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章 何以歌,与君知(六)

  顾依依走刚准备走,便看见一个娇小灵活的人影,一跃而过。

  这人影的目标明显就是冲着靖王的房间去的。

  顾依依心生好奇,这人影看上去八成是个女子。顾依依心想:“莫非这是庄王派来窥探靖王的人?还是说这人也是跟夏秋一样,是靖王安排在典狱司的探子?大半夜来到府中,难道是给靖王提供情报的?”顾依依站在原地细想了一会,道:“反正大半夜能出入这靖王府的人,必定非同小可。此女子深夜来此,到底是何来意,跟上去查看不就知道了。”

  顾依依用轻功紧跟在其后。女子到了靖王门前,轻轻敲了三下。顾依依便看见靖王走去开门

  靖王的眼神显得有些诧异,然后左右张望,发现一切无异后,便迅速把女子拉入自己房内,关上房门。

  顾依依见到靖王此举,越发好奇。于是跃之靖王的房檐之上,悄悄向内探视。

  靖王的房间简单而不失雅致。骏马图的屏风后面是一张黄花梨雕刻而成的床,上面还雕有水波纹的花样。

  床两边挂着淡蓝色薄纱纱帐。桌案上摆放着一套精致的青花瓷图案的茶具。

  此时的靖王身着一身白色轻袍

  顾依依看见女子站在靖王的面前,对着靖王嫣然巧笑。顾依依细细的看着这个女子,发现这女子有一头如海藻般浓密柔顺的秀发。眉目分明。大大的杏仁眼,粉嫩的樱桃小嘴。皮肤晶莹剔透。年纪十七岁上下,分明又是个小美人。

  靖王不急不慢的语气道:“你又偷偷的跑出来了?”女子撅起小嘴,好似满肚子委屈的说道:“你回京几天了都不派人来告诉我一声,你可知多少人想娶我这个成国大将军府中的二小姐吗。我将自己的芳心全部托付给你,你却让我等的如此辛苦,真是不知好歹。”然后自己娇嗔的扑在靖王的怀中。

  随后继续说道“我听庆王殿下说道,宰相千金如今跟了你,而且就在你的府上,关键听说人家还是一位绝色美人,我说殿下怎么一直都躲着不肯见我了呢,原来是有了新欢忘了旧爱了。”

  顾依依见此心里嘀咕道:“成国大将军家的二小姐?之前在杭州就听香寒说道,这个靖王妃就是成国大将军的长女,莫非这个女子是靖王妃的亲妹妹?我靠,这个靖王到底是有多渣,不仅喜欢上演霸道总裁壁咚撩妹,还喜欢上演狗血言情剧,姐夫与小姨子的感情史?真把自己当做万人迷的情圣了?”顾依依心里觉得这个靖王无非就是想得到成国大将军的两个女儿,然后好利用她们笼络大将军,日后自己好掌握兵权,然后为自己争夺皇位筹谋划策。

  顾依依心想:“真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垃圾心机大渣男。”

  顾依依想起在杭州苦苦等待的香寒,想起京城中的夏秋。又想着之前靖王对自己的一举一动,本来对靖王稍有的一丝好感也都全部消失,现在反而觉得更加恶心。

第十章 何以歌,与君知(六)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