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锦记

田园暖阳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寒魂开棺 椒女返乡

  (一)穆倩秋携徒儿白锦,去蓬莱乌湖岛接穆夙椒。

  穆夙椒生于大唐时期,因饮汤中毒。袁天罡用了一种法术,让她闭气养息,在乌湖岛上沉睡了一千年。袁天罡给她算定的时辰,历经唐宋来到了明朝,千年之期就要到来。

  穆倩秋携徒儿白锦前去接她。

  穆倩秋与白锦去蓬莱的那天,蓬莱薄雾缭绕,乌湖岛弥漫在浓雾之中。她师徒二人站在乌湖岛的一块大青石礁上,身影笼罩在浓雾里是若隐若现。

  穆倩秋对白锦说:“锦儿,我们要尽快见到穆淑娇,必须请来穆夙椒的丈夫千年游魂孟吟山”。

  白锦问:“师傅,怎样才能请来孟吟山?”

  穆倩秋说:“袁天罡曾经给孟吟山一把定魂扇,等穆夙椒醒来时,插到她头上,定住柔弱的魂魄。等她完全清醒了方可拿下。孟吟山曾将定魂扇托抱婴交给了我。“说着穆倩秋从高束的发髻上抽出了拇指大小的一个葫芦型的定魂扇,在手里摇了摇,一团烟雾停在穆倩秋面前。

  穆倩秋脱口而出:“五爷“。

  五爷向两人看了一眼,对穆倩秋说:“我等了你们好久。”

  穆倩秋说:“我们是按照时辰过来的。”又对白锦说:“这就是千年游魂孟吟山,过去都叫他五爷。“

  白锦看着眼前的白胡子老头,精神矍铄,双目深邃,似曾相识,却想不起在哪里见过。白锦向前迈了一步,一股寒气让她打了个冷颤,又退了回去。

  孟吟山对白锦说:“我的魂魄能够穿透冰层,凡人肉体三尺之内就会感到彻骨寒气,你虽是地仙未脱俗身,只能隔尺叙话了。”白锦看着孟吟山点了点头。

  穆倩秋对五爷说:“请带我们去见五夫人穆夙娇吧。”

  孟吟山说:“好!”

  五爷化作一团烟雾,任凭雪浪击岸,掠过层岩叠嶂漂浮在空中。穆倩秋牵着白锦的手,点水踏浪大步相随。

  很快,三人来到了乌湖岛的西北角,在一块平坦的地方停了下来。

  五爷指着灌木丛中,翠绿掩映下的一个洞口说:“穆夙椒就在里面,我带你们进去。”

  五爷在前面走,穆倩秋和白锦跟着走进了洞里。山洞不大,正中间放着一口水晶棺,穆夙椒安然着睡在里面。

  两人走到棺前,穆倩秋拿着定魂扇的手在微微颤抖。

  时间因为凝重会觉着很慢。

  白锦看着水晶棺里的穆夙椒,面容姣好,丽装艳服,甚是惊异于千年之约。她不自觉的将手搭在了水晶棺上,方意识到自己的冲动,抬起手捋了一下头发,将手放了下来,抬头看向岩壁,潮湿的洞穴岩壁上还挂着水珠。

  五爷说:“时辰已到,穆夙椒就要醒来,我要开馆了”。五爷站在穆夙椒的头部,两手用力将棺盖向前推去。

  一股阴气袭来,穆倩秋和白锦刹那间感到一股寒流,打着冷颤。

  棺盖徐徐开启,棺里的穆夙椒好像感到了寒冷,眼皮动了动,两臂也动了动。棺盖开了一半停了下来,寒意顿消。穆倩秋走上前将定魂扇插在穆夙椒的发髻上,穆夙椒慢慢睁开了眼睛,环视四周,将目光看向穆倩秋。

  这时五爷化成一团烟雾,飘在山洞的顶部,说:“你们把她扶出来吧“。

  白锦和穆倩秋上前拉住穆夙椒的双臂慢慢把她扶了出来。

  穆夙椒疲软的靠在穆倩秋的身上。

  穆倩秋的眼泪簌簌落下。

  五爷说:“跟我来吧”,一团烟雾飘出了山洞,穆倩秋和白锦扶着穆夙椒缓缓走出了山洞,看到五爷在一块青石旁盘旋,三人缓缓的走过去,将穆夙椒扶在大青石上坐下。

  穆夙椒绵软的身体坐不住,穆倩秋扶着她。白锦缓缓的松开了手。

  几尺开外的五爷对穆夙椒说:“终于活过来了,会好的!”穆夙椒没有听到五爷的话,耳边传来的只是哗哗的海水声,鼻息里弥漫着潮汐飘来的咸腥味道。

  白锦问穆夙椒:“听到五爷给你说话了吗?”穆夙椒看向白锦,摇了摇头。

  穆倩秋又问:“能看到五爷吗?”穆夙椒又摇了摇头。

  五爷明白,千年对穆夙椒来说只是一瞬间,对自己而言是阴阳相隔,双手抱着脸颊呜呜咽咽,却没有眼泪。他的呜咽声惊动了葬海伤生的水鬼,朦朦胧胧的飘来几团烟雾,围住了五爷。

  白锦和穆倩秋看的出这是水鬼。还有几个水鬼的眼睛瞟向穆夙椒。穆倩秋看了白锦一眼,转头对五爷说:“五爷,这里的阴气太重,我们带五夫人出岛了,您留步。”

  穆倩秋抓起穆夙椒的胳臂,白金也上前抓着另一只胳臂,两人带着穆夙椒疾步如飞的离开了乌湖岛。

  五爷看着三人背影,又是一阵呜咽声。

  几个水鬼上前安慰道:“穆夙椒既然醒来,就是阳寿未尽,让她去吧。”

  其中一个水鬼说:“五爷守了千年的夫人,只为今日一别,真是性情中人”。

  众水鬼的劝慰淡化了五爷的离愁别绪。五爷转身和众水鬼飘进了山洞。

  众水鬼围着水晶棺转了转,飘然而去。

  五爷站在水晶棺前,将棺盖慢慢的用力合上,然后像往常一样,围着水晶棺转了一圈,没有在对着棺内说话。他慢慢的飘出洞口。

  夜幕笼罩了整个乌湖岛,海水都染成了黑色,这样的日子五爷已经过了一千年,不知道今后还要过多久。

  (二)五爷飘向大青石,盘旋在大青石旁。

  想起二十二岁那年,他还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因为妻子饮汤中毒,他护送妻子的水晶棺来到了这个乌湖岛上疗毒,就没有踏出乌湖岛半步。他自责是他给妻子汤喝,才让妻子中毒的。妻子生性活泼好动,因为一碗汤躺在了水晶棺里,他万剑穿心。不惜放弃了孟家一家老小,陪着妻子的水晶棺在这个寒冷的岛上过完他自己的一生。

  十岁的大儿子抱婴数月一次的往返大山里坳与乌湖岛之间,给他送一些生活的必需品。每次看到抱婴长高了一点,他就觉着自己老了一点。每一次抱婴问他何时回家看看,他就一句话,等你娘亲醒了就回去。

  抱婴送来大山里坳的山岩水,他倍加珍惜,一点一滴都不舍的浪费。他明白了什么叫慢慢饮细细品。

  冬天,他守在穆夙椒的水晶棺前,洞门上挂着厚厚的棉被门帘,遮挡洞外凛冽刺骨的寒气。呼啸的寒风随时都会将门帘掀起。他用棉被把自己和穆夙椒的水晶棺包裹起来,自言自语的和穆夙椒说着活:‘’别怕,我陪着你,你醒了咱们就离开这个小岛。我要把在这个小岛上的故事讲给孩子们听“。

  夏天,洞门上的棉被门帘也不曾摘下,为了遮挡洞门外的潮热气息。他会坐在洞门外的一块大青石上。听海浪拍打礁石的哗哗声音。海风把他吹成干巴的小老头。

  几年后穆倩秋和抱婴一块来给他送物品,他黝黑的皮肤干瘪的身影,穆倩秋几乎认不出他来。

  他似乎忘记了语言,黝黑的脸上挂着傻傻的笑容,只会嘿嘿的笑,或是点着头。

  穆倩秋看着这个几乎不认识的孟吟山嚎啕大哭了一场。穆倩秋走后,直到他去世再也没有来过。

  孟吟山七十四岁往生的。

  七十四岁的他留着白胡子,结实的身板,阎王并不想收他,他自己睡了一夜觉,早晨未有醒来就走了。

  孩子们按照他活着时立下的遗愿把他葬在乌湖岛的岩洞外,大青石边上,他的魂魄守着穆夙椒,直到穆夙椒醒来,他守了穆夙椒整整一千年。他的魂魄可以穿透冰层,他的戾气可以推动水晶棺盖,可以使三尺之内的人感到异常寒冷。

  在这个阴冷的岛上,他结识了葬海伤生的水鬼。他才知道人死后还有灵魂。

  他的灵魂跟着水鬼避水踏浪敛气养阴。数百年来他旋转在海面上任游丝化作一团云雾漂浮,面对海浪的击打他能从容的散魄收魂,海浪把他的一团云雾打散,他会从容的聚敛成一团。

  他除了守在穆夙椒的水晶棺旁,就是去近在咫尺的海边戏水。

  他无怨无悔的活着,总觉着穆夙椒只是睡着了,总有一天会醒来。他只有守着她才能安心。曾未有想过他这一生。生活在乌湖岛上尝尽孤单寂寞,饱受大自然给予他的一年四季,风霜雨雪,最后魂归乌湖岛的结局。

第一章 寒魂开棺 椒女返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