想从里面看出点什么。山洞特别深,一点光都没有,水底乌黑一片,什么都看不到。虫子们一排一排的爬回墙面,不等她研究出来些什么,山外突然传出一阵真正属于猛兽的怒吼。

  是遂星!

  她化成狐身,从小洞里钻出去瞧了一眼。好家伙,眼看着外面天黑的吓人,狂风大作,伴着遂星的吼叫声惊起远处深林成群的鸟。江月愔被吹的睁不开眼睛,她顶着狂风跑到岩石高处。

  突然间,一道闪电撕开黑夜,天地间仿佛裂了个缺口,一道紫光渐渐的挤进黑暗中,半个天都仿佛置身白昼。

  紫光极速的掠过了黑暗的地盘,待四周重新陷入,整个大地都开始剧烈震动。

  “遭了!”

  江月愔暗骂一声,用平生最快的速度跑回洞里。洞里的虫子正在拼命向外爬,山洞要塌了!

  她在水台上急的直跺脚,“喂!还活着吗?”水底一阵躁动,四角的铁链发出激烈的碰撞声,一块巨石从山顶落下来,正好砸中了其中一块半圆形石柱,石柱应声裂了一个角。江月愔半天没见到有人回应她,在手中聚气,想趁着裂口劈断石柱,只是那石柱竟然坚硬如铁,她用了十成力气竟然什么都没有发生。机械声又响起了,牢笼一点点升起来,那人头上带着冰碴,嘴唇冻的发紫,有些胆大的虫子闻到了血味还是不要命的跑回来,被落下的碎石砸成泥。

  江月愔不信邪,再一次掌间聚气…

  “别费力气了…这石柱内芯是用神龟霸下四足粉制成的…你劈…”

  话音未落,一声巨响。江月愔错愕的看着眼前石柱在她掌下化成了烟粉,“霸下?”

  霸下是龙的孩子,是由龙和神龟的结合,天生力大无穷,坚硬无比。

  “你…”

  他欲言又止…

  “先别说这个,这笼子怎么开…”头顶接连不断的掉落碎石,山洞怕是撑不住了,她手忙脚乱的拉扯牢门,怎么也找不到锁链在哪。

  “当年伏羲造琴时留下了一段琴弦,牢门就用这个拴着…咳…咳咳…本来是谁也…不能…咳…扯…扯断…不过现在看来…也不一定…”

  他状态十分不好,剑身整个穿透了他的胸膛,伤口处一直淌血…

  “在哪啊!我怎么看不见啊…”

  她扒着牢门问道。

  “你是妖?”

  江月愔手上一滞,警惕的盯着他…那人扯了扯嘴角轻笑。

  “不用紧张…我跟那群道貌岸然的修仙人不一样…咳咳…你灵气十足,一看就不是凡人…能达到这样境界的怎么说也还得是个上等仙人…”夜以继日被这样折磨的实在没有力气…他缓了一会儿接着说到“这个境界的仙人可以跟神器变成共鸣…而你…却感受不到…”

  大地慢慢停止了震动,只是偶尔还会有些石子落下来。四只撑着洞顶的柱子上满是裂痕,若是再震几下,当真是撑不住了。江月愔两手垂于身侧,既然被发现了,就不必再隐瞒,她不可置否的点点头说道,“先生好眼力,敢问先生…是哪位仙人?”

  “哈哈哈哈咳咳……仙人?你见过如此落魄的仙人吗?我与姑娘算是同行,你年纪不大吧…可曾听说过妖君崇颉?”

  “听过,妖君的名号怎么可能没听过…先生可别告诉我你就是崇颉…”

  那人觉得她好玩忍不住笑了两声又扯到了他身上的剑,剑身向里进了半寸…一大摊血顺着剑刃流下来。

  “嘶…该死…妖君早就灰飞烟灭了,在下谢盏白…姑娘可知?”

  听母亲讲,妖君在世时,曾有有一个“人”,他自地府而来,半魔半人,手持一把玄天剑,所到之处生灵涂炭。原本他是一方有名的大侠,武艺高强行侠仗义也十分专情,对自己的妻子可谓浪漫至极…本来他的一生可以这样安安稳稳的过下去…无奈老天偏偏与他作对,仇家趁他不在将其妻子砍死在街市,他回来后看到这一切精神崩溃,血洗整个村子…继而坠入魔道…妖君在死人堆里见到他,着实不忍看他活在痛苦中,也不想他像自己一样,永世不得超生,寻了极寒之地万年才开一朵的冰玉兰…企图驱散他的怨气…让他重回轮回,只是他偏执的很,怨气根本就是他的命…就成了半魔半人的样子——这个人,就叫谢盏白。

  江月愔重新审视了他一番,这人看起来年纪不大,虽然沧桑了些,但是隐约还是可以从布满伤口的脸上看出点俊朗之气。

  “阁下就是谢盏白?可是当年谢盏白不是听说妖君灰飞烟灭后,为了能让他有朝一日可以重新降世来报答当年的渡魂之恩,化成元丹锁住妖君最后一魄了吗?”

  谢盏白皱着眉头,“现在江湖上都是这么传的?”

  大地又开始震动。

  “不管你是谁了,快告诉我,如何才能放你出去。”江月愔道。

  “别费力气了,你快走吧,一会洞塌了,你给我陪葬?我倒是无所谓,有这么年轻貌美…”

  “我呸!都说谢盏白对自己的夫人用情至深,怎么也这么轻挑?我命多,暂时够用!你且告诉我除了扯断琴弦还有别的办法吗?”

  江月愔不想听他废话。

  “有,但是需要借你的灵气用一下。”他沉着嗓子说。

第十二章 盏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