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地府释疑 奔赴云南

  (一)精婆直起身来对穆倩秋说:“解铃还须系铃人,救你的父母还需找到小蛰仙帮忙。”

  那个壳蚌说:“小蛰仙没了鲢犰后,喜欢上了秋凌湖,常到秋凌湖畔坐上半天。那边涨上来的水也是秋凌湖的水,等秋凌湖的水涨上来再落下去的时候,你们顺着落潮的水走,就会走到秋凌湖的,你们去那里等小蛰仙把。”

  精婆说:“谢谢。”

  穆倩秋和那鸟儿异口同声的说:“谢谢。”

  她们走向水边,却被一种力量向外排斥着,无法接近水边,她们与水边相隔了一段距离,顺着落潮的方向走去。秋凌湖的水涨了落了,落了又涨了,几经来回她们终于看到了秋凌湖。湖水碧波荡漾,岸树枝叶茂盛。

  鸟儿对精婆说:“精婆我们是不是转阳了?这秋凌湖是通阴阳两界的吧。”

  精婆摇了摇头。那鸟儿飞到柳树上东张西望了一会,落下来对精婆啾啾的说着什么。

  精婆对穆倩秋说:“鸟儿看到一个女人向我们这里走来,不知是不是小蛰仙,小蛰仙是你前世的母亲,小蛰仙真的疼爱你。”

  远处小蛰仙向她们笑着走了过来。精婆向前推了穆倩秋一把。穆倩秋向前走了两步叫了一声“母亲。”

  小蛰仙泪盈满眶,悲喜交加的拉着穆倩秋的手。一滴泪水滴在穆倩秋的手上,穆倩秋心头一动,抽出一只手来为小蛰仙擦拭着腮边的泪水。小蛰仙笑着说:“傻孩子给我擦泪呢,你脸上也有泪呢。”说着,小蛰仙抬起手来,擦拭着穆倩秋腮帮上的泪水。母女俩相视而笑。

  秋凌湖与小蛰湾遥遥相望,中间隔着一道丘陵。小蛰仙说:“过了这道丘陵就是小蛰湾,是我们的家,我们回家吧。”她拉着穆倩秋的手笑着看了精婆和那鸟儿一眼,带着她们向小蛰湾走去。

  小蛰仙走到水里,水向两边褪去,闪出一条小路来,她们走过的地方,水又重合了起来。小蛰仙把她们带到了一个有两扇厚重的石头门前,那门向两边徐徐开来。她们走了进去,那两扇门又徐徐的关上了。里面是一个很大的四合院,养殖了很多奇珍异宝,紫色的珊瑚礁,浮游的鱼儿趴在水底的懒龟。她们走到哪里,哪里的水都会为她们开路,她们走过去的地方,水都会不露痕迹的重合起来。她们被水包围着,却又走在陆地上。

  小蛰仙对穆倩秋说:“这些动物都是你小时候的玩伴。”

  穆倩秋看着海底里的这一方世界,惊叹于大自然的奥秘。她好奇的凝视着小蛰仙,奇怪的问号在脑海里浮现“她怎么是这样的活法?”念头一闪,脑海里又浮现出还在受苦的亲生父母,眼神黯淡了下来。

  知女莫若母,穆倩秋的心事,小蛰仙都看在眼里。她拉着穆倩秋走进了一栋房子里,房子里有一间屋门贴着黄色的封条。她让穆倩秋往门口一站,那封条消失不见了,那扇屋门打开了。

  小蛰仙笑着哈哈的说:“我的女儿真的回来了。”她拥着穆倩秋进到房间里说:“判官封了你的房间,我也七年未曾进过你的房间了。”

  穆倩秋看着房间里的书桌,妆台,还有那摆在床几上的夜明珠,这一切离自己的现实生活是那样的遥远。

  精婆笑着说:“我给鲢犰的十二生肖,怎么老鼠的生肖碎成这样子了?以后再配个吧?”

  小蛰仙说:“犀牛案,判官判了犀牛入畜生道,投胎为牛,犀牛不服,利用了老鼠精穿地的能耐,让老鼠精偷走了判官的批示,鲢犰得知是老鼠精犯案,气的把老鼠的生肖給摔碎了。”

  穆倩秋向床边雕龙画风的屏风看去,有一个格子里摆着十一个栩栩如生的生肖,牛虎兔龙蛇马羊猴鸡狗猪,还有几块破碎的瓷块。听着她们说着自己的事情,看着眼前的一切,有一种恍然隔世的感觉。潜意识里告诉自己她曾来过。心血上头,一阵眩晕,眼前浮现出受难的父母,她拉着小蛰仙说:“母亲,请您救救我今生的父母吧。”

  小蛰仙说:“他们没事了,你进了这个门,破了判官的封条,他们的刑期结束了。”

  (二)门外走进一个偏胖的中年汉子,浓眉下的一对眼睛·笑成了一条缝·,

  小蛰仙对他说:“窝龙君我们的女儿回来了。”

  小窝龙看着穆倩秋说:“女儿,回来就好。”

  小蛰仙对穆倩秋说:“这是你的父亲,叫声父亲吧!”

  穆倩秋叫了一声“父亲。”

  小窝龙眼睛有些潮湿,嗨了一声。又对小蛰仙说:“我从阎君那里来,阎君有话要你们回,我们带女儿去一趟吧。”

  小蛰仙点了点头。

  她们走出石门,小窝龙告辞先去了。小蛰仙带着穆倩秋她们上了一艘船,飘飘荡荡的向冥界行驶。驶入冥界,阴沉沉的地府氛围,没有给小蛰仙带来不快,小蛰仙笑着说:“快到了。”

  她们下船后,攀上了一个斜坡,坡上有一垄一垄的黄土地,穿过黄土地有一座庙宇,拾阶而上。她们走进了阎君殿。阎君不怒而威的端坐在殿上。

  小窝龙恭敬的站在殿下,判官侧立一边。

  小蛰仙带着穆倩秋她们悄悄的走到小窝龙的身边站立着。

  阎君威严的声音传到她们的耳朵里:“犀牛事件已经翻篇,鲢犰今日归来。可有两个选择,一个是,留下来,由小窝龙夫妇带回承欢膝下。再一个是重回人间,修成正果归来复位。”

  小窝龙和小蛰仙对看了一眼,小窝龙说:“恳请阎君允许鲢犰重回人间,修成正果归来复位吧。”

  阎君说:“准”

  那判官写着记录着。

  小窝龙和小蛰仙连声说着:“谢谢!谢谢!”

  她们退出阎君殿,小窝龙对小蛰仙说:“送鲢犰走吧。”

  小蛰仙点了点头。

  小窝龙对鲢犰说:“女儿,你的闺房为父为你保留着,等你修成归来仍住你的房间。”

  小蛰仙说:“谢谢窝龙君。”

  小窝龙说:“我的女儿不谢我,用你来谢吗?”

  精婆推了一下穆倩秋说:“谢谢你的父亲呀!”

  穆倩秋说了一声:“谢谢父亲。”

  小窝龙哈哈笑着走开了。

  (三)小蛰仙她们望着小窝龙远去的背影。小蛰仙回过头来说:“这里不是久留之地,我先带你们去一个地方,也好了却鲢犰的心病,你们跟我来吧。”

  她们跟着小蛰仙盘旋着石阶上了一个偌大的高台,站在粗壮的的汉白玉栏杆前,向远处凝望着。远处有一座桥,有一男一女走在桥上。小蛰仙看着那对夫妇说:“他们两个是鲢犰的今生父母,苦尽甘来,就要投胎转世为人了。”

  那鸟儿说:“让秋姑娘和她父母见上一面说句话吧!”

  小蛰仙说:“鲢犰身上自带一股清风,怕吹散他们,近不得。”

  那鸟儿说:“我能看穿他们想些什么了,我替秋姑娘看看吧。”那鸟儿聚精会神的看着那对夫妇。

  那对夫妇走下桥,在穆雷的指引下,走到一个小亭子前停了下来。亭子里有一个中年女子,很厚道的样子。用一个长把木勺舀了两碗水,放在小桌上,示意那对夫妇喝下,那女子便离开不知去了哪里,穆雷也不见了。

  那对夫妇好像很渴的样子,端起碗来,将碗里清澈见底的水饮尽。缓缓着向背着桥的方向走去。

  那鸟儿说:“我看出了那对夫妇的心事,他们还牵挂着岭南的儿女。”

  穆倩秋低头擦拭了一下眼角涌出的泪水。小蛰仙牵起她的手拾级而下。

  她们离开高台,精婆对小蛰仙说:“送君千里终有一别,我们就此别过吧。”

  小蛰仙拉着穆倩秋的手似有话说,眼泪却不听话的流下。穆倩秋也掉着眼泪。

  那鸟儿说:“就此别过吧,这样子难舍我也要哭了。”

  那鸟儿扑棱着翅膀,挟持着精婆和穆倩秋远离了小蛰仙。小蛰仙站在原地向她们挥着手,好久好久。

  那鸟儿实是强悍,带她们去冥界时不觉着,回来时,竟把她们挟持到了原来的地方。她们走时是个晚上,回来时是个白天。天阴沉沉的像冥界的阴郁。那两匹马儿看到她们仍悠闲的站在原地。

  精婆踏实的坐在原地上说:“秋儿,我们回来了。”坐在地上的穆倩秋点点头。

  精婆站起身来对那鸟儿说:“我们去和人猿告个别吧。安顿好人猿我们同去云南。”

  她们走到人猿那里,人猿已经化成了石像。歪着头坐在礁石堆里,与礁石共沐海浪,同听涛声。

  精婆说:“人猿,我是你的故人,你选择了这么好的地方长眠,足以瞑目了,我们向你告别了,我们就要去云南了。”说完精婆向人猿鞠了一躬。

  她们离开人猿走出礁石堆,精婆和穆倩秋跨上了马儿,向西南方向奔去。

  那鸟儿扑棱着翅膀在精婆和穆倩秋的肩头起起落落穿梭着。

第十四章 地府释疑 奔赴云南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