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悲催的记忆

  一张美丽的脸,被一个宫女毫不留情的划了数十条刀疤。

  孙若烟被抽晕过去,一个太监端了一盘滚烫的开水里面泡着辣椒,直接破在孙若烟身上。

  皮肤被开水烫的又红又重,被一鞭鞭的抽打,每一下不是出血,就是见骨,在被滚烫的开水泼了只会,又烫又刺痛,好不容易愈合的伤口又裂开,疼痛让她眼睛起了血丝。

  第二天,在这阴暗又不透光的地方待了二天。

  俩个侍卫手里拿着很多根如簪子拿处的木棍底下被磨的很尖,突然他们拿起一个木棍扎进我的手指中,听见骨头裂开的声音,孙若烟流着悲痛而仇恨的双眼。

  之后孙若烟的十根手指,脚指都被木棍深深刺穿。

  每次,每次当孙若烟晕过去,不是泼滚烫的辣椒水,就是加了盐的冰水。

  每日安若欢都会看着她被折磨的痛不欲生,想喊可嘴里有布,越是挣扎越是痛的不堪设想。

  这二天日日夜夜从没有停止鞭打,也从来没有吃一口东西,不是辣椒水泼进她嘴里,就是冰冷的盐水。

  他们明天都换各种方法折磨孙若烟。

  第二天的夜晚

  被无数的鞭打过,衣服破烂不堪,浑身上下没有一块好肉,底上全是鲜血,惨白的嘴唇在安若欢的眼睛十分养眼。

  “做的不错,赏。”安若欢叫这身边的宫女道。

  宫女拿出几片金叶给太监们,他们高兴的拿起手中的银针,到处乱扎。

  他们用针扎进孙若烟裂开又发炎的伤口里痛的她只能唔唔的叫“唔…唔…唔”

  孙若烟用仇恨的眼睛看见这个名叫安若欢的女人,恨得想吃她的肉喝她的血。

  “你恨啊,本宫就喜欢看你们这些贱人想杀又杀不到本宫的样子十分养眼呢。”被一直看着的安若欢笑着说。

  第三天

  仇恨和痛苦的交界处,她流着仇恨而悲痛的眼泪,眼泪干了又流,痛苦使她麻木。

  一个太监走到她面前对另一个太监说“你说要不要我们把她皮拨了怎么样?”另一个太监摇头说“不,太恶心了,你拔皮,我嘛把她每一处的骨头打断,我最喜欢听骨头断掉的声音。”太监点头“好啊。”

  孙若烟害怕到发抖经管这样也没有用,她是被定在这里,连动都不能动的人,一边在用刀从她右手上薄薄挑起一张皮。

  鲜血顺着手指流在地上发出滴答滴答的声音。

  另一边从手指一点点被人劈断,扭曲的手指,手腕。

  孙若烟已经放下希望,在心里暗暗怒吼‘安若欢,夜箜铭,我孙若烟做鬼也不会放过你们’

  孙若烟慢慢的闭上了眼睛,尽管太监怎么泼水也泼不醒。

  “怎么办,皇后娘娘。”太监害怕道。

  “怕什么,这种事你也不是没有办过,该怎么这么做,你应该明白。”安若欢高兴的说着。

  另一个太监接过银子“明白,这种事奴才定办好。”

  “嗯。”安若欢看了一眼尸体就离开了。

  太监盖着白布在孙若烟的身体上,一路推出宫,用皇后的宫牌出了宫,直接把孙若烟的尸体丢在乱葬岗里便回宫告诉皇后已经办好。

  夜箜铭三天没有看见那个孙若烟便去容清殿找人才得知失踪,气的额头可以清楚的看见青筋。

  到处派人寻找孙若烟的人影一句话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而打赢胜仗的白墨胤快马加鞭的回了皇城。

  白墨胤只是想看一下这么有趣的女人能做出什么大事,但不成想,日日夜夜看着她。

  打战几天每日每夜都是她的一个动作一个微笑,看见他狐狸的样子的便抱着摸他头,对他的样子时时刻刻都印在他心里。

  他居然从第一眼看见她就爱上她的人间女子,可是进宫后她不见了,从无尽喜悦掉进了冰窟。

  乱葬岗--

  孙若烟因为独特的体香让那些蠕虫,无法靠近,而飞进她身边的乌鸦也掉落。

  就这样被强烈的太阳暴晒,有的时候变天被雨冲刷,吸收月光的阴气,又吸走乱葬岗百人,千人残留的魂魄。

  三天过去,孙若烟缓缓睁开眼睛。

  被仇恨和痛苦染红的双眼,眼睛上出现了如同血一样红的眼影,脸上的伤快速的愈合着,一点伤疤也没有,相比这张脸比以前更加妖娆妩媚,身上每一寸被打的露出骨头的血肉正一点点愈合。

  如同重新雕刻一般,手比以前更加皙白,因为她没有心跳了,她的血不在流动,现在的她是一个从骨子里散发着妖媚的女人,她似乎无时无刻都在引诱着男人,牵动着男人的神经的美人。

  身上破烂不堪的衣服渐渐化作红衣,她邪魅一笑“哈哈哈,安若欢啊,安若欢,唯一定把你在唯身上家长的痛苦十倍,百倍换给你。”

  

第二十三章:悲催的记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