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20章 放弃请假

  夜渐渐深了,夏启阳将奶狐狸独自留在卧室,自己则进浴室洗澡。

  时至现在,秦冬峭还是有种自己在做梦的感觉,她居然真就这么阴差阳错的成为了夏启阳的宠物。

  小小的白团子抱着被子在诺大的床上打了几个滚,直到柔顺的白毛全都乱蓬蓬的炸开来,这才堪堪停了下来,心态也逐渐平复。

  冷静下来的秦冬峭忽然想起一个问题,她今天......貌似无故翘班了。

  而且照目前这个情形来看,她起码得请半个月以上的假,这......

  她会被开除的吧。

  她现在还不想失去这份工作,虽然她在部门里只是个小小的文秘,但是这份工作做久了,总归是有了些感情。

  秦冬峭看起对所有人都很冷漠,一副好像什么都漠不在乎的样子,但事实上,她是一个十分重情的人。

  就目前来看,如果想保住这份工作,那就只得请他帮忙了。

  虽然,她并不想麻烦他。

   这几年里他帮她的,她欠他的,都太多了,多到她不知道该怎么去还。

  可除了他,她想不到什么别的办法。

   秦冬峭跳上床头柜,平板并没有关机,秦冬峭一边登自己的QQ,一边竖起耳朵听浴室里的动静。

  哗哗的水流声持续不断,看来还要好一会儿夏启阳才会出来。

  登上QQ后,她立马从联系人中找到了她的大学学长顾里。

  顾里不仅是她的学长,同时也是她所在公司的副总经理。

  拜托他帮自己向部门经理请假,这是最好的选择。

  毛茸茸的狐狸爪子慢慢的,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在键盘上敲着字。

  好不容易敲了一段话,刚想发送过去,她又犹豫了。

  不行!

  从大学到现在,顾里帮了她不少,他是什么心思,她一直都知道。

  滕玲玲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才处处针对她。

  可除了感激之外,她对顾里并没有其他的感情,不喜欢就是不喜欢,她并不是那种喜欢吊着别人玩暧昧的人,也从没主动向顾里寻求过帮助。

  明明知道不可能,还肆意的享受着别人的真心付出,怎么可以!

  况且如果她真这么做了,不就等于变相的卖人际关系吗,不行,绝对不行。

  秦冬峭一咬牙,按下删除键,将自己辛辛苦苦打的话全都删除了。

  就在这时,浴室门突然打开。

  秦冬峭下意识的打了个抖,爪子胡乱的按了退出,然后慌乱的回头。

  只一眼,她便涨红了脸。

  前提是,如果能够透过她脸上的狐狸毛看到她的脸色的话。

  秦冬峭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眼神该往哪里放才好。

  站在浴室门口的夏启阳,全身上下只裹了一条浴巾,小麦色的皮肤上还淌着未擦干的水珠,一颗一颗,随着胸口略重的呼吸而起伏着。

   他的脖子上搭了一条白毛巾,正一边随意的擦着干净利落的湿发,一边慢慢朝她这边过来。

  他越是靠近,她越是紧张。

  她听见自己的心脏犹如擂鼓般欢快的剧烈跳动。

  她舔了舔嘴巴,尖尖的狐耳已经烫得不像话了。

  “峭峭......”

  他忽然低低叫了声,嗓音里满是刚淋浴后的沙哑慵懒。

第20章 放弃请假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