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时以待

清子黎黎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No.1 couple

  三月份还是很冷,沿海城市的风是不管你穿得多厚,都能够灌进你衣服里的。

  丁予奚一次性开了三个会,又熬夜加班紧锣密鼓地做完了归结工作,让助理给自己订了一张机票,飞往天津。

  她也不甚了解这一次去往天津的目的是什么,是为了什么?仅仅是在和朋友聊天的时候说到了江白出了事,还挺严重的,她就这样跑去了天津。

  出了滨海机场寒风瑟瑟,裹紧了自己的围巾拦了一辆车。开车的大哥还下车帮她拿了行李上车,礼貌的道了声谢谢,然后迅速钻进车子里。太冷了,冻得手都僵了。

  “姐姐,您上哪儿呢?”

  听这称呼丁予奚愣了一下,随即说道“天津医科大总院”。

  一路上断断续续的和司机大哥说了不少话,很热情。还说叨刚才看她气色就不是很好,还很瘦弱。丁予奚笑了一笑没怎么说。

  下车前拿出粉饼补了补妆,正红色的口红显得没那么的苍白。

  全国各地知名医院不管是什么日子,人都很多,像是一个集市,带着钱前来买命。消毒水味儿从大厅里窜出来,站在门口都能够闻见。

  把围巾向上拉了拉掩住口鼻,小心翼翼地拿着小行李箱走在人群中。庆幸是江白住院楼层不高,丁予奚爬楼梯上去好过挤电梯。

  在咨询台问过之后,丁予奚站在病房门口很犹豫进不进去好。她没告诉江白今天她过来了,江白也没告诉她,他生病了。

  江北站在走廊的一端,看见病房门口徘徊的人影,小步跑过去喊了一声“嫂子”。

  “啊…!”丁予奚叹了一口气“北北别这样喊了。”

  个头高了不少,针织毛衣外穿风衣永远不改的运动鞋,和江白一模一样。他手搭在丁予奚肩上,低下头悄声地说“你可是我奶奶唯一认定的长孙媳妇,也是我唯一认定的长嫂。”

  想来分手的事情江白肯定是没有给家里说,也不知道这几年他都是怎么应付过来的。这不禁引得丁予奚开始深思。

  “进去吧,我哥估计刚醒。”

  她有一点退缩了,她可能还没准备好见江白,这一次太仓促了。

  “哥,予奚姐来了。”

  走进病房就能看见江白躺在床上,蓝白条纹的病房显得很是苍白,心电监测仪正常运作。面前还摆放着电脑,工作真的很重要。

  丁予奚看见江白抬头看她,她正巧只是歪着头微微一笑。

  “抱歉,来得急,忘了买一点东西,空着手就来了。”

  其实在医院门口的那条街有很多花店水果店,她在哪里看了很久想了很久,最终都没有买下一束花。她很难抉择送什么花给他,所以她也很难想象当初江白怎么做到没周一都送她不同的花的。

  江白表示无所谓“你来了就好。”

  “坐吧。”江白示意了她挨着病床的椅子,然后让江北给她倒水。

  “老师说一会儿要考试,我得早一点回学校去。予奚姐有时间的话,帮我看着我哥一下,我下课了就过来。”江北边说着边递了杯水给丁予奚。

  算来江北今年正好是高三了,在天津读书压力也是很大的,想着要不是江白这一次生病严重江北也不可能每天这样来回跑。

  江白不知好歹的说了一通,让江北好好复习不用照顾他,他可以自己搞定。

  好在江北懂事不屑于跟他这个不懂事的哥计较,没说什么收拾了一下就回学校了。

  “你这人还是依旧的不知好歹!”两个人之间没什么需要寒暄的,就是这样的。

  削了一个梨子切成块放在食盒里,放在他手边。电脑上又是那些乱七八糟的数据和报告。

  “你知。”江白冷不丁的冒出一句。

  病房里暖气和空调都开得很足,又闷又热。摘了围巾脱了外套才好很多。

  安静得只有他敲键盘的声音,连着熬夜开会处理工作就很困了,现在困得就只想睡觉。手肘搁在桌上支着头,眯上眼。

  头像小鸡啄米一样一点一点的,江白单空出一只手来随时准备接着她,省得她一会儿被自己吓醒。

  实在是忍不住,才拍了她脑门“傻子,去沙发上睡。”

  “去柜子里拿毯子盖着。”又是凶凶的一句。

  不满意地站在江白床边,手拍在小桌板上“凶什么呀,要不是看你现在躺在床上,我早打死你了。”

  她就是这样的,从来都不会可以讨好江白,也不会唯唯诺诺乖巧顺从。正好的是,江白就喜欢她炸毛的样子。

  病房里又恢复安静,连敲键盘的声音都没了。丁予奚带着耳机躺在沙发上看手机,时不时的发出一点笑声,很快又收敛了。

  斜眼瞟过去,江白好像是睡着了。

  分开这几年,丁予奚很忙。读研、工作、旅行、出差…忙到不可开交。法律工作,加班是家常便饭,出差是每周多次。即使是赚的钱都没时间去花,她也乐在其中。

  说来,丁予奚和江白在一起六年了才分开的。六年是个什么概念?是她目前为止近五分之一的人生。那如果说到目前为止她依旧还爱他呢?

  分手后两人再一次见面,是在丁予奚还在读研二的时候,一天下午江北打电话去说“嫂子,你在哪儿啊?”

  那时丁予奚以为是江北又惹了祸,不敢告诉江白才打电话给自己的。想兴师问罪一番,“我…我爸妈出车祸…”。

  揶揄的话噎在嗓子眼,哽在了心上。“你现在在哪儿?你哥在家吗?奶奶知道了吗?你姑姑们…”左手接听着电话,右手开始收拾行李。衣服随便扯了几件进袋子,抹脸的也带上了。

  说着说着就哭了。

  “我在医院,我哥在回来的路上了,奶奶还不知道我不敢告诉她,我害怕…所以我就打电话给你了…嫂子……!”那时候的江北15岁,一个初二的孩子。他独自一个人从学校感到了医院,守在爸妈的身边,第一个接到死亡通知书。

  丁予奚深吸了一口气,“我马上就回来”。

No.1 couple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