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 02

  王晓笙的举动引起了雷芋的注意,他急忙反问到:“喂,雷芋,那好像是大小姐的东西啊?“

  “不知道。“雷芋沉默的目光凝视了王晓笙一会儿,”我们,还是做我们的事吧。”随后她转过身继续整理。

  过了一会儿,始终握紧拳头的王晓笙弯下腰,拿起了那本相册···他走到正在整理桌面的雷芋旁边。

  “抱歉,我有事得先走了。”王晓笙从怀里掏出一叠钱,若无其事地放在了桌上——雷芋看着他走出了荷亦若的房间。

  晋侈(有点着急的样子)-“他拿走了大小姐的东西!怎么办,雷芋?”

  只见雷芋拿起那一叠钱,“他给的不少,看来不是和我们一道的。”

  晋侈-“我们会被辞职吗?”

  雷芋-“交给保镖长来处理吧,我们帮不了什么忙。来,给你一半。”······

  —————————————————————————————

  在城堡里走着走着,王晓笙才慢慢发现这里面的结构远比想象地还要复杂,一路上问了很多的人,结果所有的人都只知道一个个大厅的位置,但并没有人知道怎么走出去。

  王晓笙记得自己直接乘坐电梯来到了一个应该离大小姐的房间最近的大厅,但那没有用,外人不能使用那些通道,而楼梯四处随意地连通着不同的错层,根本没有明确的指引,他只能一边走着一边在纸上画,试着找到一些头绪···无尽的尝试过后,他逐渐开始对这个叫做信息城堡的地方感到厌烦···为了尽快出去他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情绪,耐心地记录着走过的路径。

  或许,再冷静一会儿,他就不会去管这种麻烦的“私事”了,但王晓笙就是恨不得去把那个床上的荷亦若推开,拔出那根可怕的东西然后狠狠地在她的头上敲成两半!···赶紧见鬼去吧,他一边想着,继续向下一个大厅跑去,手里紧紧地抓着那本相册:等到事情办完之后再毁了它。

  过了大约三四个小时,王晓笙终于找到了一个对外的仓库,他跳起来爬上高窗,逃了出去。然后他一刻也没停留,骑上考古社的自行车直接回到了γ电力学院的校园,天黑了。

  回到大屋的王晓笙略微有一些疲惫,愤怒的能量还继续在他的身体里运转,直到,他走进房间:

  暖暖的灯光包裹了他,房间里一片安和的环境,干干净净的整理好的床铺···惠綝绫趴在床上,一边吃着点心,安静地看着电视···

  他的心里顿时放松了下来。她什么也没说,那他也没有说话,走到床边,顺手,把相册扔进了打开的衣柜里,“咚!”

  “晓笙!都说了不要乱扔东西···”“哦···知道了。”他顺手正要关上衣柜——不对,他扭头一看···

  “怎么这么晚才回来,是不是去酒吧里鬼混啦?我都从奥帷那里听说啦,那些事情。”惠綝绫(绫)笑嘻嘻地说道。

  王晓笙-“别理他。”

  惠綝绫-“衣柜里的是什么呀?”

  (王晓笙)糟糕了,果然···“私人物品,不许动。”

  “那告诉我吧。”绫的笑容忽然让他有点不想拒绝···

  “那社长她上午来这里和你做了什么事情,能告诉我吗?”

  “没什么呀···收拾东西,什么的。”惠綝绫转过身去,似乎是在看着别的东西。

  王晓笙看见她默不作声,应该是不会追究了吧,“我想好好休息一下,今天去酒吧玩有点着凉了···”王晓笙撒起谎来那绝对是毫无破绽的。“还有,绝对不准打开我的衣柜···”

  “知道啦。···”惠綝绫回头看见王晓笙已经躺进了自己的床。(惠綝绫)哼,被子还是我叠的呢,这么无情!

  (惠綝绫)今天,确实看起来有点累呢,真的去酒吧了吗,一点酒精的味道都没有···

  王晓笙很快就睡着了,他不知道,已经轻轻坐在他旁边的绫悄悄拉开了他的床头柜,拿出了,那串银色的项链——真是漂亮的项链啊,那个叫岚琴的人,也一定很漂亮吧。绫不由地想象了起来···

  如果,那时,奥帷救下她的话,他应该还会喜欢女生的吧。

  “咚咚”,是纪雅的敲门声。

  “来了,雅雅。”绫赶紧把项链放回去,关上抽屉,小跑到了门口。

  门打开,“这么安静,那小子回来了吗?”

  惠綝绫-“回来了。”

  纪雅-“好,我也回房间了。”

  惠綝绫-“对了,雅雅···”

  纪雅-“嗯?”

  惠綝绫-“上午的事,要不要···”

  纪雅-“我们,到船上找机会再说吧。明天我不在这里。”

  惠綝绫“嗯?好···”轻轻的微微地“咚”地一声,门关了。

  ——————————————————————

  又是一天的早晨,但王晓笙醒来的时候,脸上被贴了一张软软的纸,抓下来一看,上面是惠綝绫的留言:

  “今天一定要整理好东西明天就走了哦,我去收集更多的资料了,很晚才能回来吧。

  ——惠綝绫”

  “留我一个人?那岂不是···”王晓笙嘀咕着,“对了,那个东西!”

  他急忙从床上跳下来,一眼,就找到了惠綝绫打算送还给荷亦若的那叠衣服——他骑着车飞奔了出去——他已经完全适应了那个超级大斜坡,加速、冲向了那个他绝对不想再去第三次的地方。

  他全身精力充沛地骑了两个多小时,到了,信息城堡G。

  他还是从那个仓库潜了进去,然后,依靠他上次留下来的“地图”,他很快来到了离荷亦若的房间最近的大厅——已经乔装过的他直接走了过去···有人从荷亦若的房间走了出来!他停下脚步,等她们离开···王晓笙慢慢地,自然地走到门口,把衣服往地上一放,随即“嗖”地跑开了。

  圆满完成任务,这下绫就再也不会见到那个···“站住!你是谁?!”竟然传来荷亦若的声音。

  管家们的声音-“大小姐在叫!”“咦?发生什么了?”“喂,赶紧去看看!”

  似乎惊动了很多的人,这下惨了,而且王晓笙怎么也想不清楚荷亦若是怎么发现他的,难道是,感应装置!对啊,考古社有的东西信息城堡也可能有的啊,居然把这一点给忘了,早知道把衣服直接丢在城堡外面就算了,要不是不想弄脏绫穿过的东西···已经被发现了,我得赶紧想个办法!

  但是王晓笙对这里的房间还是不太熟悉,万一进错了就全完了。于是,他匆忙地找到了一间厕所,随即果断地冲了进去——这时正好一扇门打开,“啊!”看到王晓笙一副来势汹汹的样子那个女生吓得跳到了一边,王晓笙走进去把门一拉,“啪”地赶紧锁上了门。

  先假扮成女人吧,试着逃出去!王晓笙从衣服里拿出一些道具:镜子,口红,假发,还有放在胸前的那个···“你是······”他听见了那个女生的声音,“你不是这里的人吧,外面在···”

  糟糕了,这样的话,只能先击晕她然后拼命逃出去。

  女生-“这里···会被找到的所以···”

  嗯?!她到底想说什么?王晓笙已经做好了准备的动作,只要开门看见她就···

  女生-“或许我可以帮你。···”

  王晓笙以为自己听错了,一个完全不认识他的人怎么可能···“真的···地下管线有一个废弃的通道···那里可以至少容下一个人。”

  地下管线?王晓笙似乎只听到过一次,因为曾经发生过一起很大的地下管线的事故,似乎是传送数据的管道。

  晓慢慢打开了门。果然这就是刚才吓得躲到一旁的那个女生,只见她努力地抬起头,时不时地去注意着王晓笙的表情,她似乎忽然想到了什么脸微微地有点通红,“你相信我了,对吗···”

  王晓笙-“拜托了,如果真的能帮我出去的话,什么事都答应你。”

  “噢!”她像是被这句话吓到了一样忽然呆住了一小会儿,随后,她抬起手臂,指着那边的窗口:“从···从外边的水管下去然后···”

  “是这个吗?”王晓笙跑过去指了指窗台外的一根金属水管。

  “不对···”她欲言又止。

  “怎么了,不行吗??”王晓笙焦头烂额。

  “这样下去还是会被发现的,房间里有感应的设备。”她似乎在思索起来。

  “噢,天哪,那要怎么办?”王晓笙顿时绝望了,看来,自己是肯定逃不出去了,真不知道会不会牵连考古社的他们。

  “这个···我,我不会爬那个所以···”她低着头。

  嗯?什么意思?王晓笙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看她一直低头,不知道她究竟···

  “我知道怎样躲避那些···感应的东西所以如果一起的话···”她抬头看了他一眼。

  王晓笙顿时明白了!“那这样,我背着你,我们一起爬下去!”

  “嗯。”

  他们顺着冰冷的金属水管一步一步地向下滑去,她紧紧地抱着晓,似乎还在发抖的样子,他们下到一半的时候,她两只手突然用力地抱了他一下,“这里,就是这里,不能再下去了,下面···”

  “那我要怎么办?”

  “只能从旁边的窗户进去。”“那你抓紧了啊。”王晓笙猛地一用力的一只手先伸到并抓住了窗台的边缘,随后另一只手···他把身体撑起来,带着她一起爬了进去。

  “噢,天哪。我们总算到了么?”王晓笙站着把她放了下来。

  “嗯。”

  他们来到了一间堆满了数据线的房间,看起来这个地方并没有什么人使用,但打扫得很干净。

  “这里。”那个女生说道,一边指着地上的一个洞口,“从这里的台阶可以一直下去,到达地下一层。”

  王晓笙-“然后呢?怎么出去?”

  “那里有一根废弃的···”

  王晓笙-“能带去走吗?我怕我会弄错。你应该,对这里很熟悉的吧,和其他人不太一样。”

  “嗯···好!”她情绪高昂地回答到,但随即又腼腆了回去,“谢谢。”

  她带着王晓笙来到了那根确实足以让一个人爬进去的巨大的管线面前,“就是这个,从这里爬过去,通到一个叫做“箱房”的超大的地下空间,那里有一个梯子,爬上去就是城堡外面的树林啦!”

  “好的,我知道了。”王晓笙正要爬进去,忽然,才意识到了什么,那个从一开始就有的那个疑问。他停下脚步突然转身看着她,她先是发着呆随后才注意到王晓笙正看着她,像是被吓到了一样急忙后退了几步,“那个···还有什么···”王晓笙本来想直接去问那个问题的,但是,他还是换了一种方式,“不一起来吗?”

  “来···来什么?···”

  王晓笙-“一起出去啊,看你好像是被困在城堡里···”“没有,没有的事。”她竟然立即打断了他,“我才不想···离开城堡呢······除非···”

  王晓笙-“那帮我带个路呗,好事做到底。”

  “···好吧。”

  王晓笙-“你先请吧。”

  用于传输数据的巨型管线是由特殊材料做成的,外面的光线可以透过照射进管内十分明亮,但又足够坚韧,可以承受各种的外力。一边在管线里爬行的王晓笙可以看到管线外的巨大的地下空间,还有一束束透明的飞速穿梭在其他的管线中互相交织的光亮。

  “那些光是什么?”王晓笙问道。“是在传送的数据。”

  她在前面一点一点地爬着,王晓笙则慢慢地欣赏着这难得的壮观的“景色”。不过,她的裙子因为太短根本遮不到那个隐私的部位,光线照了进去。

  王晓笙并没有刻意理会这些,他只想急着逃出去。

  “啊,终于到了。”先爬出管道的她立即站起来抖掉身上和裙子上的那一点点灰。

  他们已经来到了箱房。

  “到这里就绝对安全了,爬上去就是地面!”她指着斜上方的那个井口说道。

  “哦。”王晓笙看了看那里,下面确实有一个梯子,“你为什么要帮我。”他终于还是问出了这个问题。

  “咦?这个…为什么…为什么要……”“真的很感谢你!”王晓笙向她鞠了一躬,“所以,我有什么可以帮助你的吗?”

  “这个···这个···”她的头还是低着,但是表情似乎很高兴。

  “尽管说吧,我会,竭尽全力!”

  “···可以吗···”她的脸慢慢地慢慢地变红,“能···能···”

  “能什么?”

  “我叫汀因为是个佣人所以只有一个字···”

  王晓笙-“哦,我知道了。但是,这不算要求吧。”

  汀-“这个···汀想和大小姐在一起但是···”她的语速忽然加快,“嗯?”,而王晓笙并没有怎么听清。

  汀-“···就当汀也喜欢你好了所以···”

  王晓笙-“喜欢我?这···”

  汀-“···可以吗?如果也喜欢汀的话···”她忽然认真地看着他,圆圆的大眼睛里似乎在期待着什么,“能···能和我那个什么吗?”

  王晓笙-“诶?!”

  王晓笙不明白,他非常冷静地想了想,她不想离开城堡,那为什么···“嗯···我没听错吧,你说的是,那个?”“是的!”她的情绪高昂了起来,“汀还从来没有做过呢!”

  王晓笙-“哦···那你要怎么做?”

  她的手扶着墙壁,晓把她的裙子撩了起来。

  王晓笙还是有点兴奋的,一年多了,而且他其实没有真的“碰过”女人,自从岚琴被那些人抓走之后。

  “是这里对吗,要慢慢进去了哦。”“没关系的汀只是···”“嗯?”

  汀她究竟想要什么?

  当王晓笙回过神来的时候,汀的声音一直在这里回荡着。

  “再···再进去一点···嗯,嗯,啊~,嗯,啊~”她的脸红红的,露出了,似乎只有一点满足的表情。

  王晓笙惊讶地看到她的眼角噙出了泪花。

  在回去大屋的路上,一边骑着车的王晓笙还在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她笑了,最后的时候。

  “你要走了吗···”王晓笙听见了她的声音,很轻,似乎是累得没有力气了。

  王晓笙-“啊。我还能帮你做些什么吗?”

  汀-“你不会再回来了,是吗?”

  王晓笙-“嗯,也许不会了。哦,抱歉···”

  汀-“没关系没关系,汀一开始就说了的。”

  王晓笙-“哦···那汀,你还有什么要求吗,总感觉···”

  汀-“能,能祝福我吗···汀和,和大小姐···”

  这句话他并没有明白。现在,也没有明白,汀她是真的喜欢他吗,那为什么不离开城堡呢,是被监视了吗,还是会受到惩罚?她的意思是希望他能再次回到城堡去见她吗?不对不对,王晓笙才发觉自己竟然开始···不行,不要去想这种事情了王晓笙。他一边默念着一边踏上自行车加速向远处的γ电力学院蹬去。

  他回到了考古社大屋。

  ——————————

  零室内,奥帷的声音。

  “社长,去的时候勉强可以的船回来绝对会沉的,这是我的经验。”

  纪雅(表情严肃)“不是,帷,我们不能再用她的东西了,上次你也看到了,她居然会有那么可怕的···现在我一直有种不好的感觉,我们要全力避开她。”

  “她是谁?”站在旁边的王晓笙插了一句。

  奥帷-“如果你能让晓笙跟着我去修那个破船,我还能勉强接受。”

  王晓笙-“什么破船?你们在讲什么?”

  “奥帷,这和这小子没关系,危险的不是船,我觉得小束她当时肯定有什么目的,才把那个送给我们。”

  奥帷-“全能的社长啊,能保证我们过去回来安然无恙的只要那个邢小束送的那辆船了。”

  (王晓笙)小束?好像是上次那个来挑事的女生。

  纪雅(语气坚决)-“不行,我们不能再和她扯上任何关系了。”

  王晓笙见他们继续争论着也没有理睬他的意思,只好默默地回去房间了。

  惠綝绫还是没有回来,她到底去哪儿了呢?他完全忘记了早上的纸条···不对,有新的事要做啊,明天就没时间了!

  他换了一件灰白色的便衣,冲出了房间。

  关于邢小束的信息,他在B.M广场上问了许多的行乞者,他们竟然都不太清楚,只知道她的父母掌管着神秘的大公司什么的,她在外面个性张扬,但总是些个人的琐事,重要的信息都无从得知,比如她家的住址什么的···

  一位年长的乞丐-“去X&M酒吧看看吧,先生。那里会有这个世界上最难知道的信息,而且我建议你穿得再低调一点,据说在X&M酒吧里随时就会丧命,里面的人个个杀人如麻。”

  毫不畏惧的王晓笙果断换了一身黑色的衣服,找到了藏在密林之中的这个酒吧。

  虽然是在白天,但酒吧里却黑灯瞎火的,门前极深的悬挑遮住了外面的光线,在黑暗中推门进去,一张张的圆木桌上,晃来晃去的吊灯似乎就悬在每个危险分子的头顶,微弱的灯光仅仅照亮了桌面中央的一块区域,所有不知道坐着还是站着的人的脸孔都暗成一片无法辨认,他们喝酒、打牌、粗鲁地叫骂着,耳边不时响起刀刃摩擦、枪械扳弄的声音,时近时远,此起彼伏,浓烈的火药味捕捉着每一个看得见或看不见的角落。

  再大胆走进去几步的王晓笙,按照那位行乞者的建议大声问起关于邢小束的事情,顿时引起了酒吧内一阵小小的闹腾。他听到他们似乎是用了一些快活的词语,其中有一个人故意用标准的领事语说,“店长店长,你们有‘伙伴’了!”王晓笙不知道‘伙伴’这个词到底是贬义、嘲讽,还是对他的警告?总之他必须集中注意力···只是过了一会儿,从那边微蓝色的吧台急速飞来了一个什么东西——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旁边的人替他接住了,这个白色的纸团,然后随意地丢到了他的脸上。

  “滚回去吧,蠢蛋,店长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有人这样解释到。

  这种情况看来自己是呆不下去了,他根本没法应对,灰溜溜地被一连串咒骂声追着跑出了X.M酒吧,跑到外面,明亮的世界。

  他打开纸团,上面是一张用钢笔手绘的地图,还有一个建筑的轮廓标记。难道是要我去这里?!

  噢!谢谢,店长。王晓笙回头看了一眼那片黑暗的窗口,随即上路了。

  拿到地图后王晓笙对这个地方好好调查了一下,没有能够到底这个地区附近的站车,只能又是自己租辆自行车长途骑车去那里了。

  当王晓笙来到那个建筑附近的时候,一股毛骨悚然的感觉涌了上来。那个建筑建在层层的高低不等的密林之中,但有一条平坦宽阔的道路直接通往那里,应该是有车辆进出吧。建筑的体量很大,至少有好几万平米的面积,由三片高楼和地下的裙房组成,走进后可以看见裙房其实是几十个乃至上百个立方体块堆积而成的,三片高层的建筑一片比一片高,一片比一片尖锐,微微弯曲围城了一个弧形的三角仿佛要刺穿天空。王晓笙听说这建筑地下还有七层,有人说那七层名为实验研究用的房间其实是监狱。但极洲大陆应该是不能有监狱的,所以他觉得这大概是乱讲。

  再试着走近,抬头,看到似曾见过的细长的光亮在灰暗的云里钻过——数据电流??真是吓人的技术,为什么要让电流在天上通过呢?王晓笙的心里打起了颤:我真的要进去吗?···还是算了吧。

  已经换好了研究人员制服的他来到门口还是退缩了,就在这时,刚好有一批穿着工作服的人走了出来。

  “你是迟到的吗?快进去了。”其中一个人停下来对他说。

  “这个···”王晓笙并不想进去,不料那个人脸色突然一变,“可疑分子?!快,按响警报!”

  王晓笙先愣了一下,那些研究人员迅速走了——马上十几个拿着枪的人就已经逼向了他,他根本没有意料到怎么会这么快,“直接杀了他!”“1,2,3,开枪!”

  天哪真的是枪!“砰砰砰砰砰砰砰砰砰···”十几声枪声一下子响起。

  面前的人倒下,从弹孔里流出的一股股的血液,被迅速吸进了地里。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 02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