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三章 鸟鸣啾语 破解弃刑

  (一)吃过晌午饭精婆和穆倩秋在陈夫人的不舍中,跨上马告别了陈家。

  精婆带着穆倩秋走过大路换小道,始终在寻觅着一种声音,这种声音在精婆的耳边偶尔清晰,偶尔沉寂,精婆捕捉着声音走到一个海边,夕阳已经落下,精婆和穆倩秋停了下来。

  穆倩秋听到一个鸟的凄厉叫声,借助傍晚渐渐阴暗的光亮向那只鸟看去。那只鸟站在离海边不远的一块岩石下,看上去像一只普通的麻雀,仔细一看那鸟头比麻雀的头要大一些而且还很圆。两只大圆眼睛清澈透明,一身褐色羽毛要比普通的麻雀长。

  那鸟儿看到穆倩秋驻视着它停止了嚎叫。拿眼睛紧紧盯着穆倩秋,穆倩秋心中一阵烦躁,那鸟有摄人心魄的能量。穆倩秋移开眼光看着那鸟的圆头问道:“鸟儿你是受伤了吗?为什么叫声这样凄厉。?”

  那鸟儿昂着头直视着穆倩秋。

  精婆说:“鸟儿你认得她吗?”那鸟儿看向精婆。精婆继续说:“我是顺着你的声息跋涉了近一天的时光才走到这里的。这里是什么地方?

  那鸟儿啁啾了两声。精婆对穆倩秋说:“这里是都里镇了。”

  穆倩秋指着鸟儿问道:“婆婆,你的那位故交是它吗?”

  精婆说:“这鸟儿是我那位故交的朋友。我那位故交是一个人猿。我能分辨出它们发出的声息。”

  精婆话音刚落,那鸟儿又哀嚎了一声。

  精魄问道:“鸟儿你知道人猿在哪里吗?”

  那鸟儿啁啾着带着精婆和穆倩秋走到一片乱石礁上,鸟儿飞在一块礁石上啁啾着,精婆放开马走到鸟儿站着的礁石上,感觉脚下有些绵软,她蹲下来辨认着脚下踩着的东西,发现站在人猿的肚皮上,她慌忙从人猿的肚皮上下来,用力将躺倒的人猿扶着坐起,那人猿坐不住歪倒在一块礁石上。

  黑暗渐渐笼罩着大地。穆倩秋已经看不清精婆的脸,凭着熟悉的黑影,知道精婆向她走来。

  精婆走到她跟前低沉着说:“我的那位故人已经过世了。”

  穆倩秋茫然的心里生出丝丝的凄凉。精婆拉着马走在前面,穆倩秋跟在后面。那只鸟儿悄无声息的跟着她们。夜空中的星星疏散着挂上了天幕。半个月牙儿照在她们的身后。走了一段路精婆回头对穆倩秋说:“累了吧,我们坐下来歇歇吧。”

  精婆席地而坐,穆倩秋靠着精婆坐了下来。

  黑暗中,精婆从衣袖里掏出一个手指大的小葫芦,拔下木塞从里面倒出两粒药。一粒递给了穆倩秋说:“这就是我们的口粮了,吃了它吧。”她盖好葫芦口将另一粒丹药放进了自己的口里。

  穆倩秋吃下丹药顿感口中生出甜甜的津液,疲乏的感觉也消失了。

  那鸟儿悄悄地蹦到了穆倩秋的脚上,穆倩秋觉着脚上有个小东西在动,她低下头,黑暗中借着夜空中闪烁的星光看到了那只鸟儿瞪着两只明亮的大眼睛在看她。她伸手逗那鸟儿,那鸟儿蹦到她的手上。她把鸟儿托到眼前,那鸟儿友好的啾啾着。

  精婆说:“这只鸟儿曾经帮助过你,它看到了你的心事,愿意再帮你一次,希望你也帮它一次。”

  穆倩秋说:“它帮助过我?它要帮我什么?我又怎样帮它?”

  穆倩秋的话音刚落,那鸟儿扑棱着翅膀蹦到地上旋转着变成了一个小鸟人,像手掌般大小,披着很长的羽毛覆盖着两条短短的鸟腿,两个翅膀抱在胸前,那张鸟脸上边顶着一个圆圆的头颅,布满了羽毛。开口讲起了人话。

  那鸟儿说:“很久以前我在山岗子下,听到了一个婴儿的哭声就飞了过去,那哭泣的婴儿裹在包裹里,远处飞来一只紫色的燕子向婴儿的口中投着食物。那个婴儿就是现在的你,你吃了紫燕喂你的食物停止了哭声。我问紫燕为何要衘食喂你。”那燕子对我说:“你曾是小蜇仙的女儿,犯了错被贬到人间,投生在在一户穷苦的人家里,被生母狠心的遗弃在山岗下。小蛰仙派它衘食喂你。有一天下起了雨,紫燕就把你叼到树上,我也飞到树上帮你遮风挡雨。几天过去了落雨的地上也干了,紫燕又把你叼到山岗子下。我问紫燕为何要把你放到山岗子下,紫燕说‘’在等一位好心的人来收留你“。”后来有一队人马路过山岗,你被一个大汉抱走了。”

  (二)精婆说:“原来你是秋姑娘的恩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秋姑娘怎么报答你呢?”

  那鸟儿说:“我看得出秋姑娘思念父母又不得相见的悲苦,我帮秋姑娘完成心愿,秋姑娘帮我回归云南的鸟乡如何?”

  精婆说:“你有神力为何不自己回去呢?”

  那鸟儿说:“没有功德不好回去,我帮秋姑娘也是在帮自己。”

  精婆眨了一下眼睛,低下了头。

  穆倩秋说:“我愿意得到你的帮助,也愿意帮你回到鸟乡的。”

  那鸟儿啾啾了两声,扑棱着翅膀绕着精婆穆倩秋及两匹马儿转了一个圈,它圏过的地方升起一些烟雾慢慢弥漫开来。又扑棱着翅膀走到穆倩秋的跟前说:“秋姑娘跟我来。”

  穆倩秋起身跟着那鸟儿在云雾中行走,精婆叫了一声“秋儿'也紧随其后。

  她们在云遮雾绕中穿梭,穆倩秋感觉自己就像鸟儿一样身轻如燕。她们掠过一座狭窄的小桥,行走在一条宽阔的大道上,大道两旁阴沉沉的土地辽阔无垠。她们走了很久,精婆指着右手边苍凉的土地说:“秋儿,这片土地还没有化冻呢。”

  穆倩秋看向右边的土地,阴沉的土地上冻结着大块的泥土,有的泥土上覆盖着一层薄薄的积雪,有的地方还有冰冻的痕迹。

  精婆指着左手边的土地还没有说出话来,就看到一片阴兵阴沉着脸,举着木棍在寻找着什么,向大道上涌动着。

  那鸟儿扑棱着翅膀把穆倩秋和精婆罩在翅膀下,飞快的走进了右手边一个有两个门垛子,没有门的大院子里。大院子里停放着几排油壁纸车,那鸟儿走到就近的一辆车前,让精婆和穆倩秋上了车,它把拴在车上的缰绳套在自己的鸟抓上,拉着车起起落落的快速奔跑着。穆倩秋紧靠着精婆坐在油壁车里的长条凳上,随着车身的起伏晃动着。过了很久那鸟儿把车停在一个土岗子下,解下套在脚上的缰绳,对油壁车里的精婆和穆倩秋说:“到了,下车吧。”

  精婆和穆倩秋跳下了车,那鸟儿带着她俩走到一面残缺的墙壁下停了下来。那鸟儿指着土岗子下躺着的一对男女说:“秋姑娘你的父母在那里。”

  穆倩秋问:“他们怎么躺在那里呢?”

  那鸟儿说:“他们在受弃刑。”

  穆倩秋向土岗子下躺着的父母走去,还没走到跟前,一股力量猛地袭来将她又推到墙壁下,精婆扶住了她。

  (三)穆倩秋对着鸟儿问道:“我怎么走不过去?”

  那鸟儿摇了摇头。土岗子下不知从哪里漫上好多水来,把那对男女半个身子淹没在水里又慢慢的褪去。褪去水后的土岗子慢慢的干涸了起来,那对男女坐了起来,那女的露着的手臂,溃烂的长着褥疮。穆倩秋的心抽搐了一下。那对男女也许坐不住又躺倒了,不知从那里来的水又漫了过来,淹过那对男女的半个身子又慢慢的褪去,土岗子干涸了起来,他们坐起来,不一会又躺下。重复着一次次的躺倒被水淹在坐起来。

  那鸟儿说:“这就是弃刑,他们怎样的对待别人,他们就要受到怎样的惩罚。”

  穆倩秋看向精婆说:“婆婆他们是弯月刀影里的那对夫妇是我的父母,您救救他们吧。”

  精婆说:“怎么救?”

  穆倩秋说:“您的丹药能治好褥疮的,给他们两粒好吗?”

  精婆叹口气说:“就算他们吃了丹药,也只能救他们一时救不了一世。”

  穆倩秋掉下了眼泪说:“我怎么才能救了他们?”

  精婆指着不远处的一个黑褐色的长圆壳蚌说:“咱们去问问它。”

  穆倩秋顺着精婆指的方向,看到不远处的那个大壳蚌。她们向壳蚌走去。

  走到壳蚌跟前精婆俯身问道:“珍珠姑娘你还记得我吗?”那个壳蚌张开了它的壳又将壳和了起来说:“认得。”

  精婆说:“我有两粒丹药可以治疗褥疮,你帮我送给那对受刑的夫妇好吗?”

  那壳蚌说:“小蛰仙才下了一种魔咒,还没有谁能走近他们。我也无能无力。”

  精婆叹了一口气说:“怎样才能减轻他们一点痛苦呢?”

  壳蚌说:“当年判官判了那对夫妇七年弃刑,鬼差大哥拿着判决书在执行刑罚的路上,被小蛰仙挡住去路,要过判决书在书上填了一个零字,变成了七十年,等七十年的刑期满了,他们就不会受弃刑了。”

  精婆说:“你也要在这里待到他们刑满吗?”

  那壳蚌说:“是的。我被小蛰仙安排在这里监视他们的。”

  精婆说:“怎样才能见到小蛰仙,让小蛰仙高抬贵手,减轻他们的刑期呢?”

  那壳蚌说:”只有鲢犰回来破了判官的封条,那对夫妇才不会受难。”

  精婆问:“什么封条?”

  壳蚌说:“小蛰仙改了判官的判决书,判官封了鲢犰的闺房,以示对小蛰仙的惩罚。判官对小蛰仙说‘要想走进鲢犰的房间一是要等七十年,二是要鲢犰回来破解了封条,她才能走进鲢犰的房间。’”

第十三章 鸟鸣啾语 破解弃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