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01

  每天的早晨,极洲大陆的阳光总是来得很低的。王晓笙(晓)睁开眼睛,在对面的那张床上,会看到一个昏暗的剪影。这样的早晨对他来说并不愉快,或许是她还没有醒的缘故吧,这个房间太过安静了。而他热衷于的是那种属于人的“立体”的感受,不同姿态的身体,四面八方的声音,喧闹的小街,乱成一团的酒吧,他只想加入进去,成为其中的一员。他,要做无情的参与者,享受每一次自我调整后的新的“生活”,可是现在,他就像被沉寂的空气禁锢住了身体一样,在这幢奇怪的房子里一切都开始让他难受。考古社给了他刺激,可他知道得太少了,他所体会的那些并没有多大的意义,一瓶上等的果汁能抵得上他在酒吧里彻夜的狂欢吗?他本应该和激情四溢的男人们呆在一起现在却和这样一个挑剔的女生······他看到惠綝绫的身体轻微地抽动了一下,“呀啊。...”

  不是她的错,王晓笙这样想着,是我在这里太放松了——我得回去那种状态!他抓起床上的一件便衣,“綝绫,我想出去一下。”“咚”,门在晓的身后有力地关上,他站在原地思索了一会儿,然后直接往楼下的喷水机走去。

  我先去弄清楚一些事情。晓急速的脚步声消失了。

  房间里,其实满脸通红的绫把头转了过来,“真的出去了吗?”她轻轻默念到,盯着门口看了好久,然后,她的手,这才慢慢地向下伸去…

  “雅雅,能来我这里一下吗…我,我想……”

  楼下,站在喷水机面前的晓一眼就看到了那个L.T.的标志,他微微地笑了笑,慢慢地走开了。

  首先晓要做的是把课退掉,毕竟出一次海不是随便闹着玩的,他没有什么地理上的知识,并不知道其他的大陆到底有多远,反正怎么也饿不死的他也打算一直留在六年级,所以···结果晓找了很久才在总车站找到了卫纭老师家的地址,在一幢位于极洲警视局,与LN购物中心的单栋公寓楼内,而这,其实是一个很“微妙”的位置:据他所知LN购物中心是黑帮团体的地下集聚地,为了方便监视黑帮之间的暴力冲突,才在附近设置了警视局。

  晓没有想到卫老师直接扔给了他一本教材,和两套一百多页的试卷,“我给你及格,题目好好做。”卫纭向他摆了摆手,“我不管你以后想做什么,总之给我认真地毕业···”“可是老师,最后能毕业的没有几个人啊。”

  “我,只在这门课上帮你一把,其他的我不会管——你可以离开了,晓笙(同学)。”

  ————————

  王晓笙随后——先是顺便去了一趟警视局,看了一下最新的告示,然后,他赶紧走进了LN购物中心···

  他需要在商场里找到一件西装,和厕所里被他击晕的那个人身上的一样。

  只见,一身正装的王晓笙走了出来,在商场的大门口,果然一辆小型车正在等着他。站在车旁边的三个人看到他,急忙向他招手,“刘总,这里这里!”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面带一丝微笑的晓并没有很大的把握见到L.T.,不过,能试试一场医药公司的价格谈判,其实也足够过瘾了,毕竟他已经有了准备。“刘总,您怎么搞的啊,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是说好了9点我们这辆白色小车在门口接您的,您怎么迟到了这么久?这下我们几乎是掐着点到那里了。”“傻瓜,刘总刚调过来就接手这个大谈判,多花点时间准备不是很正常吗?”“你才是傻瓜呢,如果迟到了,我们的谈判连一点机会都没有了!”

  “好了,你们别争了,要拿出信心!这次谈判肯定没问题的。”“刘总,您也知道L.T.集团根本看不上我们这种小公司的订单,能得到这次机会据说···”“好了,不用再说了,我很了解他们,所以你们的老板才叫我来接任王总的工作。”

  ————————————

  L.T.公司豪华的会议室内,灯光超乎寻常地明亮。晓和三个助手都已经坐下,随后L.T.的人走了进来

  “你们想和我们谈什么?”领头的那个人面带微笑地给了他们这么一句。

  “SO抗素和SI型激素的生产线,”晓看着那个人一脸不屑地样子坐下,“我们购买10条生产线,永久生产权。”

  “永久生产权?好的,还有吗?”

  “既然你直接问了,那我们也不罗嗦了。我们的初始定价是:每小时0.16元。”“不可能,0.4元。”那个人摆了摆手,“要么别谈。”

  其中一个助手听到这一下子慌了,“不行啊刘总,这个价格我们公司会被搞垮的!”“刘总,您刚才定价太低了,我们把先价格提高一些吧,看看他们会不会···”

  “喂,你们想好了没?0.38还是0.39。”那个人时不时看看挂在墙上的画,都不愿意正眼看他们。

  晓顿了顿,说到,“我们的初始定价是0.16元。所以,可能还会要求你们再给一些优惠。”

  那三个助手都傻了,这不是直接把公司往火坑里送吗?!

  “你,你在说笑话吗?”那个人一脸惊讶,“向我们找死也没必要这么直接···”“你们L.T.集团不只是在卖设备吧,据我所知LN购物中心也是你们的,”晓突然停下来没有继续说下去。

  “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晓对面那个L.T.集团代表的脸色,忽然有点不对劲了。

  “上周刚刚发生了事情吧,黑岳组和石影团…”晓继续说着,又故意停了。

  就在一周前,LN购物中心的地下室内爆发了一次很大的黑帮之间的冲突,…

  “我不知道你到底在说什么?”那个人急忙说到,“这次谈判我们(单方面)取消了,你们走吧!”

  “应该叫你们老总过来了吧,我已经说到这种程度了——你们和黑岳组的关系似乎有点跌宕起伏啊···”

  “可恶!”那个人咬着牙瞪了他们一眼,立即起身快步走出了会议室。

  “刘总,黑岳组,是什么??”一个助手问。

  “是他们又爱又恨的东西吧。你们不用知道太多。”

  几分钟后,L.T先生出现在了门口,一副仓促的样子,掩饰了他见到王晓笙时的惊讶。

  晓“会意”地向他微微一笑。

  但很快,一脸平静的L.T坐在了他们面前,晓没有说话,是L.T先开的口:“我们现在想重新确认一下你们的报价。”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眼前的L.T的目光沉静而含蓄,完全没有谈判时应有的攻击性,而且这次,重要的筹码其实握在了晓的手上。

  “每小时0.124元。”

  “咚,”L.T忽然生气地一拍桌子,“我们集团好歹也是大公司,怎么可能允许你们这样胡来!”

  晓知道L.T正在忍受的东西与区区这几个数字无关,但或许是他还有那么一点不合时宜的善良,才不会那样急于毁灭渺小的对方。是的,一个小小的医药公司,晓只是不想让它那么微不足道罢了。

  “0.15元/时,谢谢。”

  ————————————————

  他们交换了签约书,L.T看也没看就盖上了章。

  “喝一杯吗?”晓和L.T握手的时候对他说道。

  L.T并不想看他,也没有回答。

  在L.T集团大楼的门口,晓对那三个助手说,“我和L.T董事还有一些其他的事情,你们···”“嗯我们回去接刘总。”其中的一个人很快地回答到。

  “诶?”

  “刘总说,年轻人有想做的事情就帮他一下吧,所以…”“走了走了。我们得赶紧一点,老板还在等着呢。”

  他们迅速坐上小车离开了。

  还站在门口的晓无奈地耸了耸肩,“好吧,被发现了。”···

  他注意到L.T下意识地看了看时间,“看来我们不用去酒吧了。”L.T穿着一身灰色的正装,感觉他一点也没有董事的感觉,看起来不够强硬。

  “奥帷…他怎么样了?”L.T缓缓地说出了这一句。晓一下子,忽然有点诧异:你关心的居然是这个?!

  “LT,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关于黑岳组···”“你们···”抬着头一直看着前方的LT似乎并没有理睬王晓笙,而是又缓缓地继续追问了一句,“所以你们,过得挺好吧。”

  王晓笙愣了一会儿,但很快他就明白了,“L,我觉得你可能误会了什么,不如你来考古社···”“你们也不要再管我们集团的事了”

  看来,问题比想象地要复杂啊。晓感觉自己暂时也搞不清楚了,只是还想再确认一下自己的猜测,关于奥帷无意间告诉他的那件事——

  “是你们让黑月组落入圈套的吗?为什么又倒戈了?”

  “我已经说了,不要管我们的···”“奥帷他一直还在在意你,L。”晓打断了他的话,虽然感觉自己的这句话有点奇怪,“但是你的时间好像从来,都给了那些人,他没有机会···”“够了!如果不是因为那次,那次我没有做好,至少他现在还会一直在我这里,现在却和你这个乱糟糟的男人...”

  “喂,L,”晓终于按捺不住了,“我们只是同学而已。而且这个混蛋对我做过的事,我是无法原谅的…“晓摇了摇头,忽然没有继续说下去,随后:”对了你和帷还是从小一起长大的吧,他怎么可能···”“你走吧。”L转过身,“下一次别自以为是地冒充别人了,这么低的价格你以为我会放过他们吗?”

  “喂!你别走,无论你怎么说我,都无法改变事实,奥帷他,不会平白无故地向你买那么贵的东西吧。”“找熟人方便而已,为你们这个什么社团弄点新奇的玩意儿。”

  “L,那我还有最后一句话,你听完再进去,可以吧?不耽误你多少时间···

  我不知道那个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让他从你们的L.T集团退了出来,但一定不是你的错,L,否则奥帷一定还会留在那里。”

  “你到底什么意思?”L.T转头看着他。

  “我不知道,我也不确定,L,瞎猜的。如果奥帷他不出来,你们就永远都不能出来了。”

  L.T手表上的指针连同L.T集团的大钟,停在了11的数字上。LT的身旁,不认识的人在一遍遍地走过,时间,都变得安静了。

  他真的希望什么都没有发生。

  王晓笙向他招了招手,转身两手插进口袋,一步一步地离开…

  认真一点,L。晓一边走着,微微抬起头望了望天空,仿佛,慢慢地看到了,他们那个时候突然“分别”的样子:从地上爬起来的奥帷捂着一边流血的胸口,在那些人的注视下,拖着疼痛的身体一步一步地向出口走去,车内的LT却被身旁的人捂住嘴巴,眼泪不断地划下他的脸颊…

  奥帷最终活着走出了那个地下车库的出口,被看到的路人送到了医院。当时刚好下了课的王晓笙,在一个路过的行乞者那里迅速听说了在地下车库发生的“被袭”的事件,银夜团的几位头领全都被杀,剩下的几乎全都投靠了黑岳组,但有一个关联者中枪后逃了出来——那时的王晓笙对奥帷的工作并不了解,但抱着一丝好奇心的他很快找到了那个“逃出的关联者”所在的医院···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奥帷问道。

  王晓笙看到了一副从来没有见过的笑容。

  “你做了什么?奥帷。...”

  晓知道,眼前这个躺在床上正在随意翻阅着报纸的人,并没有心情回答他似乎愚蠢地不能再愚蠢的问题,因为没有哪一个时刻能比现在的奥帷看起来还要轻松、快乐。

  “没什么,我做了件最想做的事。”奥帷咬着牙忍着疼痛,把两手放在了脑后...

  L,去追上他吧,去问个明白。

  晓来到了总车站,没有去想关于岚琴的事情。

  ————————————————————————

  回到考古社的大屋,王晓笙又瞄了一眼喷水机上L.T的字样,他后来才听说奥帷在L的旗下参与地下的黑帮交易,处理各种黑帮之间复杂的矛盾,但这次警视局的公告上,写着黑岳组被险些“剿灭”消息,如果不是在开玩笑的话,只有可能又是L.T集团···“你小子在干嘛呢!”晓扭头一看,是奥帷!正骑着自行车冲了过来,“你刚才出去了?”晓急忙避开。

  “没什么,在外面乱逛,我回房间了。”晓一副无所事事的样子直接向零室走去。“喂,那边楼梯更近。”“我喜欢走这里——”忽然晓觉得LT好像说中了什么。

  “…”奥帷看着他,“我要检测一下船上的设备,来帮个忙吧?”“谁管你,自己干。我只想放个假,好好休息、放松一下。”“喂,你小子怎么可能闲着,是不是又要去么…”“拜拜~”晓走进了零室,让自己迅速消失在了零室的门口。

  上楼,来到房门前,晓听见里面传来一阵骚动,有人在手忙脚乱。

  !?

  “綝绫,为什么把门锁了?”

  他听到了纪雅的声音,“我们在收拾东西。”什么情况?社长来干什么!?“啪”,门开了,惠綝绫穿着那身薄薄的睡衣站在他的面前,而且可以清楚地看见她没有,穿什么内衣——胸前轮廓、凹凸分明。当然,晓他关心的只是里面究竟——

  乍一看社长果然是在帮绫收拾东西,但是为什么收拾东西会收拾地满脸通红?还有,惠綝绫她不是最擅长整理房间的人吗?

  “綝绫,那些衣服,好像不是你的吧。”纪雅指了指那边的衣柜。

  “呀,是···我得去还掉。”

  “还到哪里?”晓立即问。

  “这关你什么事!”綝绫用略微讨厌的目光瞪了他一眼,“信息城堡G。”

  “信息城堡!!”晓不知道是应该感到诧异还是兴奋,“綝绫,你为什么···”“我也想知道,绫。”纪雅跟着追问道。

  “好吧···”

  是惠綝绫在车站碰到的一个女生给她的,叫荷亦若,她是信息城堡G家族的一员。

  在极洲大陆的信息城堡其实有好几个,由不同的家族掌握和控制。而由于在极洲大陆,私人通信是被禁止的,双方进行通信必须至少有一个安装的公共终端,而信息城堡正是这些大大小小的公共终端的直接管理者。

  从来没去过这个地方啊,晓不由地本能地感慨道。

  对于王晓笙来说,打听荷亦若这个人并不是那么困难,但要进入她居住的信息城堡仅凭想象是无从下手的,晓除了假扮没什么其他的本领,信息城堡内部的状况从行乞者的口中知道的非常之少,可能是太过复杂了无法用语言直接地描述——关于里面的房间和人员的情况,虽然应该绝对没有什么监控设备(极洲法律禁止一切建筑室内的录像活动)——于是,他就在四处围绕着那座信息城堡寻找可能的机会——终于,一个保镖被他设法绑进了厕所。然后,他混入了这个正在迎接荷亦若的保镖队伍之中。

  在极洲大陆,保镖其实是一个非常下级的工作,作为一个可用可不用的佣人被雇用而已,没什么严格的验证程序,经常只是干些打扫房间,清洗厕所的活。极洲大陆的生活一直足够安全。

  果然,保镖长请点人数的时候没有发现任何的异常,他们跟在荷亦若的车的后面。“快,站好!大小姐出来了!!”

  就在这时一种临场的焦虑感猛然向王晓笙袭来,他虽然知道这个人和綝绫应该是朋友之类的关系,可他还是感觉到了一丝难言的不安——站在后排的他于是想办法挪到了靠前的位置————

  荷亦若竟然是从驾驶的位子里出来的。她有着高高的胸脯,苗条修长的身材,转过来面向他们的一双大眼睛却在严厉地扫视着他们。

  保镖长走上去与她交谈了一会儿。因为荷亦若说话的声音异常地轻所以完全躲开了晓灵敏的耳朵。

  “我···那就···”···“我要他们三个。”

  晓终于听到了一句话,但于此同时所有人纷纷看向了他。

  咦!?

  “那陈匀真(王晓笙假扮),雷芋,晋侈,你们三个跟着大小姐走,帮她整理房间。其他的人和我从城堡的大门进去。”

  王晓笙完全没有意料到这一切会发生地如此之快,一路坐着专车,乘坐专梯的他就已经站在了荷亦若的房间里。

  “模型,在这里。房间里所有的东西按照它摆好,50分钟后我再来,注意,必须是一模一样的。”荷亦若说完就迅速离开了房间。

  “天哪,这怎么搞呀,乱七八糟的。”晋侈说道。

  “谁叫我们是保镖呢,就得干这种苦差事···”雷芋这时注意到了,站在那边的晓脸上的异样,“匀哥,你知道怎么参考这个···”

  而此时的晓已经听不清什么其他的声音了,站在床头边,打开手中的这本相册,他的目光乃至身体都仿佛被它牢牢地抓住——或许是画面的内容太刺激了吧,略微激起了他的身体反应,但那从一开始就笼罩在他彷如幻觉里的不安,随着这些露骨的照片一页页地翻下去在不断地一点点地靠近他,终于,他的目光停了下来。他恍然觉得真实的时间是不是过去得太快了已经让他来不及思考自己眼前所看到的一切,他抓着相册边缘的两只手也开始变得很奇怪,要试着用力,却无法继续,也无法清醒,“雷芋,陈匀真在干什么呢,站在大小姐的床头边。”

  “我们别管他,没准大小姐正看着呢。”

  “这不可能吧,不是说绝对禁止···”

  只听见“啪!”的一声,他们看见晓狠狠地把那本相册甩在床上,“真是见鬼!”

  愤怒最终占据了他。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01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