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03

  一道突然的闪光出现,随即是一阵疯狂的眩晕。

  王晓笙以为自己已经倒在了血泊之中,却在那时被谁迅速拽住了手臂,“嗖”地逃离了那一阵枪林弹雨。他被带到了不远处的丛林里,被“扔”在了草地上。两眼昏花的王晓笙努力地想看清面前的那个人。只见他似乎拿出了一个袋子。“我要把你装进去,我们现在还很危险!快点!”

  王晓笙-“危险?!什么意思?···”

  他终于看清了那个人的样子,带着墨镜,个子不高穿着黑色的衣服,他的旁边还停着一辆···王晓笙被那个人抓起来直接“扔”进了袋子里,“千万不要乱动!”他把口扎好,往身上一背,骑上摩托车向前飞驰而去。

  一路上摩托车在频繁地左右变向,似乎在躲避着什么,头晕目眩的他能感觉到子弹从他们身边呼啸而过,中途的时候摩托车突然失去重心,人和车一起被猛地向外甩去却被艰难地“掰”了回来,他吓得心脏都要飞出来了,而他们就这样一直“颠簸”了很久,真的不知道有多久之后,摩托车才开始平稳起来,而此时此刻晓的身体已经分不清上下左右了,他只能慢慢地调整自己——车停了。

  最后,王晓笙感觉自己又被“扔”在了地上。口打开,他被“倒”了出来。

  神秘人-“人走了,你赶紧回家。···”王晓笙微微地抖着站起身,他看见那个人用手紧紧捂着自己的右手手臂,似乎,是受伤了,但一眨眼,他就消失在了远处。

  天哪,到底发生了什么?

  回到房间的王晓笙,已经不能用不能平静来形容刚才的经历了,他自动忽视了房间里的一切,包括正在帮他收拾东西的慧綝绫,肾上腺素的感觉还游荡在他的体内,心脏还时不时地要加速一下···要是没有那个人我肯定是死了,可能连死在哪儿都不会有人知道,天哪···太可怕了。他不愿再去多想。

  活着真好。王晓笙直接向后一仰,倒在了床上。原来,我还活着啊。

  “王晓笙!你在干什么呀,快点帮我一起收拾你的东西,明天就走了啊。”綝绫的声音真是好听啊。

  惠綝绫-“王晓笙同学!”

  “哦哦哦,知道了,知道了啊。”他其实还像再缓一会儿,还是有些心不在焉。

  王晓笙-“对了,社长。社长她去哪儿了?我有问题要问她。”

  惠綝绫-“他们两个晚上都不回来住,雅雅说有重要的事一个人走了,奥帷说得去修船,要修一个晚上。”

  “哦···”还躺在床上的他还在想应该怎么去问纪雅关于···惠綝绫生气的脸在他面前出现了,其实她生气的样子挺可爱的,“王—晓—笙,悠闲的假期已经结束了!!···今天还想不想睡觉了?!”

  “睡觉?”王晓笙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是那个意思,“哦!綝绫,你也想和我做吗?”

  惠綝绫-“你在说什么啊!”

  “哦···不是那个意思啊。”王晓笙还白白兴奋了一小会儿,“好好好,我就来收拾。”

  “晓笙,作业根本不用带过去的呀,你到底在想什么?!”

  王晓笙的脑子里只有一片乱,LT和奥帏、荷亦若、相册上的绫、救了他的汀,然后是X&M酒吧,可怕的研究所,那个像英雄一样救了他的人···

  惠綝绫-“真是的,大家都为了出海拼命准备,你却像放了假一样···牛奶不能带,会坏的呀!”

  放假?王晓笙想苦笑一下,但惠綝绫的脸又已经凑了上来,漂亮的眼睛正紧紧地看着他,

  “好—好—干—活。”

  好吧。王晓笙无奈地,微微地,笑了一下。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有你在会感到一点点幸福呢,绫。

  ————————————————

  天蒙蒙亮的时候,拿着大包小包的王晓笙和惠綝绫正站在零室的门口“焦急”地等着。

  王晓笙-“绫,这么早鸟都没起来呢,我们在等谁啊?”

  惠綝绫-“海边很远的呢。还有,社长发消息说她会带人回来拿行李,所以···”

  王晓笙-“那正好,我正想问她···”

  惠綝绫-“喂,你快看,那个骑着摩托车的人是不是···”

  ——————————————————————————————————————

  昨天中午,王晓笙离开X&M酒吧不久,仓乔莉和店长的对话。

  店长:“小莉,这么危险的事不要去。”

  仓乔莉:“是你把那个危险的地方告诉他的,杀手先生。”

  店长:“小莉,我都说了多少遍了,不能这样称呼你爸。”

  仓乔莉:“杀手先生,下次请不要再做错事了,再见。”

  —————————————————

  “你们起得很早啊!”纪雅从摩托车的后座上跳下来,“都整理好了啊。”

  惠綝绫-“雅雅,ta是?”

  王晓笙对眼前的这个身影忽然有点熟悉,全身上下充满了似曾相识的味道,虽然他戴着深蓝色的眼镜,穿着深灰色的外套,摩托车也和上次遇到的不一样,但是,他那个敏捷地跳下车的动作实在令他回味。王晓笙站在原地什么也没做地想了好一会儿···他走过去,向他伸出了右手,“你好,驾驶员先生。”

  “不对,王晓笙,她不是先生···”纪雅的脸偷偷地红了,“莉,要不你自己说吧。”

  社长居然也有羞涩的时候!——王晓笙一边惊讶地看了看她,一边还在观察,站在纪雅旁边的那个人,他是叫立?所以喜欢一动不动地毫无反应?

  驾驶员先生-“纪雅,我们去拿东西。”

  然后她就从王晓笙和惠綝绫的身旁慢慢走了过去。

  “站住,仓乔莉!”纪雅突然就生气了,两手插着腰,对她喊道,“你最近变得太奇怪了,为什么不和别人握个手,再进去?”

  王晓笙-“啊,社长,没关系没关系的,我也没有事先好好地自我介绍,反正就是社长认识的人对吧,我们,就不多管闲事了。”“喂喂,”在一旁看了好一会儿的綝绫拉了拉王晓笙的袖口,轻声地说,“我们,拜托她们帮我们也拿一下行李吧。还有。刚才那个声音应该是···”

  王晓笙点了点头-“嗯,我也听到了。”

  纪雅-“刚才实在是,抱歉!晓笙,綝绫,莉她第一次来就这样,我也没想到,我会好好管住她的。”

  “社长,你确定真的管得住她?”王晓笙来了这么一句。

  惠綝绫见状急忙插了一句-“那个···雅雅,能帮我们也拿一下行李吗?”

  ————————————————

  摩托车上挂满了大包小包——她们走了。晓和绫看着她们消失在了山脚下。

  “坐行车吧。”王晓笙说道。

  “那,那个很贵的!”惠綝绫不愿意。

  “走吧,今天心情好我来付钱。”

  他们坐着行车很快就到了亚极港,

  “一万四千元,先生。”

  他们走下车,直接就看见了那边正在船上的奥帷。

  奥帷-“你小子,快过来吧!”

  “社长还没到吗?”王晓笙走到甲板上。

  奥帷-“你自己不会看吗,偏偏问些显而易见的事情。”

  王晓笙-“噢,那你的船修好了?”

  “奥帷,”惠綝绫指着面前的这艘,看起来有些破烂的行艇,“这,不是我们上次的那艘船。”

  奥帷-“是啊,多亏了我们殚思极虑的社长,把那艘豪华大艇换成这个经过N手的低档货了。”

  王晓笙-“是不是说有什么危险什么的···”“有什么危险啊,我早就检查过了,没有任何监听、监控、监视的装置,傻瓜都能开的安心的船偏偏要放在仓库。”奥帷生气地反驳到。

  王晓笙-“哦,那就听社长的呗。”

  奥帷-“你小子···”

  “对了,帷。”王晓笙对躺在甲板上的奥帷说道。

  奥帷-“什么事啊,让我休息一下不行吗。”

  王晓笙-“那个,他有没有来过。”

  奥帷-“他?他是谁?”

  王晓笙-“就是···L.T.”“果然是你小子搞的鬼吗?”奥帷坐起来,一副奇怪的表情瞪着王晓笙,“你是不是对他说了什么没用的话。”

  王晓笙-“啊,你们见过面了?!LT他有说什么吗?比如‘我一直喜欢···”

  奥帷-“你小子别再多管闲事了。他就送了几袋梨,水晶的(一种稀有的好吃的梨)。”

  王晓笙-“这不是多管闲事啊,我是在帮助你们。”

  “你不懂的。”奥帷向后躺去,望着天空,“我也曾经以为多难的事情都能克服。直到那个该死的···”

  王晓笙-“不会的,帷,我知道你一定可以做到的,只要想把他···”“让我休息一会儿,好吗?”奥帷闭上了眼睛。

  海风微微地吹过,王晓笙看见奥帷那个样子,也不去管他了。他回过头,看见绫正在清点LT送来的那几袋梨,“88,89,90···有95个呢!”

  奥帷-“啊,95个啊。······”

  摩托车的声音传来。

  “我来拿行李吧,既然你的手不好用力。”纪雅跳下车,立即摸了摸她的右手手臂,“很疼吗,受伤的时候?”仓乔莉-“没事。”“为什么不早点说,快走了才告诉我···”仓乔莉-“根本没打算告诉你。”

  “雅雅她们来了耶,我们去拿行李吧。”惠綝绫说。

  “我们去拿行李了,好好休息,奥帷船长。”奥帷还是什么都没说。王晓笙回头看了一眼,往纪雅那边过去了。

  “雅雅,谢谢你们!谢谢莉!”纪雅-“呀,不谢不谢。”“小事。”仓乔莉回答道。

  “社长,你们不拿行李过去吗?”王晓笙问道。

  纪雅-“啊,我们还有点事,你们先进去吧,找一个房间。”

  王晓笙-“哦。”惠綝绫-“那我们先走~”

  纪雅的手还轻轻地抓着莉那受伤的手臂,她的头慢慢地低了下去。

  “我帮你拿几个吧。看起来很多的样子。”莉说道。

  纪雅-“笨蛋...你真是笨蛋......”

  仓乔莉-“嗯?不行吗?我左手可以用。”纪雅-“笨到家了!”她的头抬起来,像是生气又像是伤心地瞪着仓乔莉,“总是去做危险的事,还不告诉我,做完了也不告诉我,就知道自己装着···莉你真是的!”

  仓乔莉-“那你想让我做什么,纪雅小姐。我已经很努力了呀。”

  纪雅-“努力也不是这样努力的吧,昨天晚上好不容易再去找你一次,结果什么都不说就让我一个人睡在床上,明明要有很长时间不能见到了,本来只想···只想和莉···”

  仓乔莉-“我明白了。”莉突然郑重地说。

  纪雅-“你明白了?明白,什么了?”

  仓乔莉-“我明白你那天晚上为什么不高兴了,因为——果汁没有喝够,所以一个人在床上···”“莉你这个白痴!”纪雅的巴掌正想要挥过去,被莉的左手轻轻地抓住了,她的脸贴了上去。

  纪雅的脸渐渐地红了。“莉···”她想松开,但莉紧紧抱住了她,她的手慢慢向下面伸去。

  “不要,在这种地方···”纪雅挣脱开莉的嘴唇,“你的手不是受伤了吗···”

  “是吗?可是我感觉不到了呢。”她手以极快的速度伸进了纪雅的上衣里,然后···

  “讨厌,你的动作太快了啦。”纪雅害羞地抢走莉手中的内衣和内裤,放在了一边。

  正在船舱里的王晓笙好像听到了社长的叫声。

  王晓笙(疑惑)-“绫,你有没有听到什么,一阵一阵的,好像是社长在···”惠綝绫-“快点啦,东西这么多,都拿进来了吗?”

  王晓笙-“哦,拿进来了。好像不是两人一间啊。”惠綝绫-“嗯,是一个人住一间的。应该是有五间呢。”王晓笙-“哦,那会不会不安全啊,要不要我来···”

  惠綝绫-“随便啦。快点搬,我还要打扫一下呢。”

  ————————————

  “莉,能答应我一个请求吗?”衣襟微开,满脸通红的纪雅忽然握着莉下面进去的那只手,“在我回来之前,就住在我们考古社那里吧。”

  “不行。”莉停下了动作,把手指迅速挪了出来,“我有工作的。”仓乔莉正要摘掉戴在手指上的套,被纪雅阻止了,“莉,考古社和那里一样安全,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仓乔莉-“不考虑你的社员了吗?”

  纪雅-“莉,真的,我不想看到,你爸讨厌我的眼神所以···”

  仓乔莉-“是那个老家伙啊,等我回去好好和他···”纪雅-“过来吧,莉,真的,我不想再去那个可怕的地方了,第一次去的时候如果不是你···”

  仓乔莉看着她的眼睛。“拿行李吧。”

  纪雅-“莉你同意了?!”

  仓乔莉-“把衣服穿上吧,雅,我在那里等你,路上小心。”

  这次换纪雅的脸贴了上去。

  “我会回来的,很快!”仓乔莉在她的热吻中偷偷睁开眼睛,看了那久违的泪花。

  ————————————————————

  他们,终于可以出发了。

  ————————————————————

  L.T总部大楼顶层的会议室内,L.T一个人坐在远端的位子上,两排手指彼此交叉握成了一个拳,平静地等待着。

  门推开,有人站在了门口。L.T知道那个人的脸色并不好,从余光中可以很快感觉到他的表情。

  LT-“进来吧。”

   S度-“董事,他们,他们真的做了,黑岳组的那帮疯子们!”

  “会是阴谋吗?”LT看起来还是十分冷静,“但是为什么?为什么要···”

   S度-“董事您快点想个办法啊,警视局不可能放过我们的——LT集团要完了。”

  “如果接受审判,我们能有多长时间?”LT问道。

  S度-“什么?!董事,您该不会···不行的,LT集团不能没有···”

   LT-“叫他过来,代替我一下。接下来就是时间。”

  S度-“这,这太危险了,不能这么做!”“应该有三个月吧。这一次赌注。”LT站起来,他温和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起来,“至少让所有的,错误,都在我这里结束吧。”他轻轻地说道。

  “不行的啊少爷,您还是···L先生也不会同意的。”

  LT-“现在我是董事,S度。由我来做出决定。”

  “可是没了少爷您的LT集团就不再是···”LT-“派人去总领事法庭,我们先提交驳议书,可以争取一点优先权。”

  “少爷啊···”LT-“下次会议不要迟到了,S度。”

  LT回头看了一眼远处茫茫的海面,然后,走过S度僵硬着不动的肩膀,离开了。

  ——————————————

  信息城堡G内,荷亦若翘着二郎腿躺在床上,闷闷不乐地盯着天花板。一个年老的管家模样的人走了进来,“大小姐,有人想做您房间里的侍从。”荷亦若-“让她回去,我心情不好。”年老管家-“她说一定要见你一面。”“她?听你的口气,她是什么重要的人?”

  年老管家-“是的。她是这里的一个下人。”

  “离叔,我早就说过了不需要我重复吧,我不需要侍从。”

  “大小姐,还在为过去的事生气啊。”荷亦若-“什么过去的事?”“大小姐,那位下人说她有男朋友。”荷亦若-“关我什么事?”“所以她如果进来的话,也不会···”荷亦若-“好了好了,别烦了,我要休息。”

  年老管家-“真的不需要吗?房间又这么乱了,会影响您的工作的。”

  荷亦若-“都怪那可恶的保镖公司,下次找机会一定去告他们。”

  年老管家-“她说她很擅长电脑的技术,可以帮到大小姐的工作呢。”

  “嗯?下人也能懂得电脑?”荷亦若眉头紧锁地想了一会儿,“我去见见她,不要让她穿的太···”管家(迅速回答)-“我已经带来了,大小姐。请进吧,汀小姐。”

  荷亦若-“喂离叔!我都说过了···”“对不起!!大小姐!我,我马上就走!···”那可爱的声音忽然吸引住了荷亦若,她看到一个略微娇小的身影正要从门口离开——“让我看一眼她。离叔。”

  荷亦若开始仔细地检查她。

  “果然不是一般人啊。”荷亦若站起来,把汀的裙子放下。坐在椅子上的汀满脸通红。

  “不穿内裤可不行哦。”荷亦若顺便向离叔摆了摆手,“你退下吧。”

  “嗯……”汀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啊大小姐!您的意思是汀可以···”

  荷亦若-“我帮你换一身衣服吧。今天你就不用工作了,先住在这里。”

  汀-“住在这里?住在这里的意思是···?”

  荷亦若-“没有其他的床,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汀,汀没有听错吧?是和大小姐···”“才不是呢,我要工作到很晚的。”荷亦若那双大眼睛忽然严厉地看着汀,刚抬起头的汀脸刷地又红了,她低着头,“汀只是很惊讶···”荷亦若-“我需要你来帮助我,懂电脑的汀小姐,我有一个伟大的计划。”

  “汀的电脑技术只是还好啦。”坐在椅子上的汀低着头似乎微微地笑着,忽然从后面过来的一只手伸进了她的上衣里,“啊!”她轻轻叫了一声。

  “你玩过‘电脑游戏’吗,汀小姐?被极州领事禁止了两百年的活动。”荷亦若松开了汀的第二粒扣子。

特别篇:王晓笙的三天“假期”03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