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水府医病 藏书惊心

  (一)精婆和穆倩秋远离了不理村,快马加鞭行到了环江一带,在一个路口处,聚集着一些人,交头接耳的说着什么。路口北面有一面墙壁,墙壁下拥挤的一些人,仰着头看着墙上的告示。

  她们骑着马过去站在墙下看了一会墙上贴的告示。告示上写着:“水族府牙婆犯心疾数月未愈。昭示神医大仙,若医好心疾者,当以千金相谢。”

  精婆看完告示扭头和穆倩秋继续向前走去,心里犯起嘀咕我是能治好牙婆病的,这帖子该揭不该揭呢?

  穆倩秋说:“婆婆那个告示上寻找能治心疾的神医呢,您为什么不揭告示呢?”

  精婆对穆倩秋说:“我正在想这事呢。能值得病,不给人治疗也不对。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揭告示。”

  精婆骑马回到路口北面墙下,揭下了墙上的告示,调转马头向水族府方向赶来,后面有几个人追赶着精婆。

  精婆拿着告示走到水族府门前,穆倩秋迎上来。

  后面追赶精婆的人,赶过来包围了精婆和穆倩秋。

  精婆说:“我能治好牙婆的病。”

  那群人把精婆和穆倩秋请进了府里。精婆她们下了马,被带到楼上的一间屋里。她们见到了一个头包青布的汉子。那个汉子说:“你们能治好牙婆的病吗?。”

  精婆点点头。

  那汉子带着精婆穆倩秋在楼上的走廊上行走,她们进了另一处房子里,房里趟着一个包着头巾的老妪。精婆看了看她的气色,从衣袖里拿出一个丹药瓶,从瓶里拿出一粒丹药,那老妪吃下。慢慢睁开眼睛说:“心口好多了,不疼了。”

  那汉子高兴着叫人奉上千两银票。

  精婆说:“我的丹药何止千金,不客气了。”

  精婆接过银票放进衣袖里说:”谢谢“。

  精婆将手指大的丹药瓶留给了老妪,告辞了水族府。

  (二)她们离开水族府行不多时,被一阵风连人带马裹夹着吹向了天空。她们漂浮在空中,云彩一层一层的的从脚下划过。她们任凭风摇直上,毫无控制能力。被风带到了一处院里落了下来。一个包着头巾的水族女子,笑盈盈的向她们走过来说:“水婆安排你们先用餐,请跟我来吧。”

  她们跟那女子走进了一间高大的木结构的房间里,对着门放着一张长条木桌,桌子上摆着饭菜,酒·米·鱼·菜·汤比较丰盛。

  那女子把她们带到桌前让她们坐下说:“你们慢慢吃。”又拿过来一个歌谱说:“这上面是歌名,你们可以点歌的。

  精婆说:“水婆安排的如此丰盛,实不敢当。”

  那女子说:“水婆崇拜神医大德,特请神医来此一叙,不周之处请海涵。”

  那女子说完笑着从开着的两扇厚重的大木门口走出房间。

  精婆和穆倩秋望着那女子走出去的背影,才发现木门外已经坐着两排包着头巾,抱着乐器的水族打扮的人,等着她们点歌呢。

  精婆回个头来对穆倩秋说:“盛情难却,我们就吃点吧。”

  数天来,她们昼夜奔波不曾吃过像样的饭菜,水族的酒烈菜酸鱼鲜汤浓,她们好吃了一顿。

  吃完饭那女子带她们去见水婆,水婆在楼上等着她们呢,见她们进来,从椅子上站起来说:“仰慕神医大德,差小儿请来神医蓬荜生辉。

  精婆说:“神医不敢当,不知水婆掠我们来有何事?”

  水婆说:”小儿有些鲁莽还请海涵。请神医坐下说话。”

  精婆她们落座后,那水婆便说起了原委。

  水婆说:“小儿生下来聪明伶俐,学了一身本事,是个重情重义的孩子。不曾想,和他一起长大的几个玩伴,先后离世。小儿伤心不已,积郁成疾。变得寡言少语,与人断了往来。不知神医有何妙方可治郁疾?”

  精婆说:“这是心结,药食焉能治愈。多加开解才好。”

  水婆说:“是了,我曾寻来许多偏方,疗效甚微。也曾找来长相模样极像他小时玩伴的几个孩童,来陪伴他,怎奈不入他的心。都被他谢绝了。现在是愈发沉寂了。”

  精婆说:“多年前,我有一个小童儿六岁时,跟着我的几个大童儿去山上采药,我那小童儿跑在前面,跑到一棵树下被什么碰到了头,他抬头一看唬的坐在地上。当时天已蒙蒙亮,我那几个大童儿看清了树上挂着个人。大童儿们把那人解了下来。

  我那小童儿回来后,变得不爱说话,怕人,在房间里呆着,不叫他就不知道出来吃饭。让他在草药堆里捡拾杂草,他能一棵草捡拾半天。为了打开他的心结驱逐他心里的阴影,我那大童儿将绳子束在胳肢窝里吊在树上,其他几个童儿带着他去树下,他看到了大童儿的样子唬的坐在地上,几个童儿把他扶起来,让他帮着解下大童儿,被解下的大童儿躺在地上看着他笑,他扑上去抱着大童儿哭。说:“我以为你死了,你还活着。”我那小童儿慢慢的好了起来。”

  水婆说:“我那小儿的郁疾我是知道的,怎就打不开他的心结呢?”

  精婆说:“这病是急不得的,还要找到那个结点才好。”

  水婆说:“小儿请你们来多有冒犯,我让小儿过来给你们赔礼吧!”

  精婆说:“不必了。”

  (三)水婆看了精婆一眼说:“还是见见吧!”随即叫人把他儿子带了过来。

  她口中的小儿是个傍大腰圆的大小伙子,带着一条头巾,略带胡须的腮上有一种病态的黄,双眼皮下一对大圆眼睛游离着没有神采。

  他向精婆施礼,精婆和穆倩秋站起来了。

  精婆说:“别可气。”

  那个小伙子走到水婆身后的椅子上坐了下来。

  精婆和穆倩秋重又坐了下来。

  水婆说:“小儿好久没有踏出这座院子了,今日请神医来算是出了一趟远门。”

  精婆说:“小伙子脸皮蜡黄,一身虚胖应该多加锻炼才是。”

  水婆说:“小儿过去脚下生风,弃跬步可以至千里。而今足不出户,功能也有些退化了。”

  精婆说:“我这秋儿跑步也飞快的。”

  水婆说:“何不让你家秋儿与我家小儿比试一下呢,也让我家小儿舒展下筋骨。”

  穆倩秋看了一下精婆说:“愿意奉陪。”

  水婆带着她们走出大院,来到一条大河边上。,河畔旁有一条宽阔的大路,路边有石凳石桌。水婆让精婆坐在一张石桌前,她自己坐到另一张石桌前。对她小儿说:“你们准备一下,开始比赛吧。从站着的地方开始,跑到河头拐回来,谁先回到原点,也就是你们现在站着的地方谁赢。”

  穆倩秋和那小儿并排站着嗯了一声。水婆说:“比赛开始。”

  穆倩秋和那小儿使劲的跑,精婆看到的是她们俩脚不点地的飞奔。那小儿还是赶在了穆倩秋的前头,到达了起步的地方。

  那小儿对穆倩秋说:“你比不过我的。”

  穆倩秋笑了笑。

  水婆笑着对精婆说:“你家黄毛小儿承让了。”

  精婆笑了笑。

  水婆带着她们沿着河边走进了藏书阁说:“我家小儿文韬武略至今没有人超过他。”

  她们进了藏书阁,藏书阁里一排排的书架,摆满了书。

  穆倩秋走在一排书架前说:“好多的书呢。”她顺手拿了一本诗经翻了翻,这本书她曾经看过,放了回去。又拿过一本书翻了起来,这是一本有关冥界地府的记载,里面的十八层地狱,道道关口让她心惊不已。她入神的看着,竟忘记了时间。

  水婆的小儿也在入神的看着一本书。

  水婆看到二人如此的痴迷在书中,对精婆说:“让他们看书吧,我们歇息一会去。”

  水婆和精婆走出藏书阁,水婆把精婆安排在驿馆里休息,然后自己也回去休息了。

  吃饭的时候有人给精婆送来了饭菜说:“藏书阁的饭菜已经送去了,这是您的饭菜,您慢用。”

第十六章 水府医病 藏书惊心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