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5章 倒拎

  缩在被窝里,秦冬峭只觉得刚刚才舒缓一点的头又剧烈的痛了起来。

  任凭她想破了脑袋,也想不起昨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怎么会一杯酒后,就遇到夏启阳了呢?

  据她所知,夏启阳应该在国外才对,什么时候回国的?

  秦冬峭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充满了戏剧性,曾经是同学的他们,再次遇见竟会是这样的情形,这是她做梦都不曾想到的。

  狐狸,她现在是一只狐狸啊。

  而且,还是只巴掌大的小狐狸。

  回去,对了,她得赶紧回家。

  这么想着,秦冬峭便费力的从被窝里露出头来,只是刚一冒头,她便呆了。

  猝不及防的,入眼是一片小麦色的肌肤,夏启阳正背对着她换衣服!!!

  男人的后背肌理分明,精瘦的肌肉线条流畅,好一副诱人的男色。

  从没看过男人身体的秦冬峭完全愣住了,不知该做何反应,尤其,这个男人,还是她藏在心间七年,曾给过她温暖的夏启阳。

  她的脸渐渐变得滚烫。

  秦冬峭此时无比庆幸自己是狐狸的样子,不然,她的脸恐怕已经红透了。

  夏启阳换好衣服,一转过身,就与被窝里某只看着他发呆的小狐狸对上了眼。

   那双浅淡的金绿色眼眸,令他有一时的恍惚。

  奇怪,他竟然觉得这双眼睛,十分熟悉,好像曾在什么地方见过。

  秦冬峭还傻着,忽然觉得自己再次腾空了,而且这次还是,头朝下的那种。

  她顿时惊吓回神,才发现夏启阳居然抓着她的尾巴,把她倒拎在手里。

  秦冬峭忍不住低声嗷叫呜咽了几声,奶声奶气的,看着可怜至极。

  这副模样,倒真有几分宠物样子。

  秦冬峭心里很想反抗,可是这样倒着,她头晕,好像全身的血都往头上涌。

  再加上她现在就小小巴掌大,是不可能从夏启阳的手里挣脱的,索性也就不去白费力气。

  “刚才偷看的时候不是看得挺有劲吗,怎么现在焉了?”

  夏启阳凉凉出声。

  明明就是只动物而已,可他刚才真的有一种被人偷看了的感觉。

  秦冬峭舔了舔嘴。

  那怎么能算偷看,分明,分明是光明正大的看。

  指责她偷看,她还没说他虐待动物呢。

  夏启阳似乎没有放开她的打算,也没有换个姿势的想法,就这么拎着她出门下楼。

  当管家看到夏启阳倒拎着小奶狐出现时,顿时打了个寒颤。

   果然昨晚看见的都是错觉,先生怎么可能会那么温柔的抱一只动物,这样的画风,才是先生的正确打开方式嘛。

  不过看这样子,先生是要把这只狐狸扔掉吗?

  “先生,这狐狸就交给我吧,这种事情怎么能让您亲自来呢。”

  管家殷勤的迎了上去。

  夏启阳淡淡的瞥了他一眼:“交给你做什么。”

  “先生不是要把这狐狸扔了吗?”

  “谁说我要扔了它。”夏启阳眯了眯眼,语气微冷。

  “那...那您这是......”

  管家战战兢兢的问道。

  夏启阳看了看被自己倒拎着尾巴的小奶狐。

   此时的秦冬峭已经彻底晕菜了。

  “有什么问题吗。”

  “不是不是,”管家赶紧说道,“只是这狐狸还太小了,像您这么拎着,恐怕不太好。”

  秦冬峭默默点头表示赞同,终于有人来解救她了。

  “嗯?”

  “其实,”管家顿了顿,才小心翼翼的说道,“像您昨晚那样抱着就可以了。”

第5章 倒拎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