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五章:孤不允许你死。

  “恶魔……”孙若烟转过过头望着夜箜铭深邃眼眸对视的说。

  “哼…恶魔是嘛!”说着反手抱起那个无情的女人,扔到了床上。

  扯下脸上的薄纱:肤如凝脂,领如蝤蛴,齿如瓠犀,螓首蛾眉,美目盼兮。

  夜箜铭一个俯身吻住了孙若烟的唇部,用舌头撬开她的素齿,找到她的嫩舌。

  孙若烟眼睁睁看着他,舌头一直绕开他的舌尖。想用手推开这个暴君,可以越是用力推开他,他身体越是深压着她。

  “唔……”夜箜铭找到了她的嫩舌并且吸储着,始终不要放开她,贪恋她舌中的甘甜。

  夜箜铭离开了她的砂唇,撕开她身上衣物,从雪白的脖子到胸口,又是啃又是咬。夜箜铭跪压在孙若烟的俩腿之间,一手压着她细白的手碗上。

  孙若烟咬着受伤的右手臂抵抗着身体那种奇怪的感觉,这一幕都被夜箜铭看在眼里,大手挑逗着他胸前的俩座山峰,细长的手指触摸着山峰顶端,邪笑而低沉的嗓音道“叫出来,给孤听……”

  见她没有叫出任何声音,一口咬住山峰咀嚼着,一只手摸着身上的那隐秘的花瓣。

  “嗯……”孙若烟忍不住他的挑逗的低吟着。

  “乖…”俯身解开身下的衣物挺身……

  孙若烟满脸泪水,一边哭泣着一边低吟着。

  晚上当她醒来时身上全身淤青没有一块好肉,想下床可是双腿已经痛到麻木。

  就这样日日夜夜强迫她,折磨她,加上她每日吃的东西也是极少,半月后……

  “咳…咳”孙若烟拿着手绢咳出鲜血,坐在桌上撑着头的身影倒了下去。

  而心儿一边拼命的喊叫一边要换着她的身体“娘娘,娘娘,来人啊,来人……”

  “皇上……”李主管小心翼翼到身边叫了一声,他知道现在脾气很不好。

  “说,什么事情。”夜箜铭拿起奏折说。

  “那个,皇上听说愉妃娘娘,她好像晕倒了,到现在还没有醒,御医说……”看着夜箜铭不是手里的奏折掐断了,有点怕的不敢说下去。

  “继续说!”把那断开奏折丢开又拿另一个看。

  “御医说,愉妃恐怕时日不多了。”李主管担惊受怕的说。

  夜箜铭直接把奏折丢在地上“起驾,去容清殿。”“是,来人摆驾容清殿……”

  “皇帝驾到……”李主管提着嗓子叫。

  “臣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奴婢叩见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容清殿中一群宫女和太监和几个御医跪在夜箜铭的面前。

  “免礼,你给孤过来……”手指心儿冰冷的语气,足足可以冻死人。

  “说……”夜箜铭坐在一旁的桌上道。

  心儿当然知道是什么便说“娘娘,她最近越吃越少,如果劝说她反而不吃……”

  夜箜铭看向床边的方向又望着御医“孤听说她快……”‘死’卡在喉咙无法说出。

  御医明白皇上意思连忙解释道“皇上,只因为没有吃饭和过度劳累,加上女人本来身体有的阴体导致娘娘日夜咳血,如果……”

  “如果什么!”夜箜铭的语气又冷了三分看着他。

  “如果娘娘的病情早点发现的话,只要吃的补品,多走动变可痊愈,可是现在娘娘病情这些也无法补救,以娘娘现在的样子,恐怕只有三日的时间。”御医越说越小,被那双寒冰一样的眼睛看着身体不经意的在发抖。

  “呵,你们也没有办法?”夜箜铭看着在一旁跪着的御医说只见一群御医也摇了摇头。

  “好,很好,把他们给孤拖下去斩了。”夜箜铭冷笑到。

  突然一个御医跪着磕头说“皇上,皇上还有一个办法可以让娘娘恢复如初……”

  “说…”夜箜铭他们把那些拉他们下去的侍卫挥了一下手让他们说完。

  “就是民间有一个人,喜欢到处游玩,他身上有可以让人起死回生的丹药,只要找到他,娘娘就有就!”御医不敢抬头,他知道这江山这么大,找一个人很可能,但这是唯一活命的机会。

  “告诉孤怎么找……”夜箜铭看着御医后到。

  御医把头埋的更低说“此人喜欢逛青楼,喜欢穿红色或者紫色的长袍……”

  “传人找,只要找到带进皇宫赏金100两黄金,时间为三日……”夜箜铭还想说什么被床边的咳嗽声打断。

  孙若烟痛苦的睁开沉重双眼“咳…咳…心儿”虚弱的叫着人。

  心儿小跑到孙若烟的床前“娘娘,你醒拉,要不要吃东西……”

  孙若烟虚弱的看着她“我是不是要死了!”这半个月唯一会想让她说话的人,只有心儿。

  旁人说什么她也不会理会,只有心儿小心翼翼的照顾她,找她吃饭,孙若烟只会点点头,这半月来,只对她说了不到十多句话。

  “孤不允许你死。”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心儿的身旁。

  

第十五章:孤不允许你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