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继伊禾

煤煤小姐姐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傲娇小哥哥

  天上的乌云像极了女巫的衣服,将人们心中美好的月光遮去,无边无际的黑暗仿佛要将一切都吞没,赵子伊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突然置身在这么恐怖的地方,宛如从天堂一下子掉进地狱一般。昏暗中一个曼妙的身影好似幽灵般渐渐向她靠近,赵子伊觉得自己进了大型鬼屋,这种小把戏,我才不怕呢!说是这么说,可小心脏还是嘭嘭地跳得可快了。

  “你是谁?”赵子伊吓得声音发抖,腿直哆嗦。“谁呀?不管你是真的鬼还是假的鬼,本姑奶奶才不怕你呢!”

  女孩走到赵子伊面前,小赵同志吓得挪不动腿,可面上还是佯装淡定。女孩伸出手,子伊以为是要结果了她,拔腿就要跑。

  哪知那女的力气这般大,竟将子伊桎梏起来,无奈地摇了摇头,好笑道:“你想跑到哪里去,这荒郊野岭的,专门为你选的,喜欢么?”

  说完她摘下帽子,露出一张白皙清丽的脸蛋。这是一张多么熟悉的面庞啊,若不是亲眼所见,她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眼前的人长得竟与自己别无二致,第一次看自己的脸无比别扭。

  “你、你”赵子伊一脸懵逼,“你怎么会和我长得这般相似?”

  女孩说:“因为我才是赵子伊。”听这阴测测的声儿就知道不是好人。

  “你说什么?如果你是赵子伊,那、那我又是谁呢?”搞不清楚状况的赵子伊想给自己来一巴掌,可想想也是很疼,就下不去手了,只能摸着头

  “我一定是在做梦,一定是在做梦,赶紧醒来。”

  那女孩笑了笑,“从前我也经常这么问自己,但从现在开始我是赵子伊,而你不配再拥有这个名字,这不毛之地将是你以后的归宿,若不是你还有利用价值,早就该死了。”女孩的声音不大,却非常凌厉。

  额,额,我是犯了什么太岁啦,遇上这个女神经。“等等,我俩是有什么仇么?”

  “哈哈、哈哈哈……”那女的并不作答,又飘走了。

  “你别走啊,喂,你还没回答我呢,我怎么回去啊?”

  脸上暖暖的湿湿的,子伊一下子从梦中醒来,小白哼哼唧唧地舔着赵子伊的脸蛋。自己还是躺在家中的温暖小床上,一滴滴汗水从额头上流下,果然是做梦。子伊抱起小白,“还好有你陪着我。”小白欢快地舔着赵子伊的手,小家伙的活泼让主人很快忘却了噩梦的阴影。

  自从妈妈去了,爸爸工作又很忙,是小白一直陪在身边,别看小家伙水汪汪的大眼睛,娇俏的身材,毛白得似雪,其实它已经是只八岁的老奶奶了。

  赵子伊看了下闹钟,才凌晨四点啊,可再睡也睡不着了。耳边的头发有些散乱,秋天的清晨已经有些凉意了,赵子伊在床上卧了一会儿,想要挣扎起床,吸一口气,凉嗖嗖的,又躺了下去,起床失败。

  打开手机一看,白吕哲半夜三点微信发来的录像,赵子伊点开,“子伊,这里的麻辣小龙虾太好吃了,比醉意堂的还好吃,我和狗圈两人吃了10斤。”

  “这个二哈是属猪的嘛,吃这么多,又该犯胃疼了,帮他清理那些呕吐物可是我的噩梦啊。”赵子伊想起就头疼。

  白吕哲是赵子伊的发小,发小这个词呢用于同性之间呢,该称作总角之交,用于异性之间呢,便是青梅竹马啦。可赵子伊看过的一些小说里描述的青梅竹马皆是花前月下、一往情深,好友仪娅也时不时地调侃他俩,惹得赵子伊内心一千只草泥马在奔腾,自小玩到大的哥们儿,关系能不好么,但的确不是那般暧昧不清。越解释越糟糕,有口说不清,再加上白同学外形阳光高大,就这样赵子伊成了不少女生的眼中钉、肉中刺。为了不妨碍小哲同志的桃花运,赵子伊便日渐疏远了白吕哲。

  四点起床太早了,于是只能在床上玩会儿手机咯。我去,30岁的元气女神又结婚了,对象是迷倒万千少女的粤语歌天王,男粉集体失恋,女饭大呼不配,网上哀嚎一片。评论见仁见智,好不热闹。儿时的偶像都结婚好几次了,我的另一半怎么比唐僧取经还要难找啊!时光啊,你跨一小步,我们这些普通人也追不上啊,一日之计在于晨,赶紧起床,毕竟肚子好饿。

  “梅姨,早啊。”赵子伊闻着勾人的香香的食物味道来到厨房。

  “呦,伊伊啊今天起这么早。”梅姨笑着亮出一口白白的牙。“早饭正在做呢,是不是被饿醒啦?”

  梅姨,我家的阿姨,人美心善,心宽体胖,就是没对象,别人问她为啥不再婚,她笑笑说:“在赵家12年了,也习惯这样的生活啦,子伊还小,我可得陪着那小丫头,看着她嫁人咧。”

  “是啊,确实有点饿啦。好香的土豆饼啊。”

  “我们子伊喜欢吃的当然要多做一些啦。”

  “外面的小摊不是有的卖么?”

  “外面老娄做的味道是不错,可怎么也比不上家里做的干净呢。”

  赵子伊看着色香味俱全的土豆饼,忍不住就开吃了,然后咧着嘴大叫烫。

  梅姨赶紧倒了一杯凉白开给赵子伊,“我的大小姐啊,刚做好的当然烫啊,要是被先生看到你这个莽撞样子,又要怪我惯的了。”

  “没事,又没有很疼。”赵子伊吹了吹被烫到的舌头,“我爸咧?”

  “先生啊。”梅姨拿起汤勺搅粥,“先生昨晚又喝多了,现在还在睡着呢。”

  赵子伊撇了撇嘴,嫌弃道;“又喝多。总是这样,答应我的完全做不到。”

  和梅姨一起吃完早饭,赵子伊推开老爸的房门,已经一个星期没有好好和爸爸说说话了,看了看熟睡的背影,子伊无奈,轻轻地把门关上,就骑车去学校了。

  “赵老师早啊。”赵子伊回头,一辆汽车慢慢地驶在旁边,是同小区的林太太。

  “赵老师这是要去学校么?”

  “是的,林姐。”赵子伊笑答。

  “赵老师早!”车窗里探出一个漂亮的小脑袋,是译丞,很皮的一个孩子,班里的老师都十分头疼,就见着子伊还能听话点。

  “真巧呢我也送孩子去学校,要不坐我车吧,骑车怪累的吧。”

  “不用了,林姐,我喜欢骑车,反正也不远。”

  林太太由于过度保养,露出有些僵硬的笑容,“那好吧,我先走了,赵老师学校见,译丞,快和老师说再见。”

  “再见,赵老师。”

  “再见。”赵子伊礼貌回应。

  到了学校,今天的水仙花开了,贼美贼美的一天又开始啦,“好啦,开始备课。”

  过了一会儿高跟鞋踩地的声音伴随着王主任的怒气一震一震的。

  “那个林译丞天天都迟到,课都上完了他才来,真不知道怎么搞的。家长送孩子上学都这么拖拖拉拉的,怎么能教育得好孩子!”

  赵子伊不解:“我上班路上还遇到他妈妈送他上学么,怎么可能没来?”

  王主任听到这话扭过头

  “赵老师,侬说的是真的哇?”

  赵子伊点点头,“又或者路上堵车了所以才没及时赶到。”

  “哎呦,你那个小区离学校走路半个小时都到了,路上再堵能堵两节课哇。”

  王主任速战速决,立刻就把林译丞叫到了办公室,左问右问,那孩子就是不肯说话。王主任直眉怒目地吼道:“好,反正你也不想上课了,教室门口站着去。”王主任既是年级主任,又是林译丞的语文老师,一个毛小孩她都制不住,颜面何存呐,遂气急。

  赵子伊俯下身轻声地对译丞说:“译丞,你有什么心事可以跟赵老师讲啊,逃课是很不对的行为,万一你被坏人骗走了怎么办呢?”

  林译丞摸了摸头发,悄悄地说:“赵老师,我告诉你,你可别告诉其他人。”

  “嗯,老师不会说出去的。”赵子伊郑重道。

  于是孩子凑到老师的耳边,悄悄地说:“我去看奶奶了。”

  赵子伊听后不做声,轻轻地摸了摸译丞的头发,细细想来林老太太已经没了好些年了,译丞是她一手带大的,生前十分喜爱这个小外孙。

  下午放学后,译丞带着赵老师来到了一栋些许破旧的单元楼,窗外阳光明媚,楼里的人却光鲜不起来。

  “赵老师,快丫。”不似学校里呆若木鸡,译丞的眼睛亮闪闪的,像个小老虎一样迫不及待地爬楼梯。

  “译辰,别急,看着点脚下。”

  “没事,赵老师,我来过好多次了。”译丞笑嘻嘻地说,“嘘……轻点儿,到了。”

  孩子小心翼翼地推开门,赵子伊先是看到一个瘦削的背影,译丞高兴地喊:“继禾叔叔,我来了。”

  那男子并不回头,专心于手中的模型制作,戴着防尘口罩,头发衣服上沾了些许木屑。

  “继禾叔叔,我来啦,我把赵老师带来了,我可喜欢她了。”

  那男子轻轻瞥了眼赵子伊,依然沉默。

  看模样嘛,眉宇之间倒是流露出一股英气,只是这么高冷呐,莫非是个哑巴?

  “你说来看奶奶,奶奶在哪里呢?”赵子伊轻声问译辰,小家伙便把赵子伊往里屋拉。

  “等一下,奶奶病重,在休息,还是别去打扰她了。”

  声音倒是挺好听的,虽然不怎么礼貌,但是这流水般温柔磁性的声音怎么也让人讨厌不起来。

  赵子伊看着这个有些臭屁的男人说道:“你好,我是赵子伊,林译丞的老师。”

  “我知道。”小哥哥的态度很是傲慢呐!

  赵子伊瞪着眼气鼓鼓地反不知道接下去说什么了。

  “我是译丞的哥哥,他经常说起你。”

  “堂哥还是表哥?”

  那男的瞥了子伊一眼不说话。

  译丞抢着答:“他是我亲哥哥啊。”表情十分骄傲。

  额,好吧,虽然与林家同在一个小区,也只是点头之交,这到底是啥情况啊,而且这兄弟俩不仅年龄差距大,而且真是看不出哪里像亲兄弟,都快赶得上做译丞爸了。

  “既然你是译丞的哥哥,我作为老师可以跟你谈谈么?”

  那男子停下手中的工作,“什么事?”

  “译丞常常逃课到你这里来,这你总知道吧,已经对他在学校里的学习生活造成影响了。”

  那男子笑了笑,将被译丞弄乱的模型摆好,“那种教育,把孩子都学傻了,不上也没什么吧,跟着我做一些模型,反而能提高孩子的动手能力,你说呢,赵老师。”

  “这位家长,虽然你说的有一定道理,可再怎么样,该学习的知识也不能耽误。”

  “好了,我不想和你这种腐朽古板的老师争辩了。译丞,以后不要随便什么人都带来烦我。”

  译丞糯糯地答;“哦,可赵老师不是随便的人。”

  说得极对!

  男人翻了个白眼。

  腐朽古板?有没有搞错啊。赵子伊气急,但自小就是个不与人争辩的主儿,话到嘴边又说不出口,只能干着急。

  那男人看她憋了一脸通红,眼角有了笑意。

  译丞不知道从箱子里倒腾出了啥新奇玩意儿,兴奋地问那男子:“哥哥,你做好啦,怎么不早点告诉我?”

  那男人宠溺地问译丞:“小家伙,看看喜欢么?”

  “哇哦,好棒啊,继哥哥,我好喜欢。”孩子捧在手里,开心地笑着,“这里头有许多房间,里面住着奶奶,哥哥,我还有赵子伊老师。”

  赵子伊受宠若惊。

  那男子低声说:“才不要她。”

  被嫌弃了,赵子伊撇了撇嘴。看到译丞那么高兴,赵子伊也不禁反思那男的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其实有更多的时间去让孩子做一些他们喜欢做的事也挺好。

  “继哥哥,我把它叫做幸福小家。”译丞喜不自禁。

  “你这么俗套啊。”继禾一脸嫌弃,“那好吧,只要你开心,就叫幸福小家吧。”

  他利索地将打包好的箱子放在电动三轮车上,然后去洗了个澡。走出来的那瞬间,赵子伊不得不承认自己被帅到了,这男的别说,真是十分、特别、尤为养眼。白衬衫、牛仔裤、有点凌乱的头发,可以说比哲狗还要略胜一筹。之前还是脏脏的粗人,没想到捯饬了一下,帅出了金城武啊。

  “可以可以。”小赵同学心里忍不住称赞。

  “我叫继禾。继承的继,禾苗的禾。你要坐我旁边还是坐后面。”男子问。

  “额,我,我随便啦。”赵子伊居然不好意思地害羞起来。

  “我要坐后面,后面可好玩了,能看到许多车。”译丞很是开心。

  “小孩子坐后面不安全吧,还是我坐后面吧。”本来是打算回家的,出于好奇的心理还是跟了上来,赵子伊总觉着这个男人很不一样,却说不上来哪里不一样。

  “没事,赵老师,我经常自己坐后面。”译丞一点都不害怕。

  赵子伊学校的老师对孩子们的言行举止都有非常明确的规定,生怕孩子出了事自己要担责,导致一些小小的人儿都像小大人般毫无孩子该有的笑容。现在,赵子伊看到了一个不同于学校里的那个译丞,古灵精怪、活泼开朗。

  到了店里,继禾把那些货卸下,一个矮胖矮胖的男子出来说:“多少件?”

  “10个飞机模型,10个汽车模型。”继禾答。

  “那还是按老价格一件15块,我转账给你。”

  这么精致的模型,即使是边角也处理得很完美,堪称艺术品。一个只卖15块,赵子伊觉得甚为可惜。

  “哎,小屁孩,你手上的那个给我看看。”那店长眼睛贼亮,“这个做得不错,下次就按这个模型给我做些,销量一定很高。”

  继禾笑了笑说:“不好意思啊,老板,这个我不做的。”

  “价格给你好点嘛,一件50块,兄弟。”

  “不了,我不做这个卖的。你找别人吧。”

  离开店里,赵子伊问继合为什么幸福小家的模型不卖呢?

  继禾笑着说:“我做不了啊。”

  “可你不是才给译丞做了一个啊。”赵子伊困惑。

  “即使是做模型也需要有灵感,错了一分,就会变成失败的作品。我给译丞做的时候,心里想的是译丞,是奶奶,当然做得好。”

  “也对。”赵子伊点点头。“奶奶她?”

  继禾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送你和子辰回去吧。”

  赵子伊低头看了下手表,“对哦,现在已经8点了。”

  赵子伊看了看那辆破破的小三轮车,倒是觉得甚为可爱。

  继禾骑车电动三轮车,载着赵子伊,译丞坐在后面,手里抱着“幸福小家”,风轻轻地将赵子伊的头发吹起,一阵淡雅的香气扑鼻而来,夜空中挂着许多星星,像璀璨的钻石一般散发着光芒。

  到了赵子伊家,继合看了看说:“好漂亮的别墅啊。”

  赵子伊略显尴尬,“还行吧,你们进去坐坐吧,译丞,你饿不饿啊?要不要在赵老师家吃晚饭?”

  “好啊好啊,光一个烧饼我根本吃不饱。”译丞咽了咽口水。

  是了,这个年纪的小孩子都在长身体,胃口好得很。

  “哎呦,我的小祖宗,今儿个回家怎么这么晚啊,也不打个电话。我都急了,差点就给先生打电话了。”梅姨推开门正好看见子伊,后面跟着小白白。

  “对不起,梅姨,我回来晚了。”子伊觉得自己有点不懂事,老爸整天不管自己,梅姨倒是吃喝拉撒睡样样都无微不至。

  “这位是?”梅姨看着觉着有些眼熟。

  “这是……”

  “我是译辰的模型课老师。”继禾打断了赵子伊。

  赵子伊纳闷儿地看了一眼继禾。

  “好好好,都还没吃吧。我这菜啊,是热了又热,正好,先生今天晚上不回来,咱都吃了。”

  译丞吃的是狼吞虎咽,小模样可爱急了,梅姨非常喜欢别人吃她做的菜,吃得越多,她是越高兴。所以人家都说赵子伊是肥美,赵子伊对这个评价是不认可的,女子不过百,就不算胖啊,古人说的一定有些道理的,她只是脸上肉多,吃了亏而已,一点都不胖嘛。

  继禾倒是没怎么吃,礼貌性地说:“阿姨,您做的土豆饼味道真好,我们吃饱了,先走了。”

  “可是我还没……”小译丞被捂着嘴拎走了,太可怜了。

  子伊送他们哥俩到门口,继禾说:“你对模型制作有兴趣么?”

  “嗯,还行吧,挺好玩的。”

  “那下次教你”

  “你不会嫌我笨么,我动手能力可是不咋地。”赵子伊跃跃欲试。

  “这样啊,免费长工,可以勉强考虑。”

  子伊气愤。

  “我走了,译丞麻烦你送回去吧。”

  “你是译丞的亲哥怎么不送啊?”

  “拜拜。”

  “继禾哥哥明天见。”

  “不许逃课啦,尤其是赵老师的课。”继禾回头看着他们,露出了千年难遇的笑容。

  明明是冷清高傲的背影,为什么会觉得很亲切呢?

  “好啦,我送你回家。”子伊牵着译丞的手,“回去好好休息,累坏了吧。”

  译丞抬头看着子伊:“赵老师,你真好,不逼着我做那么多的作业。”

第一章 傲娇小哥哥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