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章:体内的‘我’

  梦……

  “你见过,出生应独特体香让花草枯萎,让进我身边飞过的小动物死的体香嘛?”一个穿着深红色胸裙,上肩是大黑色的衣裙(唐装)手臂边飘起的绸带,背着身子跟我说。

  “那不是花千骨嘛?”我好奇的伸着脖子看着她。

  她慢慢转过身体流着露珠般大小的泪水“不,是你……”

  “我?我什么时候变成花千骨了。”我惊讶睁大眼睛说。

  “唯,不知道,你所说的花千骨是谁,但是……”女子擦干泪,摘下面纱看着我说。

  “但是?”我看着她如线的眉,如同血一样瞳仁,细高的鼻梁,脸上淡淡的红晕,如同刚和过人血的砂唇宛如一个妖艳而美丽的堕落仙子。

  “但、这是唯的故事,从出生开始慢慢观看吧。”她喊泪往我冲来,消失在我身体里。

  她的回忆……

  “哇……”一声鸣亮的哭声穿来。

  “孙老,你娘子说保孩子,所以沐姑娘她……”一个稳婆从房间走出来。

  “我…知道了,孩子给我吧。”一位长相一般的中龄男子说。

  突然一股香气飘来门前种的树瞬间凋谢,飞过来的麻雀也未成幸免,顿时,孙老慌了看了看四周无奈道“就叫你若烟吧。”恍了恍手着的孩子笑道。

  只见孩子微微上扬的小纱唇“哈…哈”

  在那不久,孙老花了不少钱请了一个奶妈,每日吃着别人奶水长到。

  在孙若烟三岁时,村民们她身上发现了,只要她走那俩里地方以内花草凋谢。

  村民纷纷议论‘想不到孙家身处一个幺女’‘可不’‘听说走那,花草枯那’……

  “你这个幺女不要靠近我,我妈不让我跟你玩。”一个三四岁的男孩拿起石头向她丢去。

  “快滚开。”也有几个男孩吼着也捡起石头砸去。

  “啊…”被头被砸出鲜血,身上也被砸的一块青一块紫。

  孙若烟被砸哭了跑回家一个人躲在自己的房间抱着脚痛苦的哭泣。

  过了二个时辰,伤口不在疼痛,“若烟,爹爹回来了。”她擦了擦泪水跑了过去抱着了父亲。

  孙源看着自己女儿额头上的血印“他们欺负你?”孙若烟摇了摇头。“那这血是谁?”父亲擦了擦,发现没有伤也没在说什么。

  每次看着父亲辛苦砍柴,制作胭脂每日每夜到三更才睡,孙若烟下定决心不再让父亲为自己担心。

  每当被那些人又打又砸,她都会跳进湖里沉在水里,直道缺氧起身,又沉下反反复复直道伤口愈合,才跑回家中。

  而每次看见浑身湿透了的孙若烟都问她发生了什么,可她始终不是,父亲知道她受苦又不说,没当她睡去,父亲便会偷偷抹泪。

  就这样受到欺负,父亲每日拼命干活想要若烟好过一点给她买喜欢的衣服时,一场意外发生了。

  忽然有一天,村里来了一个妖怪,在半夜吃了三四个小孩,当村民门发现时,已经是第二天,妖怪已经离去,所有人都以为是孙家若烟干的。

  村长带着大群人手拿火把口中嚷着要活活烧死她,直接冲进孙家,抓着一个六七岁的孙若烟,拉着她的头发一路拖到村口,幼小的若烟拼命的挣扎,喊痛也没有人在意。

  村口……

  一群人已经准备好一个如同大腿般粗的木棍,下面堆着柴火。一个男子将孙若烟绑在木棍上,将火把丢了上去。

  熊熊烈火开始燃烧,大火蔓延到她的脚腕,皮烧焦,血在滴她含着泪喊叫着“爹爹…爹爹救我,我好怕…好怕…呜”泪水不停的流下。

  正砍好柴回村的孙源看见自己的女儿,直接丢下手着斧,背上柴,不顾大火冲了上去,救下了那个吓的已经瑟瑟发抖的女儿。

  村民们纷纷指着孙若烟骂道“孙源她是妖女,应该烧死”“就是就是”“她就是祸害应该处死”“……”

  只有孙若烟看着父亲已经红了一大半的腿,而孙源则是护着她说“她不是妖女,也不是祸害,她是沐儿送给我的天仙,她是仙子,不管你们怎么说,我都不会让你们伤害他。”

  那天孙若烟生生的感受到父亲为自己付出了多少,她做的那些傻事只会让父亲担心,所以她开始学会掩饰,受伤去湖边多带了一件衣服,明天帮父亲制作胭脂,天未亮,帮父亲砍好柴,可是日子一天不如一天。

  正当她伤愈合好了回家,看见父亲把卖胭脂、木柴的钱都给了那些上门闹事的人,得到了钱财他们也觉得没什么事走了,这些天,日日清粥,馒头原来父亲把钱都给了……

  

第九章:体内的‘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