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章 秘密

  “秦冬峭,我叫夏启阳。”

  “冬峭,我叫你冬峭,你叫我启阳好不好。”

  “冬峭,你应该多笑一笑,你看,你笑起来多好看。”

  ......

  一片朦朦胧胧的薄雾中,白衣少年温柔的笑容明明近在咫尺,触手过去,却显得遥远而疏离。

  秦冬峭张了张口,想叫他,声音像是在喉中打转,发不出什么声响,或者说,不敢发出声响。

   “夏......”

   她终于鼓足了勇气,唇间溢出沙哑的喃喃。

  “呼!”

  她忽然睁大了眼睛,金绿色的瞳孔空洞无神,良久,不曾有动作。

  她又做梦了,在过去的七年里,这样的梦她不知道做过多少次。

  待到脑子里的混沌逐渐变得清明,昨天发生的事情才一点一点的浮现在她的眼前。

  对了,酒!

  她记得自己昨天去丽水送文件,那个陈总强迫她喝了一杯酒。

  然后,然后她出了酒吧,躲进了公共厕所。

  再然后......

  啊!

  秦冬峭猛然反应过来,赶紧低头看自己的身体,白花花的绒毛,差点没闪瞎她的眼。

  狐狸,她又变成狐狸了。

  秦冬峭有一个秘密,她能够变成狐狸,可是,又和普通的狐狸不太一样。

  无论她的年龄多大,她的狐狸形态永远只有正常男人的手掌大小。

  曾经,她以为自己和普通人一样,有温馨的家,有疼爱自己的父母。

  后来她才发现,原来,都是假的。

  她是爸妈捡回家的弃婴,爸爸因她而死,妈妈为此而怨恨她。

  她没有家,甚至,连个人都算不上。

  第一次变成狐狸,是在她十二岁那年的一个深夜,就那样突兀的,没有任何征兆的,一个大活人,变成了小小的狐狸。

  还是孩童的她吓坏了,守着自己的秘密不敢跟任何人说。

  渐渐的,她摸出了门道。

  只要她想,随时都可以变成狐狸,也能够随时变回来。

  但有一点,不能喝酒。

  一旦喝了酒,她就会身不由己的变成狐狸,而且,不能自己变回去。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人形,她自己也不知道,有时候是两个星期,有时候是一个月,有时候是半年!

  昨天,在那样的情况下,如果她不喝酒,可能就走不出那个包厢。

  那么这次呢?这次什么时候才能恢复人形?

  秦冬峭的脑子乱成了一团,完全忘记看看自己现在身处何地。

  半晌,她才发现有哪里不对劲的。

  她的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暖暖的,好像还在动?!

  她刚想看个究竟,突然身体腾空了。

  一双大手,穿过她的双肢,将她给抱了起来。

  秦冬峭又惊又怕,下意识的扑腾着四肢挣扎起来。

  “嗯?不呆了?”

  头顶上方,一道沉稳醇厚的声音低低响起。

  秦冬峭顿时安静了下来,当她仰头看向声音的主人时,脑子里像是被人塞进了一团浆糊,完全运转不起来。

  是他!

  没想到,她还能见到他!

  更没想到,七年后的第一次见面,是以这样的方式。

  “怎么又傻了?”

  夏启阳见小白狐傻傻的盯着自己看,不由得皱了皱眉,手一放,小白狐从掌间往下落,掉到床上,滚了几滚,滚进了被褥里。

  秦冬峭缩在被子里,心脏止不住的砰砰乱跳起来。

  秦冬峭的心里藏着一个白衣少年,那是她这些年来,赖以生存的养分。

  她永远记得少年曾说:峭峭,你的眼里有星星,那是我见过最美的风景。

第4章 秘密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