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章 倩秋归山 夙椒招亲

  (一)孟家祖祖辈辈都生活在大山里坳,到了孟吟山这一辈,孟家就出了一个男丁,孟吟山上边有四个姐姐,因排行老五故叫他五爷。”

  五爷的父亲曾贩货到东北,手下有一个伙计叫穆雷。有一次,他们在贩货回来的路上,刚翻过一个山头,就看到前边不远处的路边,放着一个小包裹,穆雷打马跑过去,跳下马抱起包裹嘿嘿的笑了。

  五爷的父亲骑马走过来,穆雷抱着包裹说:“东家,你看,是个挺俊的小孩。”

  东家说:“快给人家放下,赶路要紧。”

  穆雷四下看去,除了他们一队人马哪里还有人家。欲将这个小孩放下,有些不舍。看天色阴森森的,恐有雨。

  “咱抱着吧”。

  抱着小孩跨上马背。东家看了穆雷一眼,没说话。

  继续往前走。

  到达歇脚处,穆雷买了些米粥喂给孩子吃。

  东家对穆雷说:“干我们这一行,风餐露宿,鞍马劳顿,你一个老爷们带这么一个小孩子如何使得?‘’

  穆雷笑着说:”回去再说呗”。

  和穆雷同行的另一个伙计说:“这小孩挺俊的带回去交给精婆吧。”

  穆雷说:“不行。”

  行路时就把孩子揣在怀里,就这样把这个孩子带回了大山里坳,给孩子起名叫穆倩秋。

  穆雷年有五十几岁,孤身一人,抱养了穆倩秋甚是疼爱。

  穆倩秋没有奶吃,东家女主人给穆倩秋喂了几天奶,送给穆雷了一头奶羊,穆倩秋喝着羊奶长大的。

  穆雷每当和东家出远门贩货,就把穆倩秋放在东家家里。由东家女主人照料着。

  东家的小儿子孟吟山也就是五爷,比穆倩秋大几个月,穆倩秋被抱回来时,孟吟山还不足一岁。

  (二)穆倩秋从小聪明,腿长,跑步如飞。五爷虽是男儿却不及穆倩秋一半。

  穆倩秋四岁时,有一次,穆雷带着穆倩秋和孟吟山在大山里挖野参,穆雷挖到了一棵很小的草参。就喊着:“你俩过来”。

  俩人跑过去,穆雷就指着手里的草参说:“你们记住了,这种形状的是草参,是山里的宝。能卖钱的。‘’又对穆倩秋说:“爹要多挖一些草参卖了钱,让你和五爷一起进学堂读书。”

  穆倩秋说:“爹要这样的草参,秋儿帮你找。”

  穆倩秋向四周看去,用手指着说:“这里,那里都有草参。”

  穆雷按照穆倩秋指点的位置果真挖出了不少草参。

  穆雷的背篓装满了山珍名草,带着两个孩子回到了孟家大院。他把一篓子的宝贝倒腾着给东家看。

  东家说:“大山里的宝贝都跑你篓里去了,挖了这么多宝贝,收获可不小。”

  穆雷说:“这一篓宝贝就送给东家吧,我想让秋儿和五爷一起读书。”

  东家说:“女娃娃读书有什么用?”

  穆雷说:“跟着东家走南闯北,耳闻女娃娃读书的何其多。像贩货的唐家唐小山就是一个。东家就让秋儿进学堂吧。”

  东家说:“我说不让秋儿读书了?‘’

  穆雷笑着说:“谢谢东家。”

  穆倩秋六岁那年和孟吟山一起进了私塾。

  穆倩秋和孟吟山在一个私塾里读书。穆倩秋听先生一遍教诲,过目不忘。孟吟山吭哧吭哧半天方能一知半解。

  先生对孟吟山直摇头说:“孺子不可教也。”

  穆倩秋将学过的课文教给孟吟山,孟吟山一学就会。

  穆倩秋十二岁那年,穆雷带着孟吟山和养女穆倩秋去城里,观瞻皮货商穆家女儿抛球招亲之事。穆家女儿穆夙椒一十五岁,正是待嫁年华,穆家招亲的事传的沸沸扬扬。

  招亲那天慕名而来的人很多。大都想一睹穆家女儿长什么模样。

  那天穆倩秋打扮成男儿模样,穿着是男装,身边站着孟吟山和穆雷。

  穆雷对穆倩秋说:“秋儿要是个男儿,咱们也抢一回绣球,可惜是个女儿。还是站远一点吧。”

  他们站在绣台下的边上,听着鼓声响起,看见一个飘飘若仙的女子,手里抱着一个绣球走到绣台中间,眼睛向台下一瞟,把手里的球掷出,那绣球不偏不斜落在穆倩秋手里,穆倩秋一愣,连忙把球塞给了孟吟山。

  穆家的人来到穆倩秋和孟吟山跟前问道:“你接了球怎么给了他?”

  穆倩秋说:“他是男人,我是女的就把球给了他。”

  穆家的人把穆倩秋和孟吟山簇拥着推进了穆府。穆雷被挡在门外,他就在穆府门外面吼叫,几个穆府家丁问明情况把穆雷放了进来。穆雷跟着穆倩秋,孟吟山走进了穆家客堂。

  穆雷对管家说:“大山里坳孟家接到了贵府发的邀请函,因家中没有合适人选,故东家不曾有回函。我私自带了小女穆倩秋女扮男装,和东家五爷前来观瞻府里小姐芳容,未曾想小姐会把绣球抛给我们。还请穆家老爷海涵,放我们回去。”

  那管家说:“你当穆府是闹着玩的,想进就进,想走就走。就凭你说的话,穆府杀你的心都有。”

  管家大声叫着说:“把这个黑汉先关起来。”上来几个人把穆雷推搡着扭拽着拉出了门。

  管家问:“你们俩是谁先接到的绣球?”

  穆倩秋说:“那个绣球砸到我身上,我就抱住了绣球。”

  “为什又给他?“”

  “他是男人。我是女扮男装的。”

  管家走到她俩跟前盯着他俩看了一眼,转身走出了客厅。

  大山里坳孟家接到穆府的报信,孟家老爷带着一干人到黄黍山庄接上精婆,连夜赶往城里穆府。在路上碰伤一个拉着马匹的男人。

  那马背上一边挂着一个草筐子。筐子里一边装着一个小孩子。被撞的男人倒在地上,他们回头看了一眼,漆黑的夜笼罩着筐子,看不清楚,他们打马而去。

  在穆府,穆家老爷与孟家老爷寒暄一番,落座后,穆家老爷说:“小女抛球招亲并非儿戏,我与小女白纸黑字立了文字状。贵公子接球应招,没有反悔的道理。因你我两家是故交,故派人请你下山相商。”

  孟家老爷说:“你我两家认识多年,生意场上何曾见我有过反悔?你即不嫌小儿笨拙,哪有不成全之理。”又说道:“此次下山精婆随行,可请来查看二人八字。”

  精婆被请到了客厅,穆孟二老各写了自家孩儿的八字,家丁把贴子呈给了精婆。

  精婆看后说:”二人八字甚好,有百年相守之气势”。

  穆家是抛球招亲,孟吟山和穆夙椒的婚礼定在穆府。

  穆夙椒从小跟着父亲做生意,走南闯北见过大世面。本想把绣球抛给穆倩秋,却不曾想穆倩秋是女把男装。只好和孟吟山成亲。

  (三)孟家老爷子他们从穆府出来,回去的路上,听到哭声,走近一看,刚才被撞的那人趴在地上,筐子里的两个孩子在哭泣。有一个家丁从马上下来走到那个趴倒的人身边动了动那个人,那个人已经没有了气息。那个家丁对孟老爷子说:“东家这个人死了。”

  孟老爷子叹了一口气,跳下马来走到那人跟前说:“找个地方把他埋了吧。”

  几个家丁在路边不远处的一棵树下挖了个坑,把那个人埋了。

  家丁牵着那匹马拉着哭睡的两个孩子向大山里坳走去。

  走到黄黍山庄,孟老爷子对精婆说:“主持,这两个孩子先住进观里吧,等忙完五儿的事情,在过来看孩子。”

  精婆骑在马上点了下头,接过拉着孩子的马绳走进了依云观。

  太阳升起的时候,孟老夫人走进了依云观,带了一些点心衣物来看俩孩子。

  两个孩子藏在精婆的身后,有些怕人的样子,孟老夫人拿点心给两个孩子吃,两个孩子蹒跚的走过来拿眼睛看着孟老夫人,脸上有些笑意的样子,接过点心两个孩子吃了起来。

  孟老夫人眼睛里止不住的眼泪哗哗流下。

  精婆说:“这两个男孩也就一岁多,走路还不稳呢。”

  孟老夫人说:“造孽啊。”

  精婆说:“冥冥中自有天意,这两个孩子也许和孟家有缘呢!”

  孟老夫人说:“我就认这两个孩子做孙子吧,还请主持给两个孩子起个名字才好。”

  精婆说:“看着还高一点的孩子叫抱婴吧,矮一点的孩子就叫绥安吧。”

  孟老夫人说:“好。”

  孟老夫人走的时候说:“孩子先住在这里吧,这里的正气能压住邪气了,孩子好养活。等孩子大点在把孩子接进家里去住。”

  孟老夫人回去后,经常派人给两个孩子送些吃食衣物。

  精婆安排了一个小童儿照看着两个孩子。

第五章 倩秋归山 夙椒招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