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追溯红色命运的魔术师】 第一章 没有常理

  “天才,总是让事情变得简单、而残忍。”

  ——琮(考古社创始人)

  ————————————————

  带着几名管家和数十亿的财富,彦和佳从古老的非洲大陆来到新大陆,开始了他们新的魔术之旅。

  他们刚开始没有人气,极洲大陆充斥着新晋的魔术师,宽容的魔术节让他们获得了许多一展才华的机会,只要愿意表演那些热门的大型魔术,比如遁移术、死亡挣脱术和人手分离术,又如换身术和浮空术更是能得到魔术界最大的支持。

  而一般出道又不敢接受大型挑战的魔术师会表演表演纸牌,玻璃杯和铁环之类的,有事会变点小动物来取悦观众,但彦,却完全不是这样。他一上前就表演切断手指,而且刀落下去不仅忍不住放声大叫,“啊!”,刀上还有明显的血迹,血液一股股地从断指中流出来几乎就像真的一样,但请别担心,魔术师彦会把手指慢慢“接”回、拿掉遮布,然后,就和原来一样了,伸屈自如,什么也没发生,血迹全部消失!——观众都禁不住一边倒吸冷气:这是人类吗?!

  除了切断手指这样的小魔术,彦还让妻子在大型舞台上表演被刀刺穿的场景。为了让观众看的清楚又惊险刺激,漂亮的佳会脱掉衣服全luo着身子,然后背后一刀刺入“穿破”她的胸口,血液从刀口喷射出来,刀口一片血淋淋,佳的笑容则如同被死亡凝固了应声倒下,然后彦赶紧过上厚厚的布,在布的周围做了一些难过的动作,过了一会儿,他跳起来掀开布,luo身的佳背对着观众害羞地站了起来,穿起地上的衣服——她穿好了转过身,彦则站在她的背后,再一件一件地帮她脱掉,直到她移开遮挡在胸前的双手——身上干干净净,近处的观众根本看不到伤口!

  彦和佳的魔术迅速震惊了极洲大陆的魔术界,或许不是因为这种前所未有的表演内容,而是因为仅仅一个人们称之为“裸身被刺”的表演就吸引聚集了大片大片的人气,人们蜂拥而至——有人带着高倍数的望远镜就为盯着佳诱人的胸脯,然后血红色的刀华丽地刺出,会场整片惊呼···有人传闻说死的是替身,但按照这逻辑表演一场都要死一个人,这样也太不合常理了,而且死去的人难道都可以佳那么漂亮吗?对于观众来说,想太多并没有什么意义,但众多的魔术师们已经纷纷聚合,共同研究彦和佳的这个超出常理的不可能魔术,结果是没有人找到任何的头绪,站在台下观看过表演的他们看得无比清楚,刀确实是刺进去穿过了身体,那个部位无论是什么都一定会有损伤才对,佳的表情虽然是笑着的,但在被刺穿的那一瞬间还是明显有一点变化,然后就像死人一样固定住了,血液的气味浓度也非常真实,但是为什么最后她完好无损地站了起来而且血液的气味也迅速消失了呢?难道她真的有超能力?

  正当所有的魔术师们都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彦和佳又在那个舞台上表演了一个新的魔术,也是没有名字。

  依旧是魅力无穷的佳,身体被绑在一块竖起的大大的木板上,这次她遮住了胸前,但下体仍然向所有人“敞开“着,皮肤白皙的她双手和双脚被向外拉开绑在黑色的绳子上,绳子的另一端,连着舞台内侧的黑暗区域,随后,骇人的一幕出现了。

  先是左手,彦似乎是按动了什么开关,绳子向左向上一拉,随着佳的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左手被硬生生地扯了下来,当场就有人晕倒了,随即是右手,一声惨叫惊起了观众的无数声呼嚎,佳的脸上渐渐失去了血色,血液染红了身下的台面,可看不见的机器还在运转着,彦一脸惊讶的表情仿佛表示这一切失去了控制,左腿,落在舞台上,观众一边大哭着离席,然后很快,右腿,佳的叫声终于变弱,有的人脑中只有一片空白,有的人站着全身控制不住地发抖,不知所措。没有人想看到这样的魔术,其中的一个魔术师忍住了看见断肢时那种作呕的感觉,这么暗暗地想到。

  最后,佳的头被拔到最高点,她最后的表情仍然是凝固的,台下满是呕吐和哭声。

  白色的幕布拉下,彦还是一副难过的表情,过了一会儿,幕布突然升起!

  全身完好无缺的佳还被绑在上面!一脸笑容的佳在彦的陪伴下走下台,有人泣不成声,有的人还愣在原地,或是僵住了,这位全身luo体的美女居然活着,就在他们的面前走过,那之前发生的,是什么呢?!

  回到舞台的彦和佳向所有人深深鞠了一躬。据说,只有三十人看到了这第一场演出,原先的五百多人都弃场了,而这仅仅的三十人,在最后的鼓掌时几乎把自己的手都要拍烂了,他们宁愿相信这只是一场梦。

  “不是魔术,这是奇迹!”

  当天的通讯栏目上借助十六名亲历者的口述报道了在彦和佳,两位魔术师下这次惊世骇俗的彻底失去常理的表演,顺便就此批判了极洲大陆腐朽老套的魔术界。

  几个月后,他们又表演了这个魔术,当佳的头被血淋淋地拔起来的时候还是会有观众当场晕厥,而他被人叫醒来的第一件事就是问佳是不是还活着,然后加入了最拼命鼓掌者的行列。这次表演落幕后,各种关于彦和佳的负面报道也出来了,有人说他们只不过是高明的刽子手,每次杀死一个人来成全他们骇人的表演。不过也有人提出它是新的“写实主义”的模式,是对温和的魔术节的一次重要颠覆。而主流魔术界对此的讨论也被流传了出来,

  “因为这两个人吓死人的模式,我的顾客少了三分之二!”

  “这根本不能算是模式,太血腥了,他们不限年龄,有的家长居然会带孩子去看。”

  “我调查到他们买了一座很大的房子离海边不远,还请了管家什么的。”

  “听说他们是从非洲大陆被赶到这里的,来历不明的家伙。”

  “你们觉得他们到底有没有杀人,为了那种魔术?”

  “我们的当务之急是维护我们的地位。”“对,那种恶心人的魔术,喜欢看的人没有多少,我们做好我们的···”

  “我们,不如邀请他们来参加魔术大会吧。”

  “有什么目的?”

  “我懂了,我们可以好好设计一下,这次魔术大会。”

  ————————

  休演的第三天,彦和佳收到了极洲魔术界的邀请函。管家走进客厅把信递给了正在画着什么的他们。信中用了加密的手法,但是管家的问题是:“彦、佳,你们确定需要看它吗?”

  “看看吧。”彦说道。

  尊敬的两位-魔术师夫妇(佳笑了笑,“他们果然以为我们是夫妇呢!”彦-“就让他们这么以为吧。),魔术师大会邀请您的加入,地址···”

  “我们不去的,对吧。”佳说。

  “他们太烦了,浪费时间,但是···”坐进沙发里彦立即陷入了思考,“但是答案不肯来到面前的话,我们就需要一些行动。”

  “你的意思是你又要放假去玩了?”佳似乎不太高兴地知道了些什么。

  彦转过头,一副严谨而英俊的笑容、看着她,“是的,佳。我,终于有喜欢的人了。”

  (待续第二章不知深渊)

【追溯红色命运的魔术师】 第一章 没有常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