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滴的泪

本来是吸血 著

本书由小说阅读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以后你就叫肖雨

  睁眼,一片蔚蓝,几朵云悠哉的飘~我躺在草坪上,等待放假前的最后一刻。

  球场的角落,放着4个行李包,其中一个显得很沉重。

  哨响人散,我去拎我的行李包,发现另外一个是彦臣的,剩下的是林旭的。而那个看似最沉的行李包在人群的拥挤中,消失了。

  天空飘起小雨,我们赶上了回家的最后一班车。

  雨越下越大,打在车窗上,洗刷着我们对这座城市的印象,也敲击出了以前的回忆。

  我,彦臣,林旭,肖云,肖雨,来自同一个地方。林旭和彦臣是我的发小,肖云肖雨是开学以后认识的,他们俩不爱说话,也不爱交朋友,脸总是沉沉的。因为是老乡,一起回过几次家,所以我们算是“朋友”。肖雨比肖云小3岁,在肖雨5岁时由肖云继母带过来,跟了肖云爸爸的姓,连着以前的名字一起不要了,到派出所改了姓名叫肖雨。

  肖家没什么钱,只能供一个孩子上学,自然选择了男孩。肖雨虽然不是肖云的亲妹妹,但是肖云待肖雨很好,肖雨也总粘着肖云。

  上学的时候,肖云就把肖雨藏在教室最后一排的储物柜里,老师讲课,肖雨就透过小小的门缝,偷学一点。同学们发现了,开始要向老师告状,后来觉得肖雨可怜,就帮她补习功课。时间久了,肖雨的个子越来越大,已经不能躲在储物柜里了。上课的时候,肖雨就在操场的篮球架下的铁箱子里。肖雨隔着铁皮,听着鸟鸣,听着读书声,幻想自己哪一天能大大方方的出现在这个校园就好了。

  雨还在下,模糊的街景,亮起的霓虹,恍惚中我看见肖云正拎着那个行李包,就是那个消失的行李包,穿过街道。

  我想起肖雨。忘了是哪一天,老师突然把她领进教室,安排在了最后一排,也恰巧是肖云旁边的空位置。肖雨虽然比我们小3岁,但一直是跟着肖云上学,也没有所谓的考试升学,所以老师把她安排在我们班上。肖雨的双手紧攥着,身体颤抖着,小心翼翼的走到肖云旁边,轻缓缓的坐下。两个人相视而笑,认真听课。我们都觉得班主任人好好。下了课,班主任说要给肖雨补补课,见肖雨穿的破破烂烂的,还给肖雨买了好看的连衣裙。

  自那天起,肖雨就没怎么笑过。肖云却开朗了许多。

  不管上什么课,肖雨总是低着头拿个本子不停地写,写的是啥,肖云都没有看过。一个本子写完了,就写另外一个本子,但是上一个本子去了哪,谁都不知道。班主任还是会时常的给肖雨补课,有时候还给肖雨些零花钱叫买些好吃的。慢慢的,肖雨开始不说话了,她的头发散落着,挡了半边的脸,看见我们,还是会欣欣然的笑,但是那个看似天真的笑容让人心生寒意。

  肖云喜欢踢球,恰巧彦臣林旭也是,他们踢球,肖雨就和我一起坐在旁边,看云,看人。

  记得肖雨以前有一次问我:“姐姐,你长大想做什么?”

  我学着新看的偶像剧说:“做一棵树吧,这样可以永远不动,永远和家人在一起。你呢娃子?”

  肖雨看着肖云认真的回答:“我想做雨滴,这样,有云的地方就有雨,有雨的地方就有云。”

  我摸着她油油的脑门,心想,这丫头该不会也看了《蓝色生死恋》吧。

  看这小丫头不怎么说话,但说的话都让人心疼。

  想起肖雨,好像很久没看见她了。不知不觉,雨停了,车也停了。

  我和彦臣林旭拎着行李一起往村里走。

  这个村子挨着城镇,不算偏僻,但若要上学,需要赶半天的车。因为市中心的教育比较好,所以孩子到了上小学的年纪就都往市里送读寄宿。政府也会给这部分孩子补助,所以大学之前学是比较好上的。

  但是肖家太贫苦了,供不起两个孩子。肖雨的妈是从外地改嫁过来,眼睛看的不是很清楚,旁人一眼也能看出她眼睛有毛病,一只眼仁大,一只眼仁小。肖云爸为人义气正直,早年为了朋友,打架闹出了人命,住了7年牢,整的妻离子散。家里就这么一个儿子,为了人丁兴旺娶了肖雨妈。但是家徒四壁,连带着老人,一家8口,只有两个劳动力,根本没有精力生孩子。肖云爸妈成年在外打工,挣了钱就往家里寄,老人身体好的时候,种种地,种出来的果蔬只够自家吃。

  好在肖云争气,头脑也聪明,经常拿奖学金。肖云爸妈看着儿子也觉得有希望,就把盖房子的钱花在肖云学费上。肖雨乖,自己也没空看她,就让肖雨跟着肖云一起去市里读书。

  我们是不清楚肖家的状况的,因为即便是村子,也有贫富差距,盖二层小楼的住在一起,盖平房的住在一起,而糊水泥木屋的估计就肖家一个了。想想就不可思议,想了就不愿意再想。

  我,彦臣和林旭三家的院子挨着。彦臣是村长的儿子,是这的小王子。但是一点也不跋扈。我们三个从小长到大,关系一直这么好。

  恩,还没有介绍我是谁!我叫沈洛英,是这部小说的女二号。

  “妈,我回来了。”我站在门口,把行李包甩在最近的地上。拎着真的是我的胳膊都要断了。

  “恩,这回歇几天啊?彦臣林旭回来没?叫他们来家里吃饭啊!”李洛花女士在厨房边做饭边喊。

  我凭着最后一点力气走到厨房,打开冰箱,拿出可乐。

  李洛花女士拿锅铲打我的手臂“刚回来别喝冰的,小心拉肚子,真是的。”

  我凌波微步跐溜到沙发,咕咚咕咚灌下肚肠:“偶尔喝一次没事的。”

  “妈,沈剑锋同志呢?”我打开电视。

  “他和你两个伯伯喝酒去了,不回来吃饭,你甭管他了。今晚上就咱娘俩。”妈妈把饭端上茶几。

  “沈剑锋同志一点也不想他姑娘。”

  两个伯伯,分别是彦臣和林旭的爸。彦臣姓邱,彦臣爸叫邱少寒,林旭爸叫林树国。三个人是战友。三个人的情谊可以追溯到他们小时候。所以你猜的没错,我和彦臣林旭定了娃娃亲,只是不知道嫁给谁而已。目前看,嫁给谁都行。因为他俩长得都很帅。但是是不同的帅,彦臣是绅士优雅稳重的帅,林旭是痞气坏坏的帅。这只是初步判断,因为16,17的年龄怎么能判断出以后啥模样呢,我可得盯紧点。但凡有个长歪的,我就知道该嫁谁了。

  天彻底黑了下来,村子除了各家院子亮着,其余都黑的幽深,也安静下来,像是一个鬼村。路上不再有人,家门口的狗偶尔吠两声,更显的吓人。

  雨又是毫无征兆的下,倾盆大雨,哗啦啦,呼啦啦。打在叶子上,打在房瓦上。我想起在路上看到的肖云,不知道他冒雨不回家,去干些什么。

第一章 以后你就叫肖雨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