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49章 偷听

  是夜。

  夏启阳书房。

  身穿一身黑色居家服的夏启阳,正坐在书桌前,翻看着文件,神情严肃。

   整个书房一片静谧,没有开主灯,只有书桌上一盏白色的台灯亮着柔和的亮光。

   夏启阳优雅欣长的身影在这朦胧的黑白交汇中显得神秘不可及。

  就在此时,一阵短促的敲门声响起,扰乱了这一室宁静。

  “进。”他简单而又清冷的一个字落下,书房门被打开,端着托盘的何悠悠从门外施施然走了进来。

  “夏先生您找我?”

  夏启阳抬头,平静的视线落在她手中的托盘上,沉默。

   见状,何悠悠赶紧开口解释道:“刚才听管家说夏先生没吃晚餐,这是我做的海鲜粥,有开胃的功效,刚好给夏先生尝尝。”

  夏启阳面容沉冷,一双黑眸古井无澜,右手大拇指轻轻磨挲着手中的钢笔,一言不发。

  他只是这么静静地坐着,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说,身上那迫人的气势便倾泻而出,叫人喘不过气来。

  何悠悠抓紧了手中的托盘,一时吃不准夏启阳的意思。

  “何小姐,”夏启阳忽然启唇,“你该照顾的对象不是我。”

  一句话,让何悠悠脸上的笑容逐渐凝固下来。

  “我...我只是顺便想让夏先生......”

  “我不喜欢,别人一再做多余的事。”夏启阳说着,一双黑眸倏然变得凌冽。

  何悠悠的脸瞬间涨红,一会儿又转为苍白,红白交错,看着有些滑稽狼狈。

  峭峭发誓自己绝对不是想要看到这样一幕的,只是夏启阳将她丢在他的房间里,她实在太无聊了,这才出来转转。

   虽然她的身体还是很疼,但是这并不妨碍她吃瓜啊。

  谁让他们聊事情门都不关,这不摆明了想要别人看戏吗。

  某只奶狐狸躲在门外,只探出一颗小小的毛绒脑袋,因为书房内两个人的声音都不是很大,所以她的耳朵竖得直直的,时不时的抖两下,看着着实可爱。

  先前她以为何悠悠之所以想要长期留在北苑,是因为舍不得这里丰厚的薪资,现在看来,是她想错了。

   原来何悠悠的目标不是钱,而是人啊。

  不过看起来,何悠悠是没希望了,夏启阳看起来完全对何悠悠没那个想法。

   再加上夏启阳已经知道何悠悠掐伤了她,恐怕就更不会留下何悠悠了吧。

  想着,某奶狐狸老神在在的摇了摇头。

  算了,有些瓜吃不得,她还是撤了吧。

  峭峭想着,向后退了一步,然而她显然忘记了,自己的腿上还绑着铃铛,她的动作一大,铃铛就发出了欢快而清脆的叮当声。

  峭峭动作一滞,满心懊悔。

  完了完了,被发现了。

  算起来,这好像不是她第一次看见夏启阳拒绝人。

  第一次看到夏启阳拒绝的人是......宁娇。

  像是想起了什么不好的事情,奶狐狸那双原本神采奕奕的金绿色眼眸,瞬间黯淡下来。

  “进来。”

  就在她还在走神之时,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蓦地响起。

  奶狐狸下意识眨眨眼,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这是,在叫她?

  何悠悠转过头朝门外看,脸上是和某狐狸同款发懵表情。

第49章 偷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举报本章