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何以歌,与君知(五)

  顾依依站在一旁未做回答,靖王对着她再次轻声说道:”燕青本是个被净过身的阉人,是专门供给后宫娘娘们助兴解乏的乐技,身子板都不如一般的女子。”

  顾依依嘟着嘴喃喃道:“我又不知道他的是这样的~~~~~~~。”

  楚王在一旁插话,怒道:“他是什么样的?你既然已经听四哥说了他的身份,心里知道便可。你又想出口伤人吗?”

  顾依依表情露出不满之意道:“我又不是故意的。”

  燕青见此景,赶紧在一旁柔声劝道:“属下并无大碍,只是自己不小心摔了而已,请靖王殿下和楚王殿下都不要责怪顾姑娘。”

  此时一位身着淡蓝色锦袍,面目清秀的年幼皇子站出来笑道:“我看这是一场误会,没必要这么大惊小怪,有什么事情,大家到厅内再说吧。”

  说完,楚王便扶燕青起来,跟其他皇子一同向厅内走去。

  顾依依现在心里满是不快,自己转身准备离开。还没走几步,就被靖王拦下。

  靖王凝视着顾依依,语气淡淡的道:“你准备走去哪里?”

  顾依依不做理会,自顾自的准备绕开靖王,继续往前走。

  靖王撩起衣袖,用一只手按住顾依依的肩道:“是你把别人弄摔了。别人都没觉得委屈,五弟也没有责怪你的意思,你反而心中不快,转头就走。这样不懂规矩,都忘了自己是什么身份吗?“

  顾依依心里想:“我一个女子在这个大成国无依无靠,说的好听穿越到了宰相府中做小姐,但如今还不是被你们这些皇子送来送去,耍过来耍过去的。”她突然觉一阵委屈,眼泪刷刷的开始往下掉说道:“我实话告诉你吧,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宰相千金,根本也不说你们这里的人,我就是一个贫名百姓,不懂你们这皇家的规矩,你既然这么看不惯我,之前又说过放我走,为何现在又派人叫我到此,是想故意羞辱我吗?”

  靖王忽然收敛起自己锋芒的目光,变得柔和起来,眼神里似乎带着心疼,轻声道:”你这匹桀骜不驯的野马,不要再哭了,是本王语气过于尖锐。本王像你赔不是。这可是本王第一次向个女子道歉。”

  顾依依见靖王如此口气,有些恼羞,一时不知如何是好,便用手推开靖王绕道而走,一边用手擦拭眼泪一边用嘴说道:“我才没哭。”

  靖王此时没有在拦住顾依依,任由她而去。

  靖王看着顾依依离去的背影,脸上尽有一丝感伤,背后默默道:“明日三哥便会回京,也许见了他,你就会开心些了吧。”

  顾依依回到房间直接躺在床上,她翻来覆去,整个晚上都在床上辗转反侧的睡不着。心里满是心事。

  她起身走到隔壁小林的房间,唤了两声。发现小林并没有回应,猜想应该是睡着了。

  她看着夜色以深,也不便再叫醒小林,于是独自一人向靖王府的后花园走去。

第十章 何以歌,与君知(五)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