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你把孤当什么。

  刚想去折一个朵牡丹花,却被一个生穿一身上好绸缎的女人折下说“好花当然要配美人,你嘛,不陪。”

  又一个身穿深蓝色的女人走了过说“糜妃姐姐,我听说这位是皇上昨天封的愉妃,听说她容颜宛若天仙呢。”糜妃捏碎了牡丹花讽刺道“哼,就这样子叫天仙,皇城的人都吓了嘛。”

  孙若烟根本没有理会她们,直接绕开她们走了过去,糜妃顿时怒气冲冲打了孙若烟一巴掌“妹妹好大的胆子啊,见到本宫居然不行礼,虽然我们同是一个等级的妃嫔,但是本宫好歹比你先进宫见我居然不行礼。”说完又是一个响亮的巴掌打了过去。

  沪小主高兴的说“来人,帮糜妃姐姐好好教训一下这个贱人什么是规矩。”说着俩个太监踢了孙若烟的左右腿。

  孙若烟吃痛的跪在糜妃的面前,糜妃得意的笑道“不要以为,你被皇上封了妃子那又如何,后宫三千佳丽,你这个小小妃嫔皇上管都不想管。”说着踩着孙若烟若雪一般白的玉手。

  而这一幕被刚下早朝的夜箜铭看着了,他为了见他梦里出现几年的天仙,每次在梦里她总是拿着圆扇,每一走进她身边,她就消失了。

  好不容易,找到了她,今天还为了她换上最好看黑衣袍,(在古代黑色代表尊贵。)刚进到容清殿就看到,他最近宠幸的糜妃欺负他的视若珍宝的女人。

  只见孙若烟露水大的泪珠滑落,也不叫一声,看着这样的她,心狠狠地被人揪了一下。

  夜箜铭他邪恶而俊美的脸上噙着一抹放纵不拘的笑,声音冷冽,如同千年寒冰暖和从背地缓缓的包抄过来,耳畔传来他的声音,有点低哑道“糜妃,好大的的脾气啊,人家刚来给她下马威。”

  糜妃听着如同自己都快掉入冰窟里,颤抖的看着声后的夜箜铭说“不是的,不是的皇上都是这个贱人……”夜箜铭听见贱人指的的她辛辛苦苦寻找了五年的女人,大手一伸掐住他脖子“你在跟孤说说,谁是贱人?”糜妃拍着夜箜铭的大手道“皇上,皇上臣妾知错了,是,是愉妃,不是贱人。”

  沪小主见糜妃被皇上掐着脖子吓得帮助糜妃说“皇上,是愉妃姐姐先无理的,她糜妃姐姐不行礼反而还瞪糜妃姐姐所以……”

  夜箜铭丢开了糜妃看着沪小主说“所以,你们动手打孤辛辛苦苦找来的人?”

  “没有皇上,臣妾就是想给她一点教育而已。”糜妃跪着爬到面前说道。

  夜箜铭看着孙若烟已经出血的右手道“把容清殿里的糜妃带到刑酷私,那只脚踩的愉妃,把只脚剁了,不说俩只都剁了碍眼的东西。”

  又看了向沪小主“这个贱人也跟糜妃一起,把她腿踢断就是了,对了孤不希望他们活着出来,随便把这个殿里她们的人一起拉去。”

  此时,孙若烟把那朵碎片的牡丹花埋在土里。

  又蹲在花池里,看着五彩斑斓的鲤鱼游来游去,一旁的夜箜铭看着她,没有靠太近怕她消失不见。

  “去叫御医来给愉妃看看。”

  “是,是,是。”李主管跑去。

  “手受伤了,就别碰水。”夜箜铭走过来说。

  孙若烟“……”没有理会他在花池里画着一个又一个的圆圈。

  夜箜铭看着她再次没有理会他生气的上前去拉着吼道“愉妃,孤在跟你说话,莫要当没听见。”

  被拉起身面对他的孙若烟依然没有想问答他的问题。

  见她要夜箜铭回答时怒气冲冲的把孙若烟拉回容清殿的偏殿中。

  到了门口,看见自己精心准备早宴,孙若烟视乎动也没有动。

  反手一巴掌打在孙若烟脸上掐着她雪白的脖子上怒吼着“孙若烟,孤告诉你,孤这样对你好,你呢,你以为孤是什么啊…”放在在她脖子上的大手瞬间更加用力。

  “皇上,御医来了。”李主管在门口喊到。

  “都给孤,滚……”手掐着孙若烟的脖子,望着李主管吼道。

  “是,奴婢这就滚。”李主管看着孙若烟心里暗暗的想到,愉妃恐怕是小命不保吧。

  孙若烟依然没有想说什么只是看也不看他望着左边的屋顶。

  看着她的反应夜箜铭加重了语气“孤问你,你把孤当什么!”

  

第十四章:你把孤当什么。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