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轮回千年 缘识丹药

  (一)大自然总是不知疲倦的演绎着春夏秋冬,时间的隧道里翻过去了九百九十七年。轮回的日子里,神婆的名字代替了精婆。百里外的城里都知道大山里坳黄黍山庄,有一个神婆子能看疑难杂症。

  城里的一个老太带着外孙女白锦,慕名到大山里坳看病。十岁的白锦三岁丧母,七岁丧父,十岁又大病一场。外婆想让神婆给白锦除邪。神婆把白锦留了下来,让白锦拜了穆倩秋为师。从此白锦留在了大山里坳。

  三年过去,白锦从一个白丁学到了望闻问切的医理。也学会了穆倩秋的踏浪功。

  沉睡千年的穆夙椒醒来之时,白锦陪师傅穆倩秋去了蓬莱乌湖岛接回了穆夙椒。

  穆夙椒回到穆家山的孟家大院,看到了千年后鼎盛的孟家后代。知道了千年来的变化,也去了山里转了转。她在孟家大院住了几天,觉着身体精神好了一些,就一大早的叫穆倩秋带她去了孟家墓地。

  她看到孟家浩大的墓地,一片片的坟头石碑。她们走到了孟吟山的父母墓碑前,给二老烧了纸钱。

  穆倩秋指给她看孟全的墓碑,她走过去抚摸着孟全的石碑,看到了一溜排竖着的抱婴和绥安的墓碑。

  她问:“孟吟山的墓碑在哪里?”

  穆倩秋说:“五爷的墓碑没有迁回来,还在蓬莱乌湖岛。”

  穆夙椒点了点头说:“我们回吧。”

  她们回到了孟家大院。

  穆夙椒对穆倩秋说:“你回吧让我歇歇。”她进屋关上了房门。

  穆倩秋在屋门外说:“你歇着吧,一会让童儿给你送饭来。”

  穆倩秋走出了孟家大院。

  穆夙椒走进自己的卧室,盘腿坐在炕上。她向炕下望去,靠墙跟摞着的两只枣红色的樟木箱子,历经千年,还完好无损的摞在那里泛着红光。她的眼睛游离在离箱子一步之遥的桌椅上,大红漆的桌椅干净的透着光亮。这一切是多么的熟悉而又亲切啊!

  她闭上了眼睛,泪水顺着脸颊流下。几天来她就是这样过来的。她想过慢慢接受千年后的事实,接受这物是人非的一切。她的眼前又浮现出在墓地的一幕,她抚摸着孟全的墓碑,此时她想起了小时候的孟全站在她身边的模样,她抬起手想触摸孟全,睁开了眼睛哪里有孟全。她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渐渐明白起来,孟全没了,孟吟山的墓地在蓬莱乌湖岛,孟全的后代对她也是很亲的,可和孟全比起来感觉不同。她对孟全有浓浓的母爱。孟全的后代就是她的亲人。即使这样,她觉着这里的一切也不再是过去的光景。她想离开这里。

  她下地走到箱子跟前,打开了摞在上面的箱子。她把箱子里的包袱拿到炕上解开了系着的包袱,挑了几件衣服包在一个空包袱皮里。又解开了一个包袱,里面有两件男装。她没中毒的时候,有一次到城里送货,临时问穆倩秋借了两件衣服女扮男装。

  穆倩秋给她了两件衣服说:“你用得着留着吧,我也用不着。”穆倩秋的两件男装就留在了箱子里。想到这里她把包袱系上。走到铜镜前照了一下镜子,镜子里的自己穿着新衣服,是孟全后人给穆倩秋的,穆倩秋又给了她。她离开了镜子走到炕前拿起了两个包袱,走出了屋门,在院子门口向屋子方向看了一眼,转身走出了院门。

  (二)她来到抱婴的药铺后面,穆倩秋的住处,走进了院子。白锦坐在长木凳上,两脚踏着一个石轱辘,在一个石槽里碾压一些药草。见她进来站起来说:“五夫人来了,到屋里坐吧。”

  她笑着和白锦走进屋里,坐在堂屋里的桌子前说:“你师傅呢?”

  白锦说:“在前面药铺呢,我去叫她吧。”

  话音刚落穆倩秋走进了院里,白锦说:“我师傅回来了。”

  穆夙椒站起来和白锦走到了屋门口。

  穆倩秋对穆夙椒说:“五夫人过来了,小童儿刚才给你送饭去了呢。”

  白锦说:“我去追他回来。”

  白锦走出了院子。

  穆夙椒对穆倩秋说:“我要去蓬莱看五爷。你把我送过去吧。”

  穆倩秋说:“嗯,选个日子我们一块去。”

  穆夙椒说:“我今就去。”说着拿起了桌上的俩包袱。将装有两件男装的小包袱递给了穆倩秋。

  穆倩秋接过包袱问:“这是什么?”

  穆夙椒说:“是你的两件男装,我也用不着了,拿过来给你吧。”

  穆倩秋“哦”了一声拿着包袱走进了卧室把包袱放在了炕上。

  穆夙椒站在她的卧室门口,四下里看了一眼。

  穆倩秋说:“进来坐吧。”

  穆夙椒走进穆倩秋的卧室坐在了炕沿上。穆倩秋也坐在了炕沿上。

  穆夙椒说:“我带了几件衣服,要在蓬莱住一阵子。今天你就把我送去吧。”

  穆倩秋说:“今天就去呀,没有准备呢!”

  穆夙椒说:“我带了几件衣服,也没什么准备的了。”

  穆倩秋说:“带着过去的衣服吗?做几件新衣在去吧。”

  穆夙椒说:“不用了,我现在就要去,等不得了。”

  穆倩秋看着穆夙椒急切的样子说:“好吧。”

  白锦把小童儿追回来。她们在穆倩秋的饭屋里吃完饭。穆倩秋和白锦带着穆夙椒上路了。

  一路上穆夙椒夹在穆倩秋和白锦中间,感到脚下生风,俯视脚下的群山环抱,看清了大山里坳的穆家山,疏散的院落,袅袅的炊烟。原来是如画般的景。不知过了多久,她们到了蓬莱,点水踏浪的到了乌湖岛。

  乌湖岛上岩洞里的水晶棺静静的躺在那里。洞外大青石旁不远处立着一个土石丘,那是孟吟山千年的墓地。

  穆夙椒抚摸着土石丘,孟吟山的音容笑貌浮现在眼前,她将如潮水般的泪水洒在土石丘上。

  穆倩秋和白锦没有劝说,任凭她宣泄着千年泪滴。

  她哭完了笑着说:“你们走吧,我要留在这里永远守着孟吟山。”

  穆倩秋和白锦劝不动穆夙椒,只好劝着把穆夙椒送到附近的一个庙里住了下来。穆夙椒在庙里过完了她的有生之年。

  (三)穆倩秋和白锦回到大山里坳已是第二天早晨,穆倩秋回到住处坐在自己的炕上,拿起穆夙椒给她留下的包袱,打开包袱拥入眼帘的是千年前的两件男装,一件有一些大没有穿过。还有一件是第一次进丹房穿过的衣服。第一次进丹房时,精婆曾给过她两粒丹药,她吃了一粒,还有一粒放进了穿着的这件衣服里,她曾想拿出丹药给穆夙椒吃,却没有找到。她双手抖开曾穿过的这件男装,男装抖开后,就像用过的破抹布丝丝缕缕的出现了破损,也许是年岁久了的缘故吧,不堪一击。

  “啪嗒“一声向,她低头一看,一个红包掉在了地上。她下炕弯腰捡起红包,打开里面的丹药颜色如故。她感叹了一声:”唉!”找它时没找到,不想它又冒出来了。想必是从布袋里漏到衣服缝里了,现在衣服破损了它又漏出来了。她把丹药塞进了衣服袖子里了,想着去问问精婆,这丹药过期了吗?

  她看着破损的衣服想着要给穆夙椒做几件新衣服,让孟全的后人给穆夙椒送去。她走出了院子。

  穆倩秋路过私塾院,走进了后面的一所住处。这里是孟全后人住的院子,孟全后人孟老先生和夫人看到穆倩秋,从屋里走出来笑着说:“祖姑奶哪阵风把你吹来的?屋里坐吧。”

  穆倩秋进到屋里坐了下来说:“你们的老祖去了蓬莱,住在庙里了。走的时候没来的及给你们打招呼,你们抽空去看她吧,给她带几件衣服过去。“

  孟全的后人说:“老祖去了蓬莱?怎好住庙里呢?过天我带几个人去接她吧。”

  穆倩秋说:“也好。”

  穆倩秋离开孟全后人的家去了黄黍山庄。

  且说白锦和师傅从蓬莱回来后就上了山,她要采几味药材送给精师太。到了山上太阳已经升的老高了。有个人在不远处挖着草药。是她不认识的人。大山里坳采药的乡邻们大都认得。没见过那个人呢。

  她向采药的人打着招呼:“采药呢,哪个庄的?”

  那采药的人朝她笑笑说:“山外的。”

  她走了过去说:“山外的来这里采药,路也太远了些吧。”

  那采药的人说:“有个远亲住在夰岭山呢。”

  白锦说:“夰岭山在黄黍山庄旁边呢。

  她到不远处蹲下来挖着药草。

  那个采药的人拿着一捧花草走过来问:“大姐你看这是苦地丁吗?”

  白锦说:“是的。它能清热解毒呢。”

  那小伙子说:“我的小名就叫苦地丁呢。”

  白锦看了他一眼说:“你起了个药草的名字呀。”

  白锦挖了几种药草和苦地丁打了个招呼下了山。

  白锦背着药篓子去了黄黍山庄。

  精婆和她的师傅正说着丹药呢。

  她向穆倩秋打着招呼:“师傅你也来了。我给精师太送药呢。”

  精婆闻着丹药说:“你师傅拿来了宝贝,过来看看吧。”

  白锦放下了药篓子凑了过来

  精婆将红包递给白锦,白锦接过来闻到一股奶香味。

  精师太说:“这丹药有长生不老的功效。寻了多少年才配齐的药方。现在再寻不齐这些药材了。你师傅把这宝贝放了千年,你才有缘得见呢。”

  穆倩秋笑着对白锦说:“这丹药就送给你把。”

  白锦说:“这丹药这么宝贝,还是师傅留着吧。”

  精师太说:“你师傅给你,你就吃了吧,你师傅吃一颗就够了。”

  白锦将丹药放进了口里。

第二十一章 轮回千年 缘识丹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